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課,洛英隨著散場的學生人潮離開教室,走沒幾步,便發現柯一龍在走廊上滑手機的身影。

  她走上前,等了一會兒才出聲:「你在幹嘛?」

  八成被突來的聲音嚇到,他驚魂未定看著眼前狐疑的洛英:

  「不要突然出聲啊……」

  「你才不要那麼專心滑手機呢!」

  還是平常的洛英,除了夜晚入睡之後,她跟從前一樣活潑開朗。

  「你來這裡幹嘛?教室又不在這裡。」

  「當然是找妳啊!中午了,去吃飯吧?」

  「好哇!跟誰?」

  她蹦蹦跳跳跟在他後頭,柯一龍卻忽然停下腳步:

  「就我們兩個。我沒有其他意圖,只是認為今天只有兩個人吃飯比較好。」

  洛英的直覺告訴她,柯一龍為了特別的事找她,只是她擔心那件事會不會害兩個人都尷尬萬分。

  總不會挑在今天要……要告白之類的吧?又不是情人節,當然告白沒有什麼良辰吉日啦!只是……不論什麼時候,她都無法做好準備的吧!

  「洛英,洛英。」柯一龍叫喚腦袋正打結的她:「妳沒切到肉啊!」

  「咦?」她的刀淨在盤子上空切,而將沙朗牛排晾一旁。

  柯一龍帶她來的簡餐廳離學校有段路,可正因為位處住宅區內,相當幽靜。初秋的正午不算太熱,又有大樓陰影作遮蔭,他們選擇坐在室外用餐區,那區只有他們這桌客人,偶爾涼風徐徐吹來,攀爬在餐廳圍欄上的藤蔓便會悠悠搖曳。

  「需不需要我幫妳要雙筷子?」

  他的問題,讓洛英住手,怔忡起來。柯一龍笑著坦白:

  「有人告訴我的,說妳不擅長用刀叉。」

  她立刻曉得那個人是誰,因而沉默下來。

  「聽說發生事故以後,禹承從沒找過妳,真的嗎?」

  洛英聽出他聲音中隱藏的責備,幾經思索,才緩緩說道:

  「他不來,我大概猜得到為什麼。雖然如此,可是如果真要我說出一個具體理由,我也講不出來。禹承跟洛欽很親,我想他一定也很難過,難過到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我。如果今天立場對調,我應該也沒有勇氣去見禹承才對……」

  「既然妳看得這麼開,那為什麼還會作惡夢?」

  他的問題令她一臉困惑。

  「洛英,妳都作什麼樣的夢呢?」

  微風又來了,有時暖暖的,有時涼涼的,她望著他,任由髮絲輕輕拍打臉頰,在回答柯一龍以前,有好一段時間她是安靜的。





  手機作響,禹承看來電顯示是不認識的號碼,第一個反應是想無視於它,但,也不知怎的,最後還是接起電話。

  「喂,我是柯一龍。」

  聽到對方自報姓名,禹承呆了兩三秒:「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

  「我跟陳語涵要的。有事情要找你。」

  「什麼事?」

  才問出口,他立刻聯想到應該是跟洛英有關,心中不由自主地七上八下。

  果不其然,柯一龍便將這一陣子洛英故意不睡覺以及作夢的事情告訴他。

  「雖然洛英說她能了解你為什麼避不見面,可是我沒辦法。你們不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嗎?在好朋友最需要陪伴的時候,卻不見人影,我怎麼樣都無法理解!」

  柯一龍的責備,禹承無話可說,他想起在長堤盡頭那個溫暖的擁抱,還有那個陰天下洛英一直凝視他的悲傷臉龐。

  見到洛英,就會想起洛欽的失去。

  「洛英她……雖然看起來很堅強,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堅強,有時候也可能是因為害怕變得太脆弱。」

  柯一龍在電話中說教完,擱下拿著手機的手,對天空吐出一口氣。坐在身邊的語涵好奇追問:

  「為什麼你會覺得非禹承不可呢?」

  他笑笑,搖搖頭:「不是我覺得,而是對洛英而言,事實就是如此。」

  她心疼他旁觀者清,也反思自己何嘗不是。

  「話又說回來,洛英到底怎麼說起她的夢啊?是不是夢到很可怕的事?」

  見到語涵頗入戲地作出害怕的表情,柯一龍捏捏她可愛的臉:

  「妳的臉才可怕咧!洛英呀……她說……」





  「洛英,妳都作什麼樣的夢呢?」

  微風又來了,有時暖暖的,有時涼涼的,她微張著嘴望他,任由髮絲輕輕拍打臉頰,在回答柯一龍以前,有好一段時間她是安靜的。

  他碰碰她的手,溫柔勸進:「嘿!說來聽聽嘛!是關於車禍的惡夢嗎?」

  「不是惡夢,不是那樣的。」

  她想笑一笑,眼淚卻驀然掉了下來:

  「我夢見的是,我和洛欽一起在院子露營睡覺,放學的時候走在堤防上散步回家,還有他像往常一樣幫我跑腿送雨傘,還怪我老是忘東忘西……我總是作著幸福的夢。」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