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昨夜,作了一個夢,夢到那年閃耀的夏天,你正充滿活力地奔跑。

  夢到明儀尚未被悲傷浸蝕的臉龐是那樣美麗明亮,好奇著,等待著。

  不知為什麼,即使在夢中,我也暗暗希望……希望這一刻光景凝結成像照片一般的東西,在世界某個地方,就連時間也找不到的那裡,一直不變地存在下去。

  不過,夢境與現實總是相反。

  所以我只能在偶爾的空閒中,一次又一次,假設著不可能實現的妄想。

  如果明儀未曾那樣死心塌地地喜歡你。

  如果你還好好地留在我們身邊。

  阿堯,你說,那會是怎樣的世界呢?


=========================================================


  「喂,那個……能不能請你幫個忙啊?」

  「什麼?」

  「就是……這個……該怎麼說呢?說了你大概會生氣吧!」

  「那就別說。」

  「你怎麼這樣?還有,人家在煩惱該怎麼開口的時候,你不要對著參考書猛看好不好?」

  顏立堯上前一把抽走參考書,靠在籃球架的程硯手還停在半空中,無奈面向他:

  「拜託你有話快說,下一堂要考試。」

  「你就只顧著念書。」

  他意氣用事地將書扔回去,程硯接住後,神色自若翻找剛才讀到的地方。顏立堯站在一旁沉默片刻,忽然開口:

  「除了念書之外,能不能幫我照顧另一件事?」

  「說吧!」

  「蘇明儀。」

  那個女孩子的名字一出現,程硯立刻將視線自書本抬起,詫異回望他。站立在對面的顏立堯不再是平常那個嬉皮笑臉的孩子,他身後籃球場那學生跑跳、籃球聲響此起彼落的畫面,猶如浪潮一波波被推送到遙遠的地方去,只留下他毅然決然的表情。

  「你在說什麼?」

  「我在說,畢業之後,我去住院之後,蘇明儀……幫我照顧蘇明儀。」

  等到程硯察覺他是認真的,又轉向手上的參考書,淡淡地:「不要。」

  「喂!阿硯……」

  「那是你的事,你覺得需要就自己去做。」

  「你以為我不想嗎?」

  「那就乖乖地待在她身邊,別做什麼畢業就分手的約定。」

  「我就是沒辦法才拜託你!好!要是你不答應,畢業後我也絕對不跟你聯絡!」

  程硯拿著「你居然用這種手段威脅我」的目光回應他,他卻賭氣把雙眼瞪得更大,好顯示自己的決心,直到對面的死黨拿他沒輒為止。

  「你到底要我做什麼?」

  就在那一天,春暖花開的五月,顏立堯要程硯為他做的事,一答應就是好幾年的時光,好幾年,他總能想起那個五月天,顏立堯真摯的語氣,和胸口隱隱的疼痛。

  「不要讓蘇明儀知道我生病的事;不要讓她知道我去了哪裡;她哭的時候……那個時候,你把我講成壞人也沒關係,就是別讓她一直哭下去;確定她不會做傻事,她有時候很固執的,沒人阻止她,她會一頭熱地衝下去;還有……」

  聽到這裡,程硯已經為難嘆氣:「那些事太強人所難了吧!」

  「我還沒說完。」

  顏立堯定定地注視他,自從程硯認識他以來從未如此認真:

  「你照顧蘇明儀,就算最後你們兩個人在一起,也沒關係喔!」

  他的話讓程硯大吃一驚,說不出話,覺著有什麼被赤裸裸地剝開。

  「換作是別人,我才不拜託那些事。是你,就不一樣。」

  顏立堯反倒先噗嗤一笑,搔起頭:

  「我說真的。如果是你和蘇明儀,是最好不過了。」

  下一秒,一記拳頭便重重落在他臉上!那是向來溫和的程硯第一次出手揍他,他摔在地上的那一刻,熱鬧的籃球場旁揚起好高的灰塵,被陽光曬成跟金沙一樣發亮,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散去。

  那是他們最燦爛的季節。

  現在已經不在了。


========================================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