「歡迎光臨!」

  才朗聲說完,明儀雙眼跟著一亮,門口「叮咚」聲響起,程硯和阿宅一道走進來。

  一升上大三,程硯同寢室友的原班人馬搬出去外宿,合租一層公寓,他們都是要靠黑咖啡來熬夜的夜貓子。

  「好難得。今天怎麼一起來?」

  明儀是少數會主動跟阿宅抬槓的女生,阿宅和她熟了以後,被訓練到沒以前那麼怕異性,至少應對進退不會自閉得那麼格格不入。

  「要、要買遊戲點數。」

  他唯唯諾諾的語氣一竄入小茹耳中,又聽見他要買的東西,令她受不了地轉身裝忙。

  「三杯美式,一杯拿鐵。」

  程硯說出常點的咖啡名字,明儀便順口問:「拿鐵?恩雅今天有來呀?」

  「嗯。」

  恩雅是許明杰在大二下學期末所交到的外校女朋友,學聲樂的,和愛爾蘭那位知名的音樂家同名,而她的歌聲也確實動聽,本人氣質相當好。

  許明杰大方將她介紹給明儀認識,就算本身交女朋友了,至今還是以學伴的身份關心著明儀,每次大考的ALL PASS糖從沒少過。

  明儀忙著沖煮咖啡,又有一位客人進來,四十多歲的男性,不過他沒有買東西,而是直接走到櫃台,輕輕說了句日語。

  「咦?」

  雖然修過日文課,但小茹還是當場呆住,那位看似是日本人的男性再次重覆剛剛的問句,間雜少許難以辨識的英文,好像是在問路,不過她聽不懂問的到底是什麼地方。

  小茹不熟練地用日語請那位客人寫下他要找的地方,明儀也放下手邊工作準備要過去幫忙,她無意間注意到程硯正以一種等待電影開場的神情冷眼旁觀這一切,當下還覺得不解。這時,斜前方傳來一串流利許多的日語,一看,竟然是阿宅!

  明儀和小茹都詫異地停下所有動作,目不轉睛看著阿宅不慌不忙地跟那位日本人交談起來,並且詳細告知路該怎麼走。那誠懇的語氣、毫不猶豫的神態,簡直不是平常的阿宅嘛!

  日本人再三感謝阿宅之後,走出店外了,明儀再也忍不住,驚奇地問他:

  「阿宅!你什麼時候學會日文的?不是沒修日文課嗎?」

  「我、我從漫畫、還有電玩那裡學的啦!」

  彷彿被打回原形,他笑得靦腆:

  「看多、聽多,自然就會了。」

  「好厲害……」

  明儀只知道阿宅對任何漫畫都瞭若指掌,問他哪個角色的名字、什麼時間點發生了什麼事等等,他都能倒背如流,就連幾十年前的漫畫也難不倒他。電玩更是玩到爐火純青的境界,好像那遊戲根本就是他設計的一樣。

  不過,一口流利的日文,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我要買這、這個。」

  阿宅拿著儲值單到櫃台,小茹臉色不是很好看,接過單子,默默幫他結帳,拿到從機器印出的發票時,她卻沒有馬上交給阿宅,只是咬著唇瞪視桌面。

  由於她狀似在生氣,阿宅不知所措地看看四周,「呃……」半天才只敢把索取發票和儲值卡的手伸出去一點點。

  小茹忽然大大倒吸一口氣,將東西交給阿宅:「謝謝。」

  阿宅收下東西後,意識到小茹嬌聲的道謝是對著自己,才又匆匆抬頭。

  這似乎是小茹頭一遭直視阿宅,這樣的四目對視就害他被那雙水汪汪的明眸給電上一記!小茹則因為出面解圍的人是阿宅而顯得有些不甘心,卻還是坦率地說:

  「剛剛不是幫我應付那個日本客人嗎?謝謝你。」

  「沒、沒什麼啦!我又……沒有……」

  遇到明儀以外的女生,他又開始亂了陣腳,小茹噘起嘴,不再多說什麼。不久,她去年耶誕節交到的男朋友在店外等她了。

  那男生總是騎著重機,帥氣得要命!

  「明儀,我先走囉!」

  看小茹春風滿面地拎起包包離開,阿宅這才收回視線,向明儀道別。明儀向下一個時段的店員迅速完成交班動作,然後跟程硯一起離開便利商店。

  有個問題,她還想向程硯查證清楚。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