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

「喂,你好,不好意思,我掉了這支手機……」

「請問你是?」她裝傻,空姐要應付各式各樣的客人,這點演技是駕輕就熟的。

「抱歉,我叫何世良,今天早上明明記得帶手機出門,可是剛剛又找不到,如果妳方便的話……」

她再度打斷他:「何世良?那位中醫嗎?」

「咦?」對方聽起來十分訝異:「妳怎麼知道?」

「我是白艾瑪,中午離開診所後,在路上撿到這支手機。」

唉!好差勁的謊話。艾瑪心灰意冷地閉上眼,等著被他質問這一切。

「啊……原來如此,我到底是什麼時候掉在路上的?原來是在路上啊……」

一號先生用恍然大悟的口吻自言自語完畢,向艾瑪真誠道謝:

「我的警覺性真的太差了,連掉在路上都沒發現,幸好是被認識的人撿到,謝謝妳。請問白小姐方便跟我約個時間,讓我拿回我的手機嗎?」

他竟然相信了?這種三歲小孩也能看穿的謊言?

輪到艾瑪愣在自己房內,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先懷疑這個人的智商,還是思考接下來的應變措施。

「呃……白小姐?我不急,妳時間上方便就好。」

「那就現在吧!到你平常送我回家的那個路口,十五分鐘後見。」

艾瑪匆匆掛斷電話,之後就一直維持出神的姿勢坐在床上。

心情怪怪的,只是說不上是哪裡不對勁。

直到十五分鐘後果真在那個尋常路口見到一號先生出現在馬路另一端,艾瑪才明白。

她明白心頭上隱隱的作痛是因為每對這個人說一次謊,那份難受就多一分。

有過那麼一瞬間,她心裡是希望他會揭穿她,把這個謊言終結掉,然後解脫。

可是他連一絲懷疑也沒有,毫無條件地相信她,這令艾瑪更有罪惡感。

一號先生左手拎著精緻的粉紅色紙袋,和他這個大男人相當不合適。是要給她的謝禮吧?為了謝謝她撿到手機,在短時間內就把禮物準備好了。

他在那一頭發現她的蹤影,和善頷首,一貫的笑瞇瞇面容。艾瑪下意識轉移視線,不想對上那張毫無防備的表情。

紅燈倒數的秒數快結束,艾瑪也更堅定心意。把手機交還回去後,不管小杏怎麼拜託,她不會再幫忙圓謊,不會再去那間中醫診所看病,總之,不再和這個人有任何瓜葛。

綠燈亮起,艾瑪迫不急待想交差了事,不料對面的一號先生伸手向她示意,要她留在原地就好。

艾瑪乖順地退後一步,面對不算小的路口,沒來由憶起在機場大廳和宋昱辰聊到的迷宮話題。現在,她和一號先生應該就是走到分道揚鑣的叉路口了吧……掰了數不清的二號和三號先生,今天終於輪到一號。

以後,要去哪裡找下一個中醫?不管怎麼樣,肯定都不會有人會那麼包容她這個臭脾氣了……

正想著,刺耳的煞車聲闖進腦袋!

粉紅色紙袋飛了一段距離後摔在地面,裡頭蹦出一個「雪寶」娃娃,是動畫「冰雪奇緣」裡面那個雪人,有著大暴牙和很誇張的笑臉,剛剛好滾到一號先生手邊。

艾瑪張著嘴,剛剛應該是要叫出聲的,她卻整個人呆住。一號先生動也不動地躺在馬路中央,有那麼一刻艾瑪覺得自己呼吸也靜止。

會死嗎?死了嗎?

「對了,救護車。」

她回過神,一面拿出手機,一面跑到一號先生身旁,輕拍他的臉:

「一號……何、何世良!」

他頭上有些擦傷,眉頭緊皺,忍受什麼痛苦,聽到她叫喚時微微呻吟。

還活著……幸好,還活著。

外表看不出有什麼嚴重傷勢,只是意識不清而已,況且車子撞上他之前已經有緊急煞車了。肇事的車主顫顫兢兢在一旁罰站,聽得見不遠處傳來救護車的鳴笛。艾瑪在放心之餘,整個人癱坐在地,眼角瞥見那隻笑得燦爛的娃娃,忍不住要這麼納悶。

雪寶?絨毛娃娃?他是認真的嗎?

等他醒來,她非要好好問問,到底是哪一點讓他覺得她適合雪寶的?

當時只在意這場車禍,而沒能察覺到,原本想離開的迷宮……似乎又回到了原點。

另一個原點。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