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明儀?」

  「我告訴你,換作是我,我也會狠狠地揍顏立堯,因為他沒有經過我的同意就做出那種決定。然後,我也會揍你!這些年你對我的好,我都放在心底,很用心地放在心底,你卻說那是你的責任,雖然我還是應該心懷感激,不過你讓我成為你的『責任』,我非常生氣,非常生氣!」

  她難得大發脾氣,程硯看得發怔,可是明儀也在憤怒過後,感到一陣大徹大悟的悲哀,她在難堪與傷心交雜的情緒下,強迫自己直視他。

  「我今天來找你,不是為了問顏立堯的事,也不是來釐清什麼責任問題,都不是。是為了想見你一面才來的,只是這樣。」

  當程硯吃驚得不知該作何反應,明儀卻在這個時候想起許多關於他的點滴。他在運動場奮不顧身地攔阻右腳負傷的她;曾經在接近午夜的晚上,與他並肩而行時令人心安的淡定氣息;他在沁涼的泳池中以那樣深刻的方式輕觸過她濕透的臉龐……好多好多回憶,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衝進腦海?為什麼偏偏淨是那麼溫柔的畫面?

  因為這就是最後了嗎?

  「……想見我?為什麼?」

  「沒有特別的理由,就是想見你,我沒辦法想像沒有你在身邊的日子,所以想見你。明明你還活著,卻見不到你,我不要。不過……」

  她發現自己快哭了,莫可奈何地笑一笑:

  「不過,是我太自以為是,以為你也和我一樣,原來,我是你剛剛脫手的『責任』啊……對不起,我不該來的。」

  她再也維持不了強顏歡笑,轉身離開。

  「蘇、蘇明儀!」

  才回頭,程硯已經從他那邊的樹來到她這邊,像陣風地來到,並且用力攫住她的手。明儀詫異回望他,他掌心炙熱的溫度宛如他眼底閃爍的亮光,洶湧波瀾著。

  不再冷如冰山的程硯,忽然變得跟夏天一樣。幾度的欲言又止,最終他還是脫口而出:

  「那時我會揍阿堯,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看出我的心情。我原本沒打算要讓任何人知道,可是那傢伙發現了,發現我和他喜歡上同一個女孩子。」

  由他嘴裡所說出的「喜歡」,活成了汪洋大海,在她面前延展開來,多情、寬闊,是他此時此刻的瞳孔。

  「所以,我不是責任?」

  他苦澀地揚起嘴角:「妳是喜歡的女孩子,沒想到一喜歡就花上好多年。」

  她覺得好笑,眼眸卻情不自禁地濡濕起來。

  「喂……我們該怎麼辦哪……?」她輕問。

  程硯放開明儀的手,真誠坦白:

  「我相信妳對阿堯一定還有非常深的情感,經過再多年,他在妳心裡始終會佔據一個重要的位置,我明白的。蘇明儀,這也是我不打算再跟妳見面的理由,過去我和阿堯太接近,看到我,也許妳會想起他,還有其他傷心的事,我不想讓妳為難。」

  當她還滿腦子都是顏立堯的時候,他是懷抱著怎樣的心情守著那個秘密、守著她?就像那次他為了顏立堯的無聲哭泣,許多難言的痛苦,他也狠狠吞忍下去了吧?

  現在,她想把那些傷人的東西從他身體掏心掏肺地通通清出來,然後,然後呢……?

  「所以,你還是決定不跟我見面?」

  「……」

  「好吧!」

  明儀離開他的視線,低下頭,伸出右手,牽起他的左手:

  「你就繼續決定不跟我見面,我呢,我就試著打破那個『零』機率的迷信。」

  程硯不明白,明儀抬起頭,迎上他美麗的黑色眸子,她的左手再握住程硯右手,微笑告訴他:

  「程同學,『有一天』,今天就是『有一天』。」

  然後,她要為他帶來幸福。

  他還是沒能會意,明儀卻已經拉著他隨著廣播器的音樂踏步、旋轉。程硯說過,『有一天』通常是被寄予希望卻永遠不會來到的日子。今天,他們打破那個零的機率,就從第一次開始。

  「我告訴過妳,我真的不會跳舞。」程硯一派「我不是隨便說說」的慌張與認真。

  「我知道,我知道。」

  嘴上說知道的她,還是淘氣拉著他轉圈,儘管操場上的音樂早已終止,解散的學生們開始散去,他們還是跳著舞。

  大量的學生朝他們這邊的樹下湧來,程硯顯得十分不自在,他們被人潮愈推愈近,幾乎要黏在一起,路過的學生還頻頻向他們張望,有的覺得奇怪,有的則在偷笑。

  「他們在幹嘛?」

  「豬頭!在談戀愛啦!」

  程硯和明儀被推擠到另一棵樹下,動彈不得,她還因為好玩而哈哈大笑,笑聲埋在程硯溫暖的胸口,他百般無奈靠著樹,護著她,等這群吵吵鬧鬧的學生通過。

  貼上他寬大的胸膛,明儀偷偷瞄向程硯的臉,好幾次能夠在程硯漠然的外表下發現一絲深邃的溫柔,總是那樣安靜看著她。那雙清澄黑眸裡的脈脈情感,她怎麼會現在才懂?

  「……我喜歡你。」

  四周如此紛擾,程硯依稀聽見她細小的聲音,因而低頭。

  「真的喜歡你。」

  複誦誓言般,她又說了一遍。明儀像隻撒嬌的貓,張開手圈住他的身體,要回應他所給她的感動般,緊抱著,將還不習慣的羞澀全埋入程硯胸口。

  明儀說了兩次的「喜歡」挾帶高溫,長驅直入他的眼、他的心,那些曾經傷心的、苦惱的,突然之間,都模糊了。

  程硯擁著她的髮、她比自己瘦小許多的身子,陽光自稀梳的葉片間灑落在這個陌生新世界,還有點不敢相信,還有點顫兢,還有點無法言喻的歡喜……對於「有一天」的來臨。


********************************************************************************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