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目前分類:即使說了100次再見 (4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艾瑪回到何世良的公寓,已經很晚了。她刻意在公司留得晚,就是想盡量避開和何世良照面的機會。

借住何世良家的第一晚,艾瑪睡得不錯,她一向挺能入睡。就寢前洗完澡出來,想找吹風機,才踏出浴室,差點跟何世良撞個正著。

雙方都緊急剎車的情況下,他們還是離得很近,艾瑪怔望著他胸前淺灰色的睡衣,何世良則聞到她還淌著水滴的髮絲透出洗髮精的玫瑰香味。

突然拉近的距離,彼此都些許嚇到。

「啊……我想到應該要給妳這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似乎聽到了什麼,艾瑪抬起頭,望向遠處又一架飛機升空,她就這麼一直目送它在天際逐漸變成一個小黑點,才繼續啟步往餐廳走。

大部份學員都已經吃飽離開了,只有少數還留在座位上聊天,艾瑪拿了自己的午餐,來到一個空著的四人座位坐下。

專心吃到一半,觸見對面有個餐盤放下來,光憑那雙手的外觀她便能辨識出它的主人是誰。

除了宋昱辰之外,還有另外兩位空姐前輩。

「嗨!艾瑪!今年的新人怎麼樣?」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協助培訓班的緣故,艾瑪這段期間的出勤次數安排得少,天空上的職場倒是有了詭譎的變化。

那一票資深學姐們不知道怎麼了,近來對學妹格外嚴格,雞蛋裡挑骨頭的工夫變本加厲,時不時就冷嘲熱諷,當著客人的面斥責晚輩的場面也不少。

學妹們幾乎每次出勤都是苦哈哈硬撐,下工後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往肚裡吞,她們不懂,怎麼學姐們專找她們的碴。

「學姐,我們有哪裡做錯嗎?到底為什麼要一直被釘……我們沒有得罪到哪一位學姐啊!」

被其他學姐命令獨自將笨重餐車推回廚房後,學妹厭世地發出疑問。小杏瞧一眼她悽慘落魄的模樣,也沒打算幫忙將器具歸位,兀自補起妝容: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 好寂寞】

 

「不要。」

何世良說,可以暫住他那裡,艾瑪想也沒想就拒絕。

「妳有其他可以借住的地方嗎?」他接著問了一個她無法回答的問題。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艾瑪不經意照見美髮店落地窗的倒影,她和何世良,看上去真像對情侶,和和平平的,然而她真正想牽的手,並不是這個人。

艾瑪輕輕將手從口袋掏離出來,給了一個務實的理由:

「不好走路。」

「那麼,」他作勢要脫外套:「我的外套比較厚。」

「我沒有冷到需要你的外套,還有,你也不用對我這麼好。」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時間愈晚,風就愈大,氣溫也下降不少,艾瑪再度後悔選的外套太薄。等等把何世良送走,她就要馬上回家泡熱水澡,再加一杯熱洋菊茶,備課,然後睡覺。

「今天我送妳回去好嗎?」

「唔?」她沒聽清楚。

「還不知道妳住哪裡,只聽說在附近。」

「是很近。」她回答的時候,冷得瑟縮一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睡覺是我的興趣,不是我真的需要!為什麼不叫醒我?」

離開醫院的時候,艾瑪是氣呼呼走出來的,後頭跟著一臉無辜的天兵。

「空姐的工作不是比較容易睡眠不足嗎?我是想,就讓妳睡飽一點。」

艾瑪倏地回頭,瞪他:「就算要讓我睡,也要看場合啊!我幹嘛沒事在醫院睡一個多小時?」

「在家裡睡,在醫院睡,反正也都做不了事,沒有差吧!」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手機那頭進入語音信箱,小杏失神地放下手,她並不期望會得到艾瑪好聲好氣的回應,她只是希望……有個人可以說說話,這裡太安靜了,把孤獨感凸顯得鮮明起來,無所不在,壓得她動彈不得,就這麼注視被擱在桌上的冰敷袋,慢慢凝出了水。

又過幾分鐘,在只有稀微日光透進的房間裡,抬起眼,鏡子中的自己,右邊臉頰有一片嚴重瘀血,藍的、桃紅的色塊混融在她腫起來的皮膚上,她伸手碰碰,不敢太用力。

她想,後天是沒辦法用這張臉出勤了。

推開鏡子,將筆電打開,臉書上的粉絲專業有個「洞察報告」的功能,可以看出這個禮拜的瀏覽次數比起上個禮拜增減了多少,她盯著下滑的曲線圖,「啊……討厭」地摀臉唉叫一聲,開始動手搜尋以前的照片檔。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他們步出電梯,一前一後來到診間外。

等不到二十分鐘,便輪到何世良的號碼。艾瑪一進門,萬分驚訝:

「吳醫師。」

坐在桌前、戴副金框眼鏡的醫師抬起頭,驚喜地回叫她:「這不是艾瑪嗎?」

「您好,好久不見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間水族店很大,魚類眾多,起先他們並肩觀看,後來漸漸分頭走,四方玻璃缸疊得很滿很高,一缸又一缸,繽紛的魚兒四處竄游,蓊鬱的水草逐流搖晃,走著走著不小心會有置身迷宮的錯覺。

途中,她被一群長得圓滾滾的金魚吸引住,微微低下身,搜尋牌子上所寫的魚的名稱。

「珠鱗……」

那些球形金魚賣力拍動短短胸鰭在魚缸內上上下下,逗趣的模樣不禁讓艾瑪莞爾,一抬眼,觸見水流另一邊的一雙眼眸,愣了愣。

啊……又是那個剛剛好的仰角。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到醫院後,很順利看完骨科,拆掉三角帶,以後不需要再戴著它了,只是被囑咐仍舊要避免使用左手。

艾瑪稍稍放心,這麼說不太好,但那無時無刻壓著她的罪惡感的確輕少了些許。

「這樣就好行動了,不用再常常麻煩妳。」

當他笑嘻嘻地晃晃自己右手,艾瑪卻無法回應那良善的表示。她不是一個好人,決定待在他身邊只是因為不想讓自己良心不安,可是,似乎也沒用。

接著到神經內科,告示板顯示剛好輪到二十七號。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搭電梯的時候,他們討論去醫院的方式。

起初,何世良交出車鑰匙:「如果妳願意開車,我的車就在樓下,開車去比較不冷。」

「我沒有汽車駕照。」

「妳看起來就像會開車的樣子,而且應該會開得很好。」

「我一直在工作,沒時間去駕訓班。」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何世良找來手機和皮夾的時候,艾瑪站在玄關,問:

「外套呢?」

「應該不用。」

「今天很冷。」

她走來的路上就開始後悔沒穿上更厚一點的衣服。聽她這麼說,何世良從掛衣架上拿走一套深灰色獵裝,以好笑的姿勢終於將右手順利穿進袖子,然後試著想抓住懸晃在背後的外套。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第五章 不可愛】

 

下了床,走去盥洗的路上,艾瑪停住,看看腳底沾上一些水泥碎屑。她捏在指尖反覆研究,再抬頭面向天板上漫延的細紋,這棟老舊公寓的裂縫愈來愈大了。

裝扮完畢,準備出門,正巧鄰居來按門鈴。

「啊……妳、妳好,我是住在樓下……不是,樓上603號。」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新人的培訓開始了,艾瑪是講師之一,有課的日子她習慣提早半個多小時前到,才剛走進公司,手機便響起提示鈴聲,一看,是何世良來的訊息。

 

「臨時決定跟同事去拜訪一位醫界前輩,或許會晚歸也說不定,怕妳擔心,先說一聲。」

 

她定睛在上頭的字句上許久,不曉得該怎麼回應。她已經很久沒向人報平安,也沒人會跟她交代去向,這種毫無意義的互動,通常她是置之不理的。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他的身影一消失在廊道,小杏如釋重負,鬆了一口大氣。維修員見她還不起身,只好伸出手:

「站得起來嗎?」

小杏在把手遞出去之前,先迅速將他品頭論足一番,嗯……是有點不修邊幅,可是剛剛的正義感好加分,這種英雄救美的邂逅也挺浪漫的。雖說音樂家不錯,現在這個維修員也非常吸引人啊!

那位維修員皺起眉頭:「妳到底要不要起來?」

「啊,要。」她甜笑著將手交給他。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你怎麼會在這裡?」

這裡明明是只有工作人員才能進出的空間,小杏迅速張望四周,廊道並沒有其他人在。

「我就不相信我堵不到妳!」

他半憤怒半得意地亮出一張機票:

「為了見妳一面,我什麼都願意!」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學姐!小杏學姐!」

聽見有人叫她,小杏在走道上停下,回身看看小跑步上來的學妹,她們是上一班飛機的同組員,也是撞見艾瑪和宋昱辰獨處的學妹之一。

「什麼事?」

小杏跟艾瑪不同,不樹敵,在學妹眼中是頗受好評的前輩。

學妹言不及義地跟她寒喧幾句後,直接切入重點,並且神秘兮兮壓低音量: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禮拜過去,邁入艾瑪偽裝女朋友的第二個禮拜,不飛的日子她會到他住處,幫忙打理家事(雖然何世良自己就處理了大部份)、和他聊聊生活瑣事(聽說有助於恢復記憶)。當何世良試著拼湊過去,艾瑪也在重新認識他,一個不只是在中醫診所裡的一號先生。

這天艾瑪又是一下飛機就直接過來,發現他把滿書櫃的書全部搬到地板上。

「你在幹嘛?」

「很無聊,所以想整理一下,只是還沒有辦法決定,應該照書本的高低排列,還是種類。」

「……何世良,你可以先照高低擺一次,再用種類擺一次,我相信那時候一定就可以下決定。」她用最後的力氣堆起反諷的笑臉。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短程線的航班對空姐而言就像戰場,必須在有限時間內完成安全檢查、熱餐、送餐等工作,艾瑪已經是老練的資深空姐,再緊湊的時間限制都難不倒她,只是最近學妹們的效率怎麼一個個在比慢的?

都已經不是需要帶飛的菜鳥了,至少上線半年以上,對於工作流程應該不致於這麼生疏才對,可是在機上的表現不是動作慢半拍,就是有忘了做,她出口提醒,還給她一副愛理不理的態度。

艾瑪雖然會在當下不留情地指責犯錯的學妹,卻從來沒寫過報告往上投訴,也許就是看準她這點,學妹們便肆無忌憚起來。

幸虧艾瑪效率高,就算隊友們不給力,她照樣可以在時間內完美地完成工作,疲累程度自然也就更甚以往。

接下去的幾個班,幾乎都遇到相同狀況,這就事有蹊蹺了。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 23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