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依婷沒再找我了,我們最後一次碰面是在街上巧遇,她幸福洋溢地挽著那位趙主任,邀我一起午餐。

  我沒去,因為已經和莎莎約好要一起慶祝我一個禮拜前的大病初癒。

  我們在一家冰店碰頭,各點一碗刨冰,天氣好熱。

  莎莎今天穿得很涼快,一襲白淨的削肩洋裝,薄施脂粉,看起來比平常還要稚氣明亮,風扇在我們頭上轉動,她剛染成金紅色的髮絲不時往我臉頰飄竄。

  「喂!」她邊吃邊叫我。

  「什麼?」

  「告訴你喔!我上次說要慶祝你康復……是騙你的。」

  莎莎含進一大口和著大紅豆的碎冰,我掉頭看她專心咬嚼冰品。

  「騙我什麼?」

  「其實是要慶祝你不再留戀那個依婷了,我高興得要命呢!」

  「喔……」

  我不太懂,真的。

  我自己也舀起一匙碎冰,輪到莎莎側過臉,盯了我半晌。

  「你知不知道我幹嘛常常唱『分手快樂』?」

  「妳說因為那首歌好聽呀!」

  「才不,那是唱給你聽的。」

  我還是不太懂,怎麼我老答錯?

  我們沉默片刻,又不約而同吃起自己的刨冰,天氣太熱了,冰融得很快。

  莎莎先停下手,不吃了,兩手擱在桌上。

  「我不是說,找到一個可以照顧我的人嗎?」

  「……嗯!怎麼樣?」

  冰的碎片很冷,發酸的應該是我的牙齒,但,似乎是心臟。

  「那個人是你耶!」

  我睜大眼,一大口冰水硬生生卡在喉頭上,好難受。莎莎撐起下巴,皺著眉頭看我。

  「你真的是我喜歡的人當中,最鈍的一個。」

  她起身離開座位,走出冰店:

  「拜拜。」

  我用力咳了幾聲,目送莎莎消失在轉角,恍惚惚的。她說,「是你」;她還說,「喜歡的人」。

  我急忙站起來,翻倒我們都沒吃完的刨冰水,朝莎莎離開的方向追去,沒想到才拐了彎,就看到莎莎正婷然佇立在前方,雙手俏皮地擺在身後,一副在等我的模樣,她雪白裙擺隨風擺動的姿態真美麗。

  莎莎全身煥發著前所未有的自信光芒,我陰鬱的天空因此晴朗了。

  「小岳!」莎莎大聲地喊過來:「你到底……喜、不、喜、歡、我─?」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悄悄告訴過自己,我想要當莎莎的騎士,救她脫離她惡毒父親的魔掌;就算手腕的疤痕這輩子註定不會消褪,我還可以撫平她心口裡的傷;如果,如果莎莎有那麼一點點喜歡我,那我會告訴她,我也好喜歡莎莎,一直都好喜歡。

  望著莎莎霸道地插起腰,揚起嬌氣又得意的微笑,我也開心地笑了。

  分手快樂,莎莎。


**************************************************************************************

                   ~ End ~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