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帳的時候,年輕女店員熱心告知:「在臉書上拍照打卡的話,打八折喔!」

「拍照打卡?」他不確定地拿出手機。

「啊,我可以幫你們拍。」女店員古道熱腸地拿走一號先生手機,敲點照相功能。

艾瑪有點不敢置信,這位先生不過就是跟三歲小孩一樣在複述別人的話,妳店員幹嘛跟著那麼認真?而且,為什麼那手機鏡頭好像對準了他「們」?

「等一……」

她的聲音還沒完全衝出咽喉,女店員已經笑嘻嘻放下手機,還給一號先生:「好了,上傳到臉書,然後打卡就可以。我先幫你們結帳。」

一號先生將手機遞給艾瑪看,畫面中,他一本正經面對鏡頭,她則是驚覺到什麼地睜大雙眼。

好詭異的合照。

「刪掉吧!」她說。

「不過,人家都替我們打八折,沒打卡不太道德。」

「……隨便你。」

艾瑪無法理解小杏怎麼可以跟這種人耗三年,光是這半小時她的理智線就快崩斷。

有整齊強迫症、說好聽點是單純,其實就是笨到不會懷疑,艾瑪受不了。

「妳好像經常在生氣。」

嗯?不確定剛剛聽到什麼,她定住高跟鞋,再直視他的眼睛:

「你說什麼?」

「打從認識妳以來,妳總是在生氣的樣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不識相,一號先生和氣地說下去:「氣身邊不少事情,很少見到妳笑。為了身體好,其實保持心情愉快更勝過醫療,就當我囉嗦。」

「……不笑不代表生氣,只是找不到笑的理由。」

「笑不需要理由啊!」

「別把你習慣的事也加在我身上。」

將髮絲掠到耳後,艾瑪加快速度往前走,奇怪的是,一號先生安靜跟在後頭,並沒有什麼彆扭感,即使艾瑪的回應如此冷漠,他依然沒放在心上。

走著走著,原本躁亂的情緒竟漸漸平緩下來,她聽著自己的腳步聲,他的腳步聲,時而一致,時而錯開,時而……心安。

又走上一段路,艾瑪停下腳步,客氣地:

「送到這裡就可以了。」

一號先生望望一百多公尺遠的公寓,再對她頷首:「好。」

「謝謝你。」

她啟步朝公寓走,心想等等一定要好好洗個熱水澡,然後一口氣睡到明天中午,不,下午好了。

盤算到這裡,有什麼預感般,回身瞧瞧後方的路,那個頎長身影還站在路燈照不到的陰影下,穩篤的輪廓非要看著她進門才會離開。

她收回視線,沒表示什麼,繼續往前走。

回到住處,艾瑪關上門,想開燈,臨時改變心意,走到窗邊,將簾子輕輕拉開一道縫,不遠處的路燈旁已空無一人。

他總是確認她平安到家,而她則是確認他不會像忠狗一樣傻傻等待。

開燈,十坪大的雅緻套房在日光燈閃了兩下後乍現,連整理都還沒整理的行李箱一早就被她隨手丟在和式桌下,她將之扶起來便走進臥室,整個人趴倒在床上。

享受幾秒鐘枕頭的舒適感,艾瑪輕輕睜開眼睛,凝視床頭櫃斜立的相框。

三年前她和坐在輪椅上母親的合照,背景是一座有很多樹、森林般的公園,母女倆都恬然笑著。記得那天她剛飛了一趟遠程回來,媽媽因為久違相見而開心,她則是知道母親時日無多而強迫自己。

不知打從何時開始,笑,已經有了理由。

「我今天也平安飛回來了。」

每次閉上雙眼,那座公園的光線似乎會透過眼皮照進艾瑪的世界,她不覺得暗,要入睡總得花些時間,只是有時候分不清楚,那道讓她難以入眠的光,是和母親一起望見的夕陽,或是在飛機上從小窗漫過來的孤清日落。

小杏說,每個人都有想待下來的地方,她懂。小杏還說,被那個地方困住了,而她知道自己從來沒有踏出過一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