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佳懿睜開雙眼,什麼都沒有的天花板先映入眼簾,白色,是夢境的顏色。她恍惚好一陣子,察覺到這裡並不是她所熟悉的地方,霍的坐起身,陌生的傢具擺設,乾淨簡單,應該是女孩子的房間。

  身上還穿著昨天的衣服,她想八成是被誰撿去收留過夜了,可是到底是怎麼來到這個地方,腦袋一點頭緒也沒有。

  外頭傳來瓷器輕輕碰撞的聲響,她躡手躡腳下床,將房門打開一個小縫望出去。

  許靜背對著房間,端立在餐桌前擺放早餐的杯盤。

  施佳懿迅速退回去,驚魂未定之餘總算想起昨晚她最後所交談的對象是關子民。

  可惡!那個天殺的死演員!哪裡不好送,偏偏把她送到許靜這裡?許靜可是誓不兩立的情敵耶!

  施佳懿第一個念頭先衝到窗邊,正想推開窗戶逃走,一觸見九層樓的高度立刻無力地滑坐下去。

  她束手無策地苦思,試著冷靜。現在既然無路可逃,好歹也不能失去氣度,尤其對手還是那個天塌下來眉毛也不會翹一下的許靜耶!

  許靜聽到後方動靜,見到施佳懿走出房間,和顏悅色地打招呼:

  「早安,昨晚睡得好嗎?」

  「很好。」嘖!好屈辱的感覺喔!

  就算宿醉,整顆頭痛到想撞牆,她還是極力保持從容。許靜邀她一起用早餐,並且說:

  「我擔心妳宿醉不舒服,所以沒有提早叫醒妳。妳幾點上班?」

  施佳懿飛快瞄一下手錶,完蛋,遲到定了。

  「我等一下打電話請假就可以了……妳昨晚睡哪裡?」

  她指向一間和式房:「我睡客房。妳放心,這是我阿姨家,我很好打發的。」

  我又不是在擔心妳,我是不想欠妳人情啦!

  施佳懿在心中嘀咕,表面則處之泰然:「謝謝妳收留我過夜,我不喜歡拐彎秣角,該怎麼謝妳才好?」

  她的直率令許靜費解:「朋友之間互相幫忙,不用放在心上。」

  「……妳聽了大概會不高興,不過,我不認為我們是朋友。我們沒有做過任何朋友之間會做的事,也沒交談過朋友之間會說的話。所以還是算得清楚一點比較好。」

  她的直言不諱非但沒有讓許靜感到不快,她還意外地露出開朗笑容:

  「這種說法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那好吧!上次找『藍色妖姬』的事情,妳幫了我很大的忙,現在就算扯平怎麼樣?」

  施佳懿一聽,猛然想到什麼,「啪」地一拍桌子:「我都還沒找妳算帳呢!妳怎麼可以跟阿海說是我出面幫忙呢?」

  「我沒說啊!我想是阿海自己猜出來的。」

  施佳懿瞪住眼前那張泰然自若的臉,快要爆發的脾氣頓時無處發洩。她氣鼓鼓坐回去,終於注意到桌上的西式早餐,開始感到饑腸轆轆。

  顧不得自己原則,施佳懿動手吃起法式吐司和鮮奶,吃到一半,偷偷窺探對面連吃相都優雅得像在拍廣告般的許靜,眼睛紅紅的,哭過嗎?

  其實並不明顯,只是早晨日光曬得她的臉龐出奇白淨,眼眶裡的一絲憂傷因此被襯顯出來,那是只有女孩子才能懂的痕跡。

  對了,昨晚關子民也在這裡,是不是那兩個人發生什麼事?

  許靜抬頭看她,停住手上咖啡杯:「怎麼了?」

  「沒、沒有,妳做的早餐很好吃。」

  算了,如她所言,許靜不是朋友,就算哭得一塌糊塗也不干她的事。

  她、她不關心許靜啦!只不過下次如果有機會再遇到關子民,一定要想辦法套出話來。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