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言以為會聽見一個既血腥又恐怖的過去,沒想到是一個人千瘡百孔的人生,這令她感到慚愧。十六歲的她光是柳旭凱的事就夠煩惱了,而當年的海棠所關心的是什麼呢?今天會不會挨打?明天討債的人會不會來?以後,應該繼續活下去嗎?

  不意,有了預感,她從泫然欲泣的感傷中抬頭。前方寬廣的道路盡頭,一輪火紅夕陽正在沉落,橙色雲朵猶如潑出的墨彩,染進靛紫暮色,有個高瘦的身影從鋪滿熔岩般餘暉的地平線上走來。

  子言停車,看海棠拎著兩只超市塑膠袋,腦子想著什麼心事地走著。他背光的剪影在暮靄下有著說不出的親切,在聽過他的故事以後,既親切,又遙遠。

  稍晚,他發現她,微微訝異。

  子言牽車走到他面前,從書包拿出那本小冊子。

  「抱歉,被我帶回家了,不過,我把破掉的那幾頁又黏回去,我的美勞不錯喔!不會黏得破破爛爛的。」

  她強打起精神將小冊子還給他。海棠收下後只瞥了它一眼,又狐疑逡尋她的臉。

  他探索的眼神害得子言莫名尷尬,此刻的強顏歡笑會被看穿一般。

  「啊!對了,跟你說一件很棒的事!我爸今天不小心看到本子裡的圖,他說你的設計很不錯,想再看看你其他的作品。我爸是建設公司的經理,也許你們將來會有合作的機會,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子言為他開心的心情是真的,異常的開朗他也看在眼底,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記得她一向挺快樂的啊!海棠納悶的視線還駐留在她身上,子言卻想逃跑了,她匆匆揮個手:

  「本子還給你了,那,我先走囉!掰掰!」

  她將腳踏車掉頭,才走一步,整輛腳踏車猛然被拉住,連同她一起倒退!子言趕緊站穩,回頭,見海棠一隻手抓著車子後座,還不放手。

  「什麼?」

  他難得主動探問:「……怎麼了?」

  在他擔憂的注視下,什麼都不用多說,子言就知道自己的失落已經隱瞞不住,他都知道了。

  「哈!我今天……好像失戀了。」

  海棠默默看她硬是扯開的難看笑臉,舉起那隻擱在車子後座的手,摸摸她的頭。

  用不著多餘的安慰,他手掌放輕的重量,一下子觸發子言努力憋忍的情緒,使她的笑容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一整天下來所累積的委屈。她見到他露出的手臂上有幾道舊傷痕,淡得不容易察覺,然而當年受過的苦是不可能輕易被歲月抹去的吧!

  本來就是他比較可憐才對,為什麼會是她受到他的安慰呢?

  子言的眼淚開始一滴接著一滴往下掉,連她自己都難為情了起來。

  「對不起……」

  對不起,她本來不打算要哭的。子言不明白這眼淚是為了她自己或是為了海棠而掉,不管為誰,他放在她頭上那手的觸感好舒服,子言只想好好大哭一場。

  要連同他的份一起痛哭一樣,淚水啊,怎麼也停不下來。

  太糟糕了,連著兩次都在他面前哭得不像話,而他總是安靜陪她,將那些不愉快都吸收下來,好像他很擅長這麼做。

  咕嚕─

  子言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愣住,按住唉唉叫的肚子。嗚啊!到底是誰說失戀就吃不下東西的?

  「難過歸難過,肚子還是照餓喔……」

  子言不好意思地吐舌頭,海棠柔和地失笑說:「我請妳吃東西吧!」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