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dy犀利的目光往旁邊撂去,明儀還趴在和式桌上緊盯手機,滿臉的困惑。

  「別浪費時間,主動打過去怎麼樣?」Sandy不耐煩地給建議。

  「可是上次就是我主動打過去。」

  「那又怎樣?」

  「他說他最近很忙,然後我就不敢再主動打過去了。」

  「他又不可能找藉口塘塞妳。」

  「不過既然他說很忙,那一定是真的很忙。」

  Sandy一面敲鍵盤,一面露出認同的表情:「那倒也是。」

  明儀繼續賴在桌面上,冒出一句疑問:「這樣跟交往前有什麼不一樣?」

  「不然呢?」

  「嗯……約會呀!像是一起看電影、吃個飯……不然散步也很好啊!就算連散步也沒空,至少打電話嘛!」

  她記得高中時,和顏立堯交往的第二天當晚,他便大剌剌打電話到她家,天南地北地閒聊,而且他好能聊,一講就講了一個多小時。

  她以為天底下的男女朋友差不多都是這個樣子,看來不然。

  「都認識快十年了,還有什麼話沒聊過?這樣還要刻意講電話,不覺得沒意義嗎?」

  聽Sandy這麼質疑,明儀立刻坐正反駁:

  「不會!我才不會那麼想,言不及義地講電話也會很開心的!」

  哪知Sandy又白她一眼:「我又不是說妳。」

  明儀被她的話一箭穿心,倒回桌子。

  過一陣子她回老家,哥哥的小孩已經兩歲了,是擁有一雙水汪汪大眼睛的女孩,口齒不清,明儀卻很喜歡和她雞同鴨講,有時又會認真教她唸數字或注音,所以曾被嫂嫂這麼嘉許:

  「妳對付小孩子真的很有一套耶!」

  明儀停下對姪女哼唱的兒歌,任由她從懷裡掙脫跑開,留下自己蹲在原地陷入思考。晚上,她待在房間上網,搜尋一些關於教育學程的資料。

  不久,哥哥前來敲門,他待在門口說:「下禮拜有沒有空回來?」

  「要幹嘛?」

  「我大學同學要來找我,說要烤肉。」

  「烤肉?中秋節早過了。」

  「那群酒肉朋友就說要烤肉。不在中秋節烤肉不行嗎?」

  「沒有,很好哇!」

  她應得心不在焉,眼睛繼續瀏覽電腦螢幕。

  「妳可以邀妳朋友一起來,反正都要烤肉了,人多比較好準備。」

  「唔……朋友喔!湘榆不知道有沒有……」

  她唸著唸著,霍然靈光一閃,桌子一拍起身,指住哥哥的臉:

  「就是這個!哥,幹得好!」

  「啥?」

  蘇仲凱還一頭霧水,明儀已經掠過他,「咚咚咚」地跑下樓打電話。

  「烤肉?」電話那頭的程硯似乎也對烤肉的時機心存懷疑。

  「嗯!我哥希望邀一些朋友來,你可以嗎?需要加班嗎?」

  「我可以。」他的答案向來不含糊。

  掛下電話後,明儀對著電話機高興轉圈,正好被下樓的哥哥撞見,換來一張怪異表情。

  「哥!下禮拜烤肉的料理由我負責!」

  「啊?」

  他對於妹妹反常的興奮感到不尋常:

  「不用啦!妳人回來就好,其他事我們會搞定。」

  「沒關係,我會請半天假提早回來準備!」

  把男朋友帶回家見家人,是情侶會做的事吧!更何況,料理是她的強項,絕對要好好表現才行!

  明儀暗暗握拳,對於終於找到理由和程硯約會而燃起熊熊鬥志!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