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畢業的那年夏天,明儀幾乎都待在家,家中這一年有件大事,長她六歲的哥哥蘇仲凱決定和大學就開始交往的女朋友訂婚,明年年初完成終身大事。

  明儀的爸爸是單親爸爸,格外緊張,老是擔心有哪裡不周全,不少事交代明儀要幫忙留意。明儀一方面應付研究所考試,一方面分心在哥哥的婚事上,這個夏天過得還算忙碌。

  期間,她赴了湘榆的約,湘榆說要介紹男朋友給她認識。那是湘榆打從大二失戀後,所交到的男朋友,明儀說什麼也要親自見上一面。

  「湘榆常常提到妳。」

  湘榆的男朋友是她同系學長,比湘榆高一些,壯壯的,聽說很喜歡攀岩,長相嘛……怎麼說呢?就是一張很普通的大眾臉,說不出有什麼特色,但也沒啥缺點好挑剔的。

  明儀第一眼見到學長的時候,第一個念頭是湘榆配這個人實在太可惜了。湘榆有他所沒有的出色外表和亮麗自信,更何況身為外貌協會會員的湘榆,怎麼會看上如此平凡的男生呢?

  「他說不上帥,但是很照顧我。」

  見面之前,湘榆曾在電話裡羞澀地向明儀先行預告。後來,他們三個一起看完一場電影,用過午餐,學長開車載她們去海邊,兩個好朋友坐在堤防看海,他則跑去遠遠的街上買冰。

  這天相處下來,明儀已經體會到學長對湘榆有形的照顧和無形的關心,難怪,總是像花蝴蝶流連花叢間的湘榆願意把一整顆心都交給他。

  「他怎麼樣?」趁學長不在,湘榆試探性地問她意見。

  「很好啊!我喜歡他唸妳明明還是左轉燈就想過馬路那一段。」

  「我看妳只是喜歡我被唸吧!」

  湘榆用力撞她一下,她笑著撫撫手臂,將頭靠暫時靠在她肩膀:「湘榆,他真的很好喔!」

  「嗯……」

  得到真誠的認同,湘榆幸福洋溢。接著,她問起明儀未來的打算。

  明儀隨口說「可能會去某某學校吧」,湘榆立刻反問:

  「完全沒聽說過妳想去那裡!怎麼突然改變心意啦?」

  「這個……」明儀心虛地轉向大海:「後來想一想,那裡也不錯呀!」

  湘榆不相信,用質疑的眼光在她臉上來回打量,蹦出這麼一句:「還是妳在躲誰?」

  「咦?」

  「妳不想跟程硯唸同一所學校?」

  「妳怎麼會……」

  「小茹跟我講電話的時候有說呀!說你這幾個月跟程硯都怪怪的,彼此不太講話,你們吵架吵這麼久呀?」

  湘榆和小茹這兩個大美女什麼時候感情變得這麼要好啦?竟然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互相聊別人八卦。

  「我們沒有吵架啦!真的。只是……」

  她對著洶湧海浪,也曾情緒澎湃過,然而一旦要將之化作具體語言,竟只剩下無奈惆悵:

  「上次,他對我說了一些話,那些話雖然沒有惡意,不過,我就是會覺得那是在責備我,責備我不應該忘記顏立堯……」

  沒等她說完,湘榆先冒出一把火:「啊?他在鬼扯什麼呀?」

  「不是啦!我剛不是說他沒有那個意思嗎?是我自己那麼想的!我就是……會不由自主地那麼想……」

  「妳沒有什麼不對唷!蘇明儀,忘記前男友難道不行嗎?『前』男友耶!都已經是過去式了,一直寶貝地供在心裡幹嘛?他對朋友死忠是他的事,妳別管程硯怎麼說!」

  儘管如此,她認為再見到程硯也是徒增自責的痛苦而已,就連單是在腦海浮現他的臉,心就會難受揪結。

  她知道自己怯懦,很怯懦。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