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瑪在十點半的時候來到中醫診所,沒有事先預約的關係,她得到六十三號的號碼,看看告示版,三十六號而已。

隨同滿診間的病人坐著等待,手機都滑到快沒電,抬頭看時鐘,已經十一點二十七分,還得等十個號碼。如果到十二點休診,根本輪不到她進去怎麼辦?

不過……真來不及就罷了,反正那是小杏該頭痛的事。艾瑪轉念一想,又繼續放鬆地看手機裡的新聞。

十二點二十三分,終於,下一個就要輪到她了,看來一號先生不管怎麼樣也要把所有的病人都看到完。艾瑪收起只剩不到一成電力的手機,再看看號碼顯示燈,納悶起到底是病情消磨了生命,還是這漫長等候。

不多久,艾瑪眉頭愈皺愈緊,前一位婦人老早就問診完畢,居然跟醫生暢聊起家裡日常來!從她早上起床會有哪些習慣、又有哪些不適反應,一直講到晚上怎麼也睡不著。

艾瑪生性不愛等待,做空服員的手腳就是要快、狠、準,她無法忍受有人在面前磨磨蹭蹭。

十分鐘後,那位婦人總算心滿意足地向醫生道謝,走出診間,感覺年紀不是太大的婦人卻頂著滿頭發亮的白髮。艾瑪快速與她擦身進去,用婦人也聽得到的音量劈頭就對一號先生說:

「這裡到底是用來聊天還是看病?後面排隊的人本來可以不用等這麼久的。」

沒管那位婦人有什麼反應,艾瑪「啪」地關上拉門,在一號先生面前坐下,銳利目光一下子便掃見擺在櫃子上的手機。

目標就近在咫尺,一支套上黑色矽膠外殼的手機,小杏早給她解鎖密碼。

「真是抱歉,不過,有些病人多跟他們聊一聊,他們心情會舒坦一點。只要心情好,通常對病情也有幫助。」一號先生賠罪完,忽然反問起她:「以空姐的工作來說,如果多了解乘客的狀況,不會有幫助嗎?」

「我只需要了解乘客有沒有特別需求,其他的一點都不想知道。」

「也不一定只為了滿足需求,小杏常常說,當空姐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認識很多朋友。」

是很多男朋友。艾瑪假意咳了一下,怎麼她今天老是得把話給吞回去?

「今天來,是因為感冒?」

「嗯……有點……不舒服。」

奇怪,面對一號先生,她的謊話就是沒辦法說得轉溜,也許是因為他什麼都不懷疑,她就不能太殘忍。艾瑪繼續咳嗽,從輕微,到劇烈,逼真的演技把一號先生都唬愣住了,他想上前探視,艾瑪則開口對他要求:

「給我水……」

「好!等我一下。」

「要溫的!」

她補上一句,一號先生已經走到診間外。艾瑪一個箭步過去,拿走櫃子上的手機,同時聽見外頭護士驚訝地嗲聲問「醫生怎麼出來了」。

按下小杏告訴她的密碼,沒一會兒工夫便找到那個出包對話。

 

怎麼辦?還沒飛出去人家就開始想你了,等我回臺灣以後,一定要給我一個大抱抱喔!君耀小親親。

 

未讀,而且,真的肉麻無比。

這款手機跟她用的是不同牌子,艾瑪笨拙地試了幾個鍵,連碰觸那留言也不願意般,用指尖快速將之刪除掉!

「水來了。」

瞬間,她嚇到了!著實嚇得失了手,手機直接墜入她包包的洞口中!

她感到腎上腺素飆高,冒出冷汗,而僵坐在椅子上。

一號先生拿了一杯溫開水過來,擺在她前方桌子。

「謝、謝謝。」

「好像很嚴重,可是聽上去又沒有痰,來,我看看。」

他回座位坐好,示意她伸出手,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手機已經不在櫃子上。

艾瑪勉強把左手擺在桌面,整個心思都放在該如何把一號先生的手機神不知鬼不覺地還給他。

一號先生專心把脈了數十秒鐘,露出困惑神情:

「除了咳嗽,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就……頭暈。」

她是真的快暈了,為什麼?為什麼會犯下這天大的失誤?雖然成功刪除留言,卻也害自己騎虎難下。

這是第一次她害怕他指尖下的脈搏會出賣自己,心跳一定快得亂七八糟吧!他會不會發現異狀呢?艾瑪下意識將目光移到他手指上,修長又好看的手指,她偶爾會在無聊的時候納悶起這個人彈過鋼琴沒有。

「唔……沒有什麼特別……」

一號先生邊把脈,邊唸著不完整的句子,中間提問幾句她的其他症狀,最後放開手,敲起鍵盤:

「我還是幫妳開一些治咳嗽的藥,雖然我認為妳的氣管都沒問題,不過,如果病情沒有好轉,記得要回來,我再改藥方。」

「我好了就不回來。」

「那是當然,是我這次對自己的診斷沒把握。所以……」他再度抱歉地對她微笑:「如果沒能好起來……」

那種自責又強打起精神的表情,她也見過,無數次。每回被醫院通知,慌慌張張趕到病房時,總是能看到躺在床上的媽媽對她內疚地彎起嘴角。

 

對不起,艾瑪。

 

「我要走了。」

她頭也不回,離開診間,離開中醫診所,帶著那支不屬於她的手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