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之後,乘客登機,人們魚貫地進入機艙內,艾瑪心跳也不自覺加快,當她面帶迷人笑容歡迎乘客,偶爾會偷空朝經濟艙的方向望去,當然什麼也看不清楚,她又轉回頭,暗自下定決心。

經過人仰馬翻的送餐時段,艾瑪交代同事一聲,放下手邊工作,走去經濟艙,她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站在廁所外搜尋45C的座位。

45C的位子是一位身穿咖啡色條紋POLO衫的六十初頭男人,外表乾淨穩重,正在看影片。他身邊是一位年輕許多的女性,也在看影片,手上端著一杯蘋果汁。

艾瑪呼吸靜止了幾秒,那幾秒鐘內,45C男人的臉孔在她記憶裡放大又放大,最後跟父親的印象重疊在一起。

他變老了,可是她一眼就能認出來,甚至連旁邊那位當年的小三她都認得。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其實母親過世的時候,艾瑪並不是麻木的。

看著已經沒了血色的面容,媽媽變成一個她不認識的人似的,她有些困惑,就像是在一個寧靜午后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家裡一個人都沒有,「啊……媽媽大概出門去了」,差不多是那樣輕淡的念頭也同樣浮現在腦海,「啊……原來已經死了」。

她想,如果能掉幾滴眼淚,哭一哭,或許這種不知道該怎麼辦的狀態會解除,就連醫生和護士也等著她為媽媽哭泣,不過,好幾天過去,艾瑪的眼睛依舊一片乾涸荒蕪,和她那顆被掏空的心一樣。

一天下了班,手機響起幾個月前輸入的提醒事項忽然出現,她看完螢幕訊息後,想也沒想立刻直奔醫院,

從公車站下車,在人行道站定,艾瑪驀然止住匆忙,驚愕地怔在原地,手機告訴她:「今天要化療」,但媽媽已經不在了。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杏和其他同伴停住腳,回頭轉向站在原地的艾瑪,她背脊挺直,像一尊雅緻的陶瓷,烏黑的瞳孔底延展出無盡空洞,宛如在看落葉輕飄飄落下,她也這麼看著林姓學妹終於跪在地上痛哭。

小杏從旁望著紋風不動的艾瑪,打起寒顫,她想起曾經在什麼時候也看過這樣的艾瑪,是艾瑪母親過世的那天夜裡。

從機場直接趕來病房的艾瑪沒有哭,沒有流露任何情緒,她只是靜靜望著那張蓋上白布的床,彷彿這樣的結果是預期好久而終於發生的事,彷彿長久以來就是為了這一天作準備,所以艾瑪這個人是冷酷的,麻木的。

機艙裡的空氣凝結有半分鐘之久,直到艾瑪再度以她如常音調指使其他人。

「妳去確認是不是真的沒有素食餐了。妳們把我們餐裡的蔬菜和水果湊成一盤,擺漂亮,等等送過去。」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艾瑪不知道,三號先生幾乎每天跟蹤她,甚至查出她整型前的相片,不時就威脅要公諸於世;艾瑪也不知道,她每天過得多麼戰戰兢兢,只要三號先生稍稍起疑,就會失控對她動手。艾瑪當然什麼都不知道,總是一副自命清高的樣子,是啊,她有自命清高的本錢,天生麗質,不用在臉上動刀就可以成為大家的焦點,即使她板著臉不笑,還是可以贏來「冰山美人」的封號。

更沒天理的是,一出勤,艾瑪就像換了個人,隨時可以做出和藹可人的笑容,把機上乘客收拾得服服貼貼。

小杏手端茶壺,跟在餐車後頭直挺挺盯住完美的艾瑪,她想,她願意用一切交換會有那麼一天,能親眼見到艾瑪痛徹心扉的絕望模樣。

然而艾瑪太會隱藏了,她沒讓任何人肚子又犯疼,止痛藥的藥效一過,腰酸、反胃、腹痛、頭暈通通一起出現,發放完點心後,艾瑪回到機上廚房,用開始發抖的手,將兩顆帶出來的藥錠送入口。

她在其他同事過來之前,迅速補好腮紅和唇膏,好讓自己的氣色看上去不那麼可怕。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簡報時,小杏湊到艾瑪耳畔要到她注意斜對面的學妹。

「妳看,是始作俑者。」

艾瑪老早就認出來了,那位學妹正是發起排擠她的主謀。

自從有學姊們出手教訓那幫學妹,風波漸漸平息,這還是艾瑪在排擠事件後第一次和主謀照面。

林姓學妹不往她這邊看,也不和其他人交談,低調不少。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