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有時候會走不出去的迷宮】

 

事情發生的時候,飛機正返回臺灣,艾瑪在廚房區忙著將餐盤一一從餐車拿出來。

「學姐!學姐!」刻意壓低的音量還是聽得出緊張的情緒。

一位學妹空姐衝到她身邊,艾瑪從餐具碰撞聲中抬頭,隱約聽見有誰正在開罵。

「怎麼了?」

「有人喝醉在鬧。」學妹的頭低低的,怕怕的。

艾瑪丟下菜鳥一號,直接快步走向前面機艙,看見喝醉的男人正好從座位上站起來,怒瞪眼前的菜鳥二號,不若前幾分鐘的耍賴,現在可是毫不客氣大聲咆哮:

「什麼叫不能喝?有這個規定嗎?乘客上來坐你們家的飛機,不是應該服務至上?」

「可是先生你已經喝太多了,我們沒辦法再提供酒,對不起。」

「妳沒辦法?經理呢?這邊最大的是誰?好,好,那我自己拿總可以了吧!」

他猛然探身要去拿餐車上的酒瓶,艾瑪在這個時候加入戰局。

兩個菜鳥學妹保護餐車,匆匆推回廚房區,艾瑪和另一位資深空姐試著跟他講道理,沒能奏效,他甚至胡言亂語扯到其他事情出來遷怒,同時還想去追餐車。

艾瑪不放行,用身體擋他,資深空姐也過來,三人在混亂中奮力抗衡了好一會兒,也許不勝酒力吧!最後艾瑪雙手使勁一壓,一股作氣將他壓回座位。

「先生!這是為了你的安全!是為了你!」

她的聲音很大,魄力十足,而且不容妥協,貫穿整座機艙!醉客動也不動,直愣愣看著這位明眸睜得圓大的美麗空姐。

快崩斷的理智線又瞬間接回去,艾瑪闔上嘴,雙手不著痕跡地從他身上移開,露出親切微笑,就是那種會出現在月曆上閃閃發亮的那種微笑。

「謝謝先生的諒解。我去幫您倒一杯溫開水,喝了會比較舒服。」

艾瑪優雅轉身離去,沿途不忘向兩邊客人致歉。

飛多了,這類騷動便是家常便飯。艾瑪回到廚房區,並沒有真的要為他倒開水的打算,而是動手拆掉變得凌亂的包頭,三兩下便俐落地將長髮挽上後腦勺,一掃先前的狼狽。

這時那兩位菜鳥學妹一前一後走了進來。

菜鳥二號憨憨傻笑,慶幸危機解除,準備向恩人好好道謝。菜鳥一號則顯得比較提心吊膽,在艾瑪面前她的頭始終沒有抬起過。

「學姐,剛剛謝謝妳,妳好厲害。」

「謝、謝謝學姐。」

艾瑪專心地將小黑夾安上腦勺側邊,一根,兩根,並沒有看她們,只問:

「給了他幾次酒?」尋常的語調。

兩個菜鳥互看一眼,一號才吞吞吐吐:

「五……五、六次吧!他一直要。」

二號跟著點頭接腔:「對呀!我也有被要過,他很廬,每次都說要大杯一點。」

這時,艾瑪已經梳好一個完美包頭,稍是整理服裝後,儼然是從海報中走出來的標準範本。

菜鳥一號、二號內心佩服得五體投地之際,她才不疾不徐拿出杯子,同樣是那款淡得像那杯白開水的語氣:

「妳們倒真的把自己當成高級服務生了,客人的要求至上對嗎?」

她們面面相覷,聽出暗諷之意,二號菜鳥戒慎恐懼地答話:

「因為……他威脅要客訴……」

「妳是空服員。」艾瑪轉過身打斷她,正面直視兩位學妹,冷若冰霜的神情不波不紋:「空服員最大的職責就是確保乘客的安全,妳們都學過在高空中人體的生理反應不比在平地,喝太多酒造成他身體狀況有危險怎麼辦?他發起酒瘋,危害到其他客人安全怎麼辦?妳覺得哪種客訴比較嚴重?只想當一個出色的服務生,飛機外面多的是機會。」

飛抵臺灣後,艾瑪接著和座艙長談了一些今天的飛行狀況,以致錯過交通車,她拉著登機箱盤算該叫計程車或搭捷運,不期然,後方有腳步加入了她高跟鞋的喀喀聲,是笑容可掬的宋昱辰。

迅速環顧四周,並沒有其他同事在附近,心裡實在不願意和他獨處又被撞見。

可是宋昱辰才不管,兀自來到她身邊立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