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陣子,常常想起小時候的片段,那種毫無預警的、瞬間鮮明起來的閃光,會在某些不經意的時刻就莫名奇妙地撞進腦海。

  大概是因為最近在寫「遺忘之森」的關係吧!我想。下意識地特別在意自己曾經擁有過的回憶。最常想起的,是我赤腳在草地上抓草蜢和小灰蝶,這是直到現在依然讓我很自豪的一件往事,我敢徒手抓那些玩意兒呢!不過呢……有一天有機會也走過相似的草地,見到穿梭在其間那些相似的草蜢和小灰蝶,很想再試試自己的勇氣是否一如往昔,幾經躊躇,還是讓那些小傢伙從我腳邊離去了。

  我還清楚記得草蜢在掌心中掙扎的觸感,長長尖尖胡亂舞動的腳有時還會弄痛我;還有放開小灰蝶時,指尖上所殘留的鱗粉顏色……就是因為那些記憶太鮮活了,對於現在的我而言,反倒衍生出一種畏懼的感受。

  我長大了,知道昆蟲們的身體基本結構和生活習性;卻也在知道那些事情的同時,失去接近牠們的勇氣,不經繁複的思考、只憑一時興味就去做的勇氣。人長大,應該要得到更多才對,更多認識的人、更多的見識、更多的想法,明明人生會更豐富才對,但,似乎某些東西也在悄悄消失,而那些東西往往一旦過去就不會再回來。

  或許,「人」的容量就只能這麼大吧!有多的東西進來,就非得釋放別的東西出去才行。那些從我們身上消失的東西,偏偏我們又因為它太過美好而不肯輕易放手,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偶爾會回來探訪我們的「回憶」。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