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今天一起出門哪?」

剛出門,便在電梯口遇見隔壁的阿霞奶奶。記得艾瑪入住後第一次清早讓阿霞奶奶撞見,被上下打量好久,用一種「現在的年輕人啊……」這樣的眼光。

次數一多,阿霞奶奶逐漸接受他們同居的事實,還會反過來揶揄一下,大部份是衝著何世良,因為艾瑪總是一派冷冰冰的寡言,阿霞奶奶不想招惹,又愛從旁打探她。

「怎麼這麼喘?您還好嗎?」

何世良從她手中接過沉甸甸的菜籃,看她扶著牆喘氣不停。

「電梯……壞了……」

她指指電梯旁的公告字條,挺身揉撫腰桿:

「爬九樓,我快要心臟病發了,唉唷……醫生,你晚一點得幫我看一看。」

「我有事要出門,晚上才會回來,到時候過來找妳。來,東西我先放在這裡。」

他等她打開門,便將菜籃擱在屋內地板。

「去約會啊?現在剛好雨停了。」

面對阿霞奶奶笑盈盈的關心,何世良倒也顯得落落大方:

「不是約會,我們各自有事。怕遲到,先走了。」

臉色不好的艾瑪朝阿霞奶奶頷首示意,和他一前一後下樓。

儘管氣喘噓噓,阿霞奶奶仍舊興沖沖目送他們離去。

一陣驟疼,艾瑪原地站住,撫住下腹,現在每一步都會加劇痛楚,同時那份痛楚又會吸走身上一部份的力氣,她只能慢慢往下跨出步伐,九層樓的階梯看起來無止無盡,有時一階會看成兩階。

她這副讓時差搞壞的身體,在這個時候更顯得更沒用。

何世良走到一半,回頭看他們之間拉開的距離,然後等她終於走到後邊。

「你先走吧!不用等我。」沒等他探問,她先催促。

「我背妳。」

沒等她反應過來,何世良已經到前面一把將她撐起,艾瑪嚇得晃一下,連忙抓住他肩膀。

「何世良,放我下去。」她是真的嚇到了。

「抱歉,不過妳的狀況真的不好。」他轉頭對她報以肯定的微笑:「妳放心,我會走得很穩。」

正想抗議,樓下走上來一對夫婦,原本走得上氣不接下氣,見到何世良和艾瑪,先是愣愣,後來以為是打情罵俏的情侶,竊笑著和他們擦身而過。

艾瑪將臉撇開,安份趴在他背上,丟臉是丟臉,不過他的確走得穩健,而且比起她的龜速要快多了。不用自己下樓梯,原來是一件這麼舒服的事……

艾瑪倚著頭,斜斜望向自己的手指搭在他硬梆梆的肩線上,說不上為什麼,不像在看自己的手指,而是一個似曾相識的畫面。她還沒讓爸爸以外的男人這麼背過,怎麼老是把何世良和爸爸聯想在一塊兒?他們根本不像,只是有時候……會觸景生情。

她凝視自己的指尖偶爾隨著男性肌肉微微起伏,伴隨平穩的心跳,分不清楚是他的還是自己的。

不過無所謂了,對,無所謂,他們對於同桌用餐、刷牙洗臉時會出現在同一張鏡子前、共用一條晒衣竿,起初大驚小怪,後來也無所謂了。像現在這樣,他背著她,彷彿是那麼自然而然的事,有人照顧,是那麼自然而然的事。

能不能……階梯就真的這麼無止無盡?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