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表全部搞定,已經是午夜時分了。施佳懿拖著疲憊步伐踱步,被路燈曬亮的影子就在腳前,是一個孤單身形,她一邊走,一邊恍惚凝望。直到想起必須趕上末班車,才舉起手錶一看,凌晨一點,捷運已經停駛了。於是又頹然垂下手,環顧冷清廣場,莫名有一種回不去也無所謂的豁然。

  為了美容著想,施佳懿從沒這麼晚睡過,現在感覺頭重腳輕的。她呆立一會兒,才繼續啟步走,想著活動會場的場佈不知道結束沒有,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拖得這麼晚吧!那麼,為什麼阿海還不過來找她?總不會……他和許靜、夢露去慶功了吧!有可能喔!那個好吃懶做的夢露的確有可能提議去大吃一頓,慰勞自己。然後許靜又好心提出邀約,阿海肯定是求之不得了。

  她在混亂的腦袋亂七八糟地做了許多假設,可是不管哪一個,結論都是阿海並沒有那麼在乎她,所以才放她一個人加班到三更半夜……

  是不是停止這段單戀比較聰明啊……

  施佳懿搖搖頭,停止沒有意義的猜臆,準備到路口攔計程車。這時,眼角瞥見阿海從公司停車場竄出的身影,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本能地就藏進旁邊樹叢裡!

  枝葉扎得她的臉好痛,施佳懿用無聲唇語反問自己到底在幹嘛。

  阿海邊跑邊打電話,施佳懿的手機立刻作響,她倉促接起,不讓鈴聲洩露行蹤。

  「喂,施佳懿,不好意思,我回來晚了,妳還在嗎?」

  「……當然不在啦!我已經回去了。」

  「咦?」

  原本賣命狂奔的阿海立刻原地打住,仰頭觀看公司大樓是不是還有哪裡亮著燈:

  「妳回家了?」

  施佳懿張開嘴,聲音哽在驟然發酸的咽喉。為什麼如此喜歡阿海的她,現在寧可說謊也不願見他一面?有一堆足以讓她抱怨到天亮的事,這一刻卻化作委屈的眼淚,被倔強地噙在眼眶,她咬著唇,不明白這份想哭的情緒是怎麼回事。

  「喂?施佳懿?」

  「你以為我是誰啊?我又不像你做事笨手笨腳,報表早就做完啦!」

  費了好大力氣,她總算成功吐出這句聽起來盛氣凌人的話,卻在阿海看不見的地方伸出手背擋在眼前,她忽然不曉得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心上人。想要他嘉許自己做得很棒,又不想讓他見到自己這麼狼狽無措的模樣……

  一旦和阿海面對面,便會掉下眼淚的模樣,一定醜斃了。

  「那,妳回到家了嗎?」阿海沒有那麼喘了,嗓音中所透出對她的關心也相對變得濃厚。

  施佳懿只當那是官方性質的問候,沒好氣:「老早就洗完澡,準備睡覺了。」

  「那就好。」他搔個頭,真的放下心:「我一直很擔心妳會在公司待得太晚,回家就好。」

  由於他搔頭的動作,施佳懿這才注意到他手上拎的袋子。她認得那個綠底紅字的袋子,是景美夜市的廣東粥!

  「你幫我買廣東粥了……」

  才脫口而出,她就掩住嘴。阿海奇怪低頭看袋子,問:

  「妳怎麼知道我有買?」

  「你……你當我第一天認識你啊?就算我指定要去美國買,你一定也會飛去的吧!」

  說完,她自己都怔住了。是啊!正因為了解阿海這個人,才會無法自拔地喜歡上他吧!


  「那萬一有不想要,卻又捨不得的時候呢?」


  浩克的問題,就像一只從樓上窗口飛來的紙飛機,在她心頭盤旋,輕飄飄,並不傷人,卻有著不知何時會落下的忐忑不安。施佳懿靠向身後樹叢,抬起頭,試著不讓盈眶的淚水湧出。

  她討厭阿海的溫柔,她恨透不爭氣的自己。

  「既然妳要睡,我就不吵妳了。粥我先解決掉,明天再賠妳一碗……施佳懿?」

  等了一下沒得到回音,阿海以為她在生氣,又問:

  「喂?妳在聽嗎?」

  萬一有不想要,卻又捨不得的時候呢?囉唆!她只想哭啦!

  施佳懿抿抿顫抖的唇,輕聲回應:「在聽啊!那邊場佈順利嗎?」

  一提到工作成果,阿海整個人精神都來了,開心地描述給她聽:

  「嗯!都搞定了,許靜她們把會場佈置得超美,我第一次看到那麼多藍玫瑰,很壯觀耶!真希望妳現在就能看見。施佳懿,這都是有妳幫忙才能做到。」

  她垂下頭,狠狠閉上眼,第一次為阿海而掉的眼淚還是落了下來。


***********************************************************************************************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