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不能接吻】


  「我不想跟妳玩,每次都玩辦家家酒,好無聊。」

  「那不然玩車子?好不好?」

  「好啊!那,妳想要跑車還是卡車?」

  「嗯……卡車,我可以讓我的兔子坐上去嗎?」

  「好啊!」

  手拿幾台玩具車的小男孩和抱著一只布偶的小女孩原本一前一後地走,後來一塊兒並肩離開了。

  大學校園裡不乏外面人士會進來運動、溜狗、溜小孩,尤其是傍晚,好不熱鬧。洛英站在原地看了好一會兒,方才那兩個孩子已經在草地上和樂融融地玩在一起。

  「洛英,妳在看什麼?」

  走在前頭的語涵揚聲催促:

  「快點,演唱會要早點去排隊喔!」

  依照老早以前的計劃,十二月的時候五月天要在小巨蛋開演唱會,她、語涵和柯一龍要一起去看。夏天的時候還想著要不要邀禹承同行呢!至今仍然沒能開口邀約,以後……應該也沒機會了。

  洛英匆匆跟上語涵:「對不起,來了。」

  對不起。她在那個雨天一口氣對禹承說了好多遍「對不起」,要把一輩子的份說完似的。

  說完了,也沒再聯絡。沒有見面,沒有打電話。分手的那個禮拜大雨整整下了一星期,整個台灣都像浸泡在雨水中一樣,起初,她的眼淚就跟天空一樣關不緊水龍頭,一想到禹承便滴滴答答。現在,漸漸習慣沒有他消息的日子,那也好,聽不見他和以軒相愛的近況。

  只是偶爾……還是會寂寞。




  禹承就沒那麼平靜了,被洛英毫無預警地絕交,讓他煩躁好幾天,什麼都可以拿來出氣,後來情緒逐漸沉澱,反而陷入無以名狀的憂鬱。

  差不多可以用「食不知味」、「行屍走肉」來形容他那陣子的狀況。

  李孟奕瞄瞄坐在對面的禹承,下巴撂向他的餐盤:「你不吃?」

  「不好吃。」他懶懶地回答,然後把餐盤推向他:「給你。」

  「亂講,這家蛋包飯明明是你介紹的。我只幫你吃掉你挑食的紅蘿蔔,其他請你自己解決掉。」

  禹承若有所思看著他夾走三大片紅蘿蔔,喃喃說道:

  「洛英不喜歡吃玉蜀黍,就是那種小小的,三角錐的形狀,她說那個像營養不良的玉米,就會要我幫她吃掉,然後她負責解決我討厭的紅蘿蔔。」

  「嗯!然後呢?」

  「原本感情這麼好,為什麼會突然說絕交就絕交啊……?」

  中午的餐廳生意很好,人來人往,相對於那些熱絡交談著的客人,禹承這邊活脫倒是烏雲罩頂,陰暗得很。

  「跟我在一起,就這麼難過嗎?」

  他想起洛英在雨中傷心哭著說心總是痛著的,連他都於心不忍了。

  「會不會有可能是……太想在一起,所以才痛苦?」

  「啊?你這什麼邏輯?」

  李孟奕放下筷子,鄭重其事地告訴他:

  「我覺得你很自私,總是以你自己的自以為是為出發點,雖然你總是說你很珍惜洛英,做了一些你以為對洛英好的事,可是你有沒有想過洛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什麼意思啊?」

  「也就是說,你想要一直跟洛英在一起,所以要永遠做朋友,可是這些,全都是你胡禹承個人自私的想法。洛英呢?你確定洛英想要的就是這些嗎?」

  面對李孟奕一針見血的提問,禹承登時無話可說,甚至還有點無地自容。

  「好好想想吧!」

  見他終於稍微茅塞頓開,李孟奕滿意地笑一笑,趁機又抄走他一片紅蘿蔔。

  在一次假日,禹承回到老家,被媽媽交代出門買東西,路經洛英家門口,曾經刻意停留半晌。緊閉的孫家大門,洛英不知道有沒有回來。

  他黯然啟步離開,本來買好東西就要直接回家,臨時改變主意又將過去他和洛英常去的地方都繞一遍。吃過冰的糖廠、打過球的空地、同班過的學校……最後來到那條長堤。

  他在寒風中佇立,遙望堤防盡頭,在失去洛英的日子,和她有關的回憶卻佔據了整條街、整片視野。

  洛英想要的是什麼,他從來想也沒想過。相反的,從以前到現在,洛英總是為他著想,幫他追女神、再不情願也穿上褲裙陪他約會預演、還無緣無故突然在溪頭對林以軒說了他許多好話……

  但是他可曾為洛英做過什麼?考慮過什麼?

  「不想跟我在一起,也是理所當然的……」為此,他苦澀地笑笑。

  如今,放手,大概是他唯一能為洛英做的事吧!


  對不起。


  聽到簡訊鈴聲而在上課中偷偷開啟手機的洛英,面對螢幕上那來自禹承的三個字先是發愣,這一愣幾乎回不了神。

  這堂課是影片欣賞,老師發現底下亮起的光,開口要她關掉。

  她匆匆收下手機,重新回到枯躁影片上,坐在身邊的語涵注意到她騰出手背擦抹眼角,很是不解:

  「有這麼感動啊?我覺得很難看耶!」

  她吸吸鼻子,硬是擠出一絲笑容:「是很難看。」

  洛英不明白禹承的道歉的用意,然而能夠確定的是,經過分開這將近兩個月的日子,禹承也跟她一樣……放棄了。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