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兩天,阿宅果真主動打電話給小茹,本來約在簡餐廳,小茹卻不要,她指定要在學校那尊蔣中正銅像前見面,而且規定非在晚上七點五十分不可。

  小茹今天穿了一件非常適合她的紫色洋裝,適合到路過的人會不由自主多看她一眼。只是,小茹真強壯,連件外套也沒穿,不冷嗎?

  她臉上的妝比平常稍微濃一些,原來的長髮剪短了,剛好在肩膀位置,髮尾彎著波浪捲,俏麗可愛,這模樣似曾相識,就連那件洋裝也有熟悉的感覺。

  會是在什麼時候看過呢?

  阿宅努力絞盡腦汁,一陣東北季風自空曠的四周颳來,把他的思考能力也一併颳走。

  「要不要……找個地方坐?這裡很冷。」

  「等一下吧!你先說,找我出來有什麼事?」

  「喔……」

  他笨拙地搔搔頭,瞅著地面,尋找最恰當的開場白:

  「我、我是想問,就算……就算以後不用送妳回去,還是可以打電話約、約妳見面嗎?」

  聽見他終於那麼說,小茹一掃先前陰霾,安心地放鬆身體,彎起甜美微笑:

  「其實,我們早就應該要像這樣約出來見面的。」

  他不懂而皺起眉頭,小茹吸一口氣,下了什麼決心似,朝他伸出手:

  「你好,我是晴天娃娃。」

  早被遺忘很久的名詞毫無預警地出現,阿宅「咦」了好大一聲,他瀏海後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小茹歉然看看他合不攏嘴的模樣:「對不起,晚了三年才來。」

  於是阿宅完全想起來了!剛入學那年,他和網路暱稱「晴天娃娃」的女孩約好要在晚上七點五十分在這尊銅像前見面,那個女孩會穿著紫色洋裝,有一頭齊肩的捲髮。

  小茹見他半天不吭聲,背在身後的手心慌地交握扭動:「喂,你說點什麼吧!」

  阿宅抬起頭望向她,這是他第一次面對面、雙眼直視小茹,沒有自卑、沒有閃躲,她不由得緊張起來,胸口亂難受的,這阿宅竟然也能讓她的心跳跳得亂七八糟!

  「妳為什麼……要現在才說妳是晴天娃娃呢?」

  「因為……」

  「那天晚上……為什麼不來?」

  「我……」

  「妳知道對方是我,覺得很遜,所以根本不想來吧?」

  看見他勉強扯出一抹自嘲的笑,小茹狂跳的心臟立刻就酸了。她想為自己說些辯解的話,又想起自己已經決定不再閃躲才赴這場約的,於是只能難過地啞口無言。

  「既然當初不來,為什麼現在又說自己是晴天娃娃呢?我實在搞不懂……」

  他蹙著眉宇沉吟半晌,再次開口的嗓音裡含著難得的慍氣:

  「我知道自己真的很遜,可是……別耍我。」

  「欸……」

  她見他轉身離去,往前追兩步,那離去的背影映在眼底……太灼痛了,她不知如何是好地停下腳步。

  被他責備的結果,她不是沒預想過,也做過心理準備,卻沒料到真實上演的時候會是這麼難以承受。

  自小到大養尊處優,很少有東西是她得不到的,如今這失去的心情所帶來的打擊叫她佇立在原地,連動彈寸步的力氣都沒有。

  阿宅往前走了一段距離,終究於心不忍,悄悄回頭探視,發現她還站在那裡,在人煙稀少的夜晚怪孤伶伶的。他收回視線,不安地繼續走,等到第三次回頭,阿宅終於邁開步伐跑回去,一路跑到小茹跟前,和她滿臉的驚訝對望。

  「妳不要、不要站在這裡啦!這裡很冷……」

  他嘴上說「冷」,卻有一股暖流竄入她冰冷的手腳,開始循環發燙。

  小茹抿起唇,淨是傷心望著他,阿宅見她動也不動,沒辦法,脫掉自己的外套遞過去:

  「給妳,這裡真的很冷。」

  她盯著那件外套半天,才慢吞吞接來:「你幹嘛又回來?」

  「……我送妳回去。」

  「不用了,現在還不是很晚。不過,既然你回來了,就把我的話聽完再走吧!」

  「唔?」

  「一開始,我的確很不喜歡你,覺得你很怪,甚至認為你是那種會把網友關起來,然後殺人滅口的那種怪。」

  阿宅再次很受傷地「咦」了好大聲。

  小茹趕緊解釋:「啊!但是,那是一開始的時候。後來,你會來便利商店送我回去,就完全不那麼想了,真的!」

  「那沒有什麼啦……」

  「看吧?你的確是一個好人哪!叫我欺騙一個好人,我怎麼做得到?所以,才想跟你說,晴天娃娃就是我。」

  她停一停,歇口氣:

  「沒有耍你的意思,只是不想一直良心不安而已。」

  這會兒輪到阿宅語塞,他們相對倆無言有一分多鐘,小茹再次瞧瞧他,說:

  「我說完了,你走吧!」

  他躊躇片刻,吞吞吐吐地說起莫名奇妙的話:

  「對我來說,妳……妳不是漫畫,也不是電玩。」

  「啊?」

  「別說是掉進海裡,就算只是一天、一天見不到面,就會覺得渾身不對勁……啊!這麼說好像也怪怪的,對不起,我不太會說話……」

  小茹從一臉霧水,漸漸,露出一點點歡喜,他愈是慌得笨拙,就更加深她的笑容。

  「那個……我喜歡、喜歡妳在我旁邊聽我說那些無聊的事,也喜歡妳在我旁邊說說話,總、總之……就是……就是……」

  他結巴得幾乎快講不下去了,小茹歪起頭,靈巧輕問:「你喜歡我?」

  那簡單的問題對他而言太過強烈,以致於這個靦腆的大男生漲紅著臉,「呃……」半天還在猶豫怎麼樣的回答才不會失禮。

  幸虧小茹是箇中高手,她朝他遞出手,嬌羞邀請:

  「是的話,就送我回家吧!我啊……可不會隨隨便便讓不喜歡的人送回家的喔!」

  阿宅看著眼前那隻比想像中還小了許多的手,白白的,見不到什麼皺褶或硬繭,是一隻非常小巧漂亮的手。他牽起她的時候,還萬分小心翼翼,彷彿那是寶貴的易碎品一樣。

  小茹單手將他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快樂地對他說:「走吧!」

  走吧!去哪兒都無所謂,喜歡的人在身邊,哪裡都可以跟他去了。

  「你不要駝背,男生高是好事,跟我走在一起也不丟臉,抬頭挺胸。」

  「喔……」

  「你看不看少女漫畫?或許看多了,剛剛的告白就會說得更順口。」

  「抱歉……」

  「不過剛剛的也很好啦!呵呵!」她挨上去,以十分女朋友的方式挽住他的手。

  關於大學的必修學分之一,「戀愛」,阿宅和小茹繞了一大圈,終於在大四那一年正式交往;許明杰和明儀退回朋友的關係以後,和他音樂系的女友恩雅也走得相當穩定;至於程硯,大學即將畢業的前夕,他在第四次登山時遇到一位特別的女子。

  「和我非常相似的人」,程硯這麼形容過她。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