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說呢?他太耿直了,我就是對那種一板一眼的人沒輒吧!」

小杏的理由總是那樣。然而艾瑪猜測,也許是因為小杏還是菜鳥時期遇見了一號先生,她帶著一身職業病去找他,在他悉心的照料下找到避風港。對於恩人,小杏還是有幾分良心的。

艾瑪最初因為靜脈曲張和月事不調的問題來就診時,並不曉得這位中醫就是小杏的男朋友,是一號先生閱讀她的初診單的資料後,特別詢問她。

「妳的緊急聯絡人是小杏?」

他的第一個問題就踩到了她的地雷,從此艾瑪不再踏入這間診所,直到她的毛病沒有絲毫改善,又讓小杏死纏爛打給拖回來。

小杏要她認識每一個她的男朋友,這樣艾瑪才能隨時支援她。

 

「要針灸三十分鐘,先去躺好。」一號先生雙手在鍵盤上打著她的病歷,輕聲指示。

艾瑪沉下臉,不情不願照做。不是怕痛,而是怕睡著,只要一碰到床,秒睡也不成問題。

「怎麼弄的?」一號先生邊整理銀針邊問。

「幫客人放行李的時候啊!你看,飛機上的置物櫃不是很高嗎?有的手提行李又重,搬行李明明不是我們的工作,客人偏偏喜歡叫我們做。」

小杏邀功般搶答,還可憐兮兮抱怨一番。一號先生回以安慰的笑:

「妳今天沒飛嗎?」

「沒有,不過後天就有班了,明天要出去走走嗎?」

「明天嗎……明天我有診,傷腦筋,抱歉。」他是真的感到遺憾。

小杏一直無法甩掉一號先生的另一個原因是,一號先生根本不會對她的行蹤窮追猛打,小杏說什麼,他就信什麼,於是小杏根本找不到跟他起衝突的藉口。

之後他們又聊到什麼,艾瑪已經沒有印象,只聽到一號先生向小杏道歉那一段便昏睡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小杏照例放了她鴿子。

「剛好,診所要關了,妳等我一下,我送妳回去。」

艾瑪坐在床沿,腦袋有些恍惚,默默看他脫去醫師袍,並且收拾桌上東西。

這間中醫診所不大,有三位醫師負責看診,一號先生的門診最滿,等他看完最後一個病人通常都晚上十點多了。

除去一號先生不說,艾瑪私心是喜歡這個小診間的。醫師座位後面是一整排檜木書櫃,擺放許多醫學書籍和幾本冷門的翻譯小說,有時靜靜被把脈的空檔,靜靜聽著秒針走動的空檔,艾瑪甚至有聞到檜木香的錯覺。她總是掠過一號先生,細細瀏覽櫃子裡每一行書名,跟著一字一字默唸,那些艱澀的文字與草藥味道、檜木香氣意外合襯,輕輕地融和在一起,恍然之間似乎也把她一起融了進去,變成其中一本舊書一樣,安靜等待被讀取,那些令心臟作痛的罪惡感、曾經為了誰而悸動過的脈搏……如果有人能懂,如果。

艾瑪收回視線,在床角找到自己的包包,頭腦清醒了,注意到他有條不紊地把桌面上的東西排列整齊。

「沒人會去注意醫生桌上的東西」。幾次下來,她終於按捺不住。

「是我自己方便找東西。」

她快速瀏覽一下桌面:「桌上才三樣東西。」

他也低頭看一下,真心不解:「所以呢?」

艾瑪對一號先生也沒輒。她急躁,他卻溫吞得要命。

他們的住處離診所不遠,而且同方向。一號先生送過艾瑪回家好幾次。當然艾瑪告知過小杏這件事,小杏不僅不以為意,反而打起餿主意:

「那妳有空幫我注意注意,看他有沒有懷疑我。」

「不要。」

「哎唷!他都不吭聲,這樣反而很可怕耶!搞不好他老早就知道,只是一直故意不說。」

二號、三號先生都換過好幾輪了,小杏不相信一號先生連一丁點起疑都沒有。

「小杏還是很常飛嗎?」有時,一號先生會在無話可聊的路上沒來由冒出和小杏有關的問題。

「我不知道,我不會注意別人的班表。」她停一停,忽然想摸清這個人的城府深淺,壞心眼地補上一句:「你問她不就得了?」

「她說班表經常更動,我想她自己也說不準。」

「即使是這樣,問一問有什麼關係?」

她想看看小杏那張隨時都笑得可愛的面容會有不知所措的時候。一號先生點點頭,露出「說的也是」的表情,隨後將話題轉到她身上:「這次看妳又在診所爆睡,連飛幾天了?」

他們有熟到可以用「爆睡」來形容她嗎……?

「五天。」

「其實妳們的毛病只要辭掉這種日夜顛倒的工作就可以解決,不過,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吧!有機會幫我勸勸小杏要多休息、多運動。」

面對他的苦口婆心,艾瑪愛理不理地應個聲。

小杏真的多慮了,一號先生百分之百相信她,除此之外,還挺關心她。

然而對小杏而言,像一號先生這麼好的人,也無法成為她的終點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