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英所接下的那個運動品牌是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他們的主管無意間翻閱到《Pretty Girl》雜誌,看上洛英的外型魅力,希望藉著清新面孔的模特兒和新一輩的攝影師所合作的照片來吸引年輕族群。外拍前,她和林以軒一起參加過那間公司的前置會議,溪頭外拍的日子就敲定在下個禮拜二。日子愈接近,洛英心情就愈加沉重。她在沒課的下午,來到球場外圍看棒球社練球。響亮的擊球聲、熱血的吆喝、滑壘時噴濺的紅土,置身在其中一定很暢快吧!她好想也進去跑一跑。

  語涵在一旁分倒茶水給他們,棒球隊經理免不了粗重工作,但她看上去忙得不亦樂乎。又是一記強力打擊,柯一龍丟下球棒全力跑壘,洛英目光牢牢追隨他汗濕的帥氣面容,在逐漸回暖的春風中輕輕陷入困惑。

  其實,就算柯一龍沒有明說,她也猜得到一二,那些溫柔話語和窩心的舉動,都不禁讓她反覆思索關於「選擇」的問題。如果選擇了他,是不是就能夠徹底放棄禹承了呢……

  一剎那,洛英猛然清醒,用力敲自己的頭,她在想什麼?又不是在百貨公司買東西,選這個、捨那個的。自私的想法,退散退散!

  球場傳來一陣驚呼!洛英一看,一群人朝坐在地上的語涵蜂湧而上,她按著腳踝,神情痛苦。

  柯一龍當機立斷地將她公主抱起,離開球場,洛英連忙跑上前:

  「語涵怎麼了?」

  「被我的球打到,我先帶她去冰敷。」

  洛英擔憂地探視語涵,那麼嬌弱的女孩子,被棒球打到怎麼得了……咦?為什麼被柯一龍抱在懷裡的語涵看起來好像很高興?她將半張臉藏入手心,不曉得是不是為了公主抱的緣故而滿臉通紅,完全沒有傷患該有的模樣。

  直到柯一龍將包有冰塊的毛巾壓在她腳踝上,她才稍微面露苦楚。

  「很痛嗎?」他抱歉地問。

  語涵勉強擠出一絲笑容:「碰到的時候才會。」

  「平常我們都自己搞定,不過……」

  想到她是女孩子,還是別冒險比較好:
 
  「冰敷完我載妳去看醫生。」

  「嗯。」

  喔?她又甜甜地笑了。跟語涵室友當久了,洛英已經能夠分辨她什麼是應酬式的笑或打從心底的笑,最近,只要跟柯一龍在一起,那種打從心底的笑出現的次數變多了。

  稍晚,柯一龍將語涵送回宿舍,洛英到外面接她進來。柯一龍離開前,說在她腳傷復元之前,自願當司機接送她上下課。

  語涵不認真地婉拒兩次,最後乾乾脆脆地點頭答應。回到房間,對於被紗布層層包裹的腳踝她覺得很新鮮,在房裡用單腳來回蹦跳。

  「我第一次被包成這樣耶!好好玩喔!好像傷得很嚴重的樣子。呵呵!」

  「以後妳想吃什麼,跟我說,我買回來給妳。」

  洛英蹲下來,戳戳她腳上的白紗布:

  「現在還痛不痛啊?」

  「不會啊!柯一龍丟的球……不會痛。」

  她跳著走到衣櫃掛外套,刻意降低的音量,洛英還是聽見了。

  「語涵,妳喜歡柯一龍啊?」

  直腸子的洛英不想遮掩,直接詢問姐妹淘。背對她的語涵稍稍暫停一下動作,然後仔細地將外套掛好,關上衣櫥,回身,背靠衣櫥門,莫可奈何地彎起一抹笑:

  「妳發現啦?傷腦筋,全世界唯獨不想讓妳知道呢!」

  「這又是為什麼?」

  一般來說,不都是不想給暗戀對象發現才對嗎?

  這次語涵改為一跛一跛來到洛英床前,在她身邊坐下,安靜片刻,才將頭枕在洛英肩膀,幽幽呢喃:

  「因為我知道他喜歡的人是妳啊!讓情敵發現我的心情,多難堪哪!雖然妳什麼壞念頭也不會動,可是我擔心妳會一頭熱地想把我和柯一龍送作堆,如果妳做出那種事,那我真的會生氣。」

  「怎麼樣也不讓柯一龍知道?」

  「嗯!現階段我想維持現狀就好。哎唷!妳不要一副想幫我出頭的樣子嘛!我跟妳說,暗戀一個人、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可是很棒的喔!也許這段感情還不知道能不能開花結果,不過,當妳的心裡有了喜歡的人,那種感覺可以使心靈豐富,而且每天都在成長,我可是很享受呢!」

  在戀愛這塊領域,語涵看得透徹,也因此神情平和。

  「可是,抱著喜歡的心情只當朋友,可以持續多久呢?不能一輩子的吧?」

  「妳是說『友達以上,戀人未滿那樣』?嗯……那樣的關係雖然無風無雨,風平浪靜,可是也沒有讓人心醉的幸福哪!我們都想過得更幸福,所以才會想要改變,不是嗎?」

  「我不要那樣的幸福。我想要的是,即使知道他有了喜歡的女孩子,也不會受到一點傷害,就算不當朋友也沒關係。」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