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一天逼近發表會,許靜也愈來愈辛苦,她甚至親自跑了幾趟南部去找可以提供「藍色妖姬」的花店。

  阿海擔心「六個腳印」的情況,主動幫了很多忙,下班和放假除了陪許靜到處跑之外,在家就是掛網查資料,搞到後來頻頻在大白天打瞌睡。

  這些施佳懿都曉得,浩克不是個能守住秘密的室友。她心疼阿海,不過當初是自己先劃清界線,現在說什麼也不願意插手。只在阿海呵欠欠連連的時候,送來一杯黑咖啡;或是在他快被部長抓到之前,丟橡皮擦打醒他。

  星期天中午,為了慰勞阿海這陣子的奔波,施佳懿再度捧抱一大袋食材到他住處下廚。

  阿海並不在。

  浩克說,他約關子民見面,關子民是大明星,說不定會有人脈可以幫許靜的忙。

  「那,反正他一定會回來吃午餐的吧?我一邊煮一邊等他。」

  然而當滿桌菜都變涼,阿海才拖著沉重步伐回來。

  餓昏頭的浩克首先開砲:

  「媽的!你不是說半小時就回來嗎?搞到現在我一口都不准先吃!」

  「阿海!」

  施佳懿一掃前一秒的無精打采,飛撲上去,小鳥依人地摟住他頸子:

  「我今天有煮阿嬤傳授的豆瓣虱目魚喔!你嚐嚐看有沒有阿嬤的味道。」

  「唔……喔!」他心不在焉坐下,不知不覺呼出長長的嘆息。

  施佳懿隨他坐下,手還擱在他頸子上不放,阿海罕見地沒對她的糾纏百般抗拒,於是更加隨心所欲。

  「怎麼樣?不順利啊?」

  阿海灰心喪志地點頭:「嗯!阿民說他會幫忙問問,可是希望不大。」

  「當然啊!他是演戲的,又不是賣花的。」

  「怎麼辦?剩不到一個禮拜了……」

  浩克已經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頤,含著滿口食物不清不楚地說:

  「你還擔心許靜?萬一她的花店真的跳票,你也要負連帶責任耶!對方怪的是我們公司,不是許靜喔!」

  施佳懿嫌浩克掃興,睨了一記回去,然後用筷子夾起一塊魚肉遞到阿海面前,笑瞇瞇要餵他:

  「不要談公事了,又不是上班時間。先吃飯再說。來,啊─」

  但是阿海並沒有張嘴,他思索一會兒,面向她,出奇慎重:

  「施佳懿。」

  「嗯?」

  「雖然這樣很不應該,不過,妳能不能幫許靜的忙?」

  浩克打住筷子,這個問題敏感得害他神經緊繃,不僅如此,四周空氣也瞬間凝凍住似的。他先看看唇線抿直的施佳懿,再看看態度誠懇的阿海。

  「萬一,『六個腳印』真的不能履行合約,妳能不能……讓公司不要罰她那麼多錢?」

  她聽完,似笑非笑地問:

  「就是要我以董事長女兒的身份去要求董事長開恩,對嗎?」

  「呃……不是說都不用罰,只是,能不能在許靜她們的能力範圍以內……」

  沒等他講到最後,施佳懿重重放下筷子,上頭的魚肉不偏不倚跳進浩克的碗裡。她站起身,前所未見的勃然大怒!

  「我真沒想到你會講出這麼下三爛的辦法!為了許靜,你連原則都沒有了嗎?你究竟是是『六個腳印』的員工,還是我們公司的員工?身為這個企劃案的負責人,現在應該要做的是想出支援的備案,而不是跟著一間可能會違約的花店團團轉!更可惡的是……」

  太過生氣的緣故,她先深吸一口氣,才怨恨地破口大罵:

  「更可惡的是,你明知道許靜是我的情敵,居然還大言不慚地要我幫她?你有沒有搞錯啊?我告訴你,要我幫忙,門兒都沒有!」

  發完飆,她使勁甩上門離開。不敢吭氣的浩克默默啃著白飯,自始至終他的手都緊壓住桌面,就怕暴怒的施佳懿會氣到把桌子給翻了。

  阿海對著那扇因為用力過猛又彈開的門,被教訓得無地自容。

  浩克見他懊惱地動也不動,開口勸他:

  「喂!想破頭也沒用,先來吃飯吧!都一點半了。」

  「……我真的很差勁……」

  他還是不動,自責到不行。直到浩克硬是將盛好白飯的碗塞到他手上,又催又勸,他才動手去夾桌上的豆瓣虱目魚。

  吃下一口魚肉,阿海愣了愣。

  是阿嬤的味道。

  浩克注意到他的停頓:「怎麼了?並不難吃啊!跟上次比起來簡直是天堂跟地獄!」

  不是百分百的到味,不過,那的確有阿嬤的味道。

  「啊!冷了對吧?再拿去微波一下。」

  浩克伸手就要端盤子,卻聽見阿海說:

  「不用了,很好吃……這樣很好吃。」

  阿海趕緊伸手將盤子拿回來,擺在面前,那盤豆瓣虱目魚,帶給他好飽滿的幸福感受。

  她真的下功夫去學了呢……

  不是為了什麼崇高目標,也不是為了誰,純粹是想讓他高興而已。

  他是很高興哪……




  回到家的施佳懿將包包一甩,什麼也不做,直接趴在床上,發呆。過了好久,包包裡面的手機響了,她以不移動身體的狀態騰出手,將手機拿出來,見到來電顯示是阿海,心想他一定是不死心,想要繼續為許靜的花店求情。

  「哼!」

  手一扔,手機飛進棉被堆裡。施佳懿又趴回去,噘著嘴生悶氣。不久,手機又響,這一次換成訊息提示鈴聲,她猶豫一下,看看棉被,坐起身,狐疑地將手機找出來。

  螢幕亮起的光還沒熄滅。


  「對不起。謝謝。」


  她靜靜地看,直到螢幕變暗。

  施佳懿再度撲回床舖,一手抱著柔軟的蠶絲被,凝望恢復安靜的手機。

  五個字。她彷彿懂的。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