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步出電梯,一前一後來到診間外。

等不到二十分鐘,便輪到何世良的號碼。艾瑪一進門,萬分驚訝:

「吳醫師。」

坐在桌前、戴副金框眼鏡的醫師抬起頭,驚喜地回叫她:「這不是艾瑪嗎?」

「您好,好久不見了。」

「真的,上次看到妳,還只是個大學生。」他將他們看過一遍,問:「這次是陪……朋友來?」

「……男朋友。」

這似乎是她第一次主動宣告何世良是男朋友,無比彆扭。而且,她回答之後,何世良還轉頭看她,發現新大陸似。看什麼看啊?

近六十歲的醫師欣慰地對她點點頭,再朝何世良滿意地頷頷首,當下複雜的情緒暫時硬是被壓了下去,轉移到病歷上,略讀以後,再詢問幾個基本問題,問到家人的時候,再次作確認:

「沒有印象是,不知道他們是你家人嗎?」

「我現在知道他們是我的家人,不過這是周遭的人告訴我的,比較像……一種剛吸收到的知識。」

「我懂,我懂。但是,對於以前跟他們相處的印象連一點似曾相識的感覺都沒有?」

「沒有。」

「可是你的同事、朋友、認路……這些你已經想起來的事,在想起來之前還是多少有點熟悉感的?

「對,就像很久沒有折紙船了,心裡知道以前折過,只是久了,忘記步驟,只要繼續折下去就會想起來接下來要怎麼做。不過對於我的家人……大概是連紙船是什麼都沒有概念。

醫師點點頭,陷入沉思。艾瑪垂下眼,不想去面對醫師和何世良此時的神情,她想,如果醫師問起她的事,想必也會得到同樣的答案吧!

可是醫師並沒有問到她,而是停留在家人的話題:

「聽說之前你不想回老家一趟,現在還是沒打算去嗎?」

這一回何世良沉默得特別久,幾經猶豫,最後略為抱歉地回答:

「我知道我應該要回去,那一定會對記憶有幫助。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要回去那個地方……有心理障礙,打從心底地……害怕。

「就像懼高症那種說不出理由的害怕?」

「大概是吧!」

醫師挑一下眉毛,當那是個新奇的說法。

「不過,我會回去的,再怎麼樣,總是自己的家。」

何世良緊接著對自己信心喊話般向醫師作出承諾,醫師再三認同他的決定,接著要艾瑪離開:

「等等要問一些比較私人的問題,有別人在,答案可能會不準,妳先到外面等他吧!」

「好。」

如釋重負般,她迫不及待地走出去,正巧皮包中靜音的手機振動起來,拿出一看,螢幕顯示小杏的名字。

又是來找她去救援的吧?不知道是幾號先生的事。艾瑪站在診間外躊躇,已經協議好由她負責擺平何世良,而小杏便與她斷個乾淨。這個女人……又想賴皮嗎?

艾瑪毅然將手機丟回皮包,找個角落的位子坐下。

四周都是上了年紀的人居多,而且幾乎在滑手機,艾瑪反而不想跟他們一樣,她坐著出神,一放空,反而容易胡思亂想。

回想剛才在診間活脫是做錯事的學生,深怕被老師點到名;還納悶起小杏現在怎麼樣了,如果沒有艾瑪幫忙,憑她自己過得了關嗎?然後,她不經心憶起電梯裡手背碰著手背的溫度,那是一種沒有人敢驚擾分毫的溫度,小心翼翼地維持現狀,可是如果,如果真的跟他牽手了……又會是怎麼樣呢?

她實在不該再想了。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