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起】


  回到長大的城市,走在難以忘懷的街道,連空氣聞起來都特別芬芳。

  距離同學會的時間還早,我故意步行前往,好讓自己能夠好好重溫舊夢。每踏出一步便會想起某個瑣事片段,不管它曾經是憤怒的、傷心的、好玩的,現在一律化作了會心微笑。

  夾道兩旁路樹驀然響起一陣蟬鳴,接著一發不可收拾地從我這邊朝前方蔓延過去。

  「喂,跟妳說,我果然很喜歡妳。」

  耳際搔癢的觸感猶如才剛發生過。我倏然回頭,隱約見到身穿制服的高中男女擦肩而過,一前一後地追逐遠去,沒在充滿蟬鳴的綠意裡,而我還依戀佇留。

  夏天,都來過幾回啦?

  走進冷氣強力放送的Buffet餐廳,被曬燙的手臂頓時一陣雞皮疙瘩。讓服務生領進包廂,有好多同學都已經到了,程硯也是,他正和當年坐他隔壁的男生談話。

  「明儀!妳是明儀喔?」

  門口幾位同學認出我,先雀躍地拉我敘舊。我心不在焉的視線找呀找呀,終於發現一位端著果汁進來的美麗少婦,她穿著足以凸顯曼妙身材的粉色魚尾裙洋裝,短短的捲髮梳起俏麗的小馬尾。當年她是多麼自豪自己飄逸的長髮,常說那是招蜂引蝶的秘密武器,如今連同那段年少輕狂的日子一起毅然剪去了。

  下一刻,她也看見我,同樣露出詫異的表情,我們越過重重人牆認出對方,明明是一場久別重逢,明明是歡天喜地的氣氛,我的鼻子一酸,眼前很快模糊起來。

  「明儀……」

  她唇語唸出我的名字,隨即扔下那杯果汁,也不管橙色液體濺上她的洋裝,朝我奔來,一把摟住再也看不清楚的我。

  「非得要是同學會妳才想到要回來嗎……」

  埋在我肩頭的湘榆聲音也哽咽得厲害。回到這裡會觸景傷情嘛,工作還沒著落不好意思回來呀……許多許多的理由在我腦袋撞成一堆,我卻一個也說不出口,淨是抱著湘榆哭,事後被其他同學笑說怎麼我們兩個女生比老情人還要難分難捨。

  我們一群女生聚在一起,吃著滿桌不限量的食物,一邊嘰嘰喳喳聊八卦、話當年,期間我的手機作響,是不認識的電話號碼,到一旁接聽,聽到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啊─我被錄取了!」

  一關上手機,我立刻轉身向那桌女生尖叫,湘榆登時還聽不懂。

  「錄取什麼呀?」

  「面試啦……不對,工作啦!最後面試那家公司錄取我了!」

  然後那群女生很有義氣地陪我哇哇尖叫,我的眼角餘光觸見另一桌的程硯,他一定也有聽見這消息,嘴角對我揚起一道淡淡弧線。儘管先前講話那麼毒,他原本也在擔心我嗎?

  「喂,一般都是拿貴的吃,你怎麼先拿西瓜?」

  一個男生看不過去,熱心傳授程硯該怎麼吃Buffet才划算。我瞧瞧程硯的盤子真的只裝了兩片西瓜,他卻老神在在地回答:

  「夏天吃西瓜,挺適合的啊!」

  望著他恬淡的側臉,想起當年在圖書館的對話,我們因為「西瓜」鬧出一個笑話,事隔多年,程硯學會了那一年他所無法理解的快樂微笑。

  我們之間有什麼感應般,程硯抬起眼,對上我,一瞬間,熱鬧的同學會會場像退去的海浪,遠去了,留下平坦寧靜的空白。

  這片空白在哪裡?而我在哪裡?

  我是和那個圖書館裡的程硯在一起的。那一年的那一刻很「村上春樹」。


~~~~~~~~~~~~~~~~~~~~~~~~~~~~~~~~~~~~~~~~~~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