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施佳懿並不是第一次鬧得不愉快了,應該說,吵架已經是家常便飯。這一次在上班途中,阿海倒是罕見地放慢車速,邊煩惱等會兒見到施佳懿該說什麼才好,畢竟昨天以那種方式分手,亂尷尬的。

  況且,他也變得不太對勁。當他偶然瞥見自己的手,擁抱施佳懿的觸感像天邊閃電,清明,瞬間即逝,在他體內每一根神經流竄!

  阿海將機車停在路邊,為這古怪的感覺輕輕吐氣。轟隆隆,一列捷運正好經過上方軌道。

  他專注眺望,一節節車廂,站滿趕上班的人潮,好多張面孔以飛快速度一閃而過。

  阿海想起施佳懿在一次外出時,指著一列剛離去的捷運,神秘兮兮告訴他:

  「我曾經在上面找到正在騎摩托車的你喔!」

  「什麼意思?」

  「每天我搭捷運上班,快接近公司的這個路口,都會刻意去看底下騎摩托車的人,我想,那個時間你應該也差不多會經過那裡吧!」

  他總算聽懂了,覺得不可置信:「妳從捷運上看過我?怎麼可能!人那麼多。」

  「真的看到了,那的確是你沒錯。」

  施佳懿信誓旦旦,拉扯他袖子:

  「不然,下次換你去坐捷運,我站在下面馬路讓你找。」

  「無聊。」

  「再不然,下次你上班的時候,暫停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在捷運上的我。找到的話,請你吃飯!」

  她異想天開,阿海反倒哇哇大叫:

  「那個更不可能吧!」

  是真的不太可能。那一張張擠在一起的臉孔連五官都看不清楚,更別說認出誰是誰。阿海繼續往前騎,怪起自己剛剛跟著認真起來。

  縱使只有一秒鐘的念頭,為什麼他曾懷抱過或許真能發現施佳懿的希望,仰頭等待呢?

  就在施佳懿還沉沉睡著的時候,這個城市已經開始活動起來了。她離開許靜的住處,各種車輛在一盞盞紅綠燈下穿梭,擦身而過的行人每個腳步都比她快,她因此被碰撞了幾次。

  掏出手機,撥通公司總機,原本習慣性要按下阿海分機,不過猶豫之後,她改撥到小惠那邊。

  「喂?您好。」

  施佳懿原地佇立,全身神經都緊繃起來,直到電話那頭的人再詢問一次來意,才喃喃自語:

  「我明明是撥小惠姐的號碼……」

  阿海認出她的聲音,按捺住心臟少跳一拍的悸動,說:

  「小惠姐去送公文,施佳懿嗎?」

  「嗯。」

  怎麼搞的,自從那個擁抱以後,只要一想到阿海的身影、一聽見阿海的聲音,她就緊張得莫名奇妙:

  「我今天要請假,幫我跟部長說一聲。」

  得知她今天不會出現,一陣失落襲來,阿海接著問:「怎麼了嗎?不會是生病吧?」

  關心的問候,使得昨天他緊抱她的畫面活生生撞進腦海,雙頰立刻火熱焚燒!施佳懿用力敲自己的頭,到底是怎麼了嘛?害臊不是她的作風啦!

  「我……我很好,只是今天有點狀況,不方便過去,我明天就會去公司了。」

  「喔!那……」

  他掙扎著想談關於那個擁抱的事,不過就算要談,上班時間也不是個好時機,只好放棄:

  「明天見。」

  放下話筒,坐在他前座的小惠剛好回來,隨口問:
 
  「誰打來的?」

  「喔!施佳懿,她今天要請假。」

  她覺得好笑:「請假就請假,你幹嘛一臉複雜?」

  「什、什麼複雜?」他忍不住碰自己的臉。

  「就是……又失望、又嚴肅、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她整理著卷宗夾,笑他的困窘:

  「別擔心,沒有那麼可怕。會讓你這麼傷腦筋的人,表示她在你心裡也佔了不少的份量,就這麼簡單。」

  小惠雖然是兩個孩子的媽,感興趣的話題不外乎是小孩和柴米油鹽,不可否認的是,說起道理又有幾分歷盡風霜的說服力。

  被看穿了心思,阿海難為情閉上嘴,拿起剛剛趕到一半的資料,再瞄向一旁座位。

  真的很傷腦筋,他八成哪裡病了,明知道她不在那裡,卻不時看見她熟悉的笑臉在眼前一閃而逝,特別是沒來由覺得少了什麼的時候。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