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嘿!顏立堯,你說,為什麼人們喜歡牽手呢?

  不用靠別人的幫忙,也能夠好好地走路;多一個人牽制住自己,其實行動會比較不方便……等等。

  不牽手的好處可以列出好多的「等等」,而想要牽手的理由卻一個也說不出來。

  牽著你的手,偶爾,心會痛痛的,但還是會很幸福地過去拉住你。

  每次這麼做的時候,我總會暗暗告訴自己,這輩子,大概沒人可以讓我像這樣地想要牽手了。

  不過,最近看著他的背影,我很想知道那個人身上的溫度,知道和他手貼著手的感觸,想呀想的,竟然也有一點點心痛的感覺。

  但,我頂多只會在他背後遠遠地懷抱這個念頭。因為這一段距離,是我為了你留下來的。


=====================================================================


  「糟糕。」

  顏立堯才剛離開籃球場沒幾步,就拉著制服上衣站住。原本在樹下等他的明儀放下書包,近前來。

  「怎麼了?」

  「釦子掉了。」

  他拎拎上衣,上面數來第三顆釦子鬆脫,只剩一條線繫住它。明儀跟著探頭看,顏立堯順勢問:

  「妳會不會把它縫回去?」

  「會,可是我沒有針線。」

  他一聽,失望得程度顯得很誇張,垂頭喪氣:「女生不是應該都會帶著那些東西嗎?」

  「你聽誰說的?」

  「漫畫。」他又賊兮兮恢復淘氣的表情。

  明儀也故意彎起甜甜的笑容:「那請你去日本,找那邊的女生幫你忙吧!」

  「哎唷!我也不是真的認為女生身上一定要帶針線。」

  他說到一半,拿起礦泉水猛灌好幾口,下場打球沒一會兒就離開,倒是喘得厲害。放下水瓶,他繼續說:

  「一想到女朋友幫自己補衣服,那感覺不錯呀!」

  「……讓媽媽補不行嗎?」

  「讓媽媽縫釦子會心存感謝;讓女朋友縫釦子則是感到幸福。」

  他大方解釋給她聽,明儀對感情的事還沒有免疫力,每提一次「幸福」的字眼,便不自覺怩忸羞澀。這時程硯也離開球場,到一旁喝水。

  「你真難伺候耶……」半天,她只能擠出這句話。

  「我又沒有真的要妳隨身帶針線幫我縫釦子,有的人就是會對某些事特別有幻想嘛!」

  他這麼一說,明儀皺起眉頭:「你想過我幫你縫釦子?」

  「看漫畫的時候偶爾有想到一兩次。」

  「什麼嘛……」

  「那是什麼反應?妳難道沒有想過讓男朋友幫妳穿鞋子、開車門?」

  他隨口說說,明儀立刻哇哇叫了起來:「穿鞋子?我又不是女王!」

  見到她慌張的反應,顏立堯更得意,掉頭轉向程硯:

  「阿硯,你說我講的對不對?大家都會對特定的事有某種程度的執著,是吧?」

  程硯還在喝水,喝夠了,他抹一下嘴角,鎖上瓶蓋,這才冷冷面對他:

  「請不要把我扯進那一類的討論裡面。」

  「你幹嘛這麼不屑?我說你一定也有特別執著的事。」

  程硯再度正色道:「我的執著,就是不想加入你們的討論。」

  顏立堯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然繼續灌水,忽然,明儀朝他伸出手,不自在地要東西:

  「拿來。」

  他聽不懂:「拿什麼?」

  「衣服。雖然現在沒有針線,不過我、我可以帶回家縫。」

  她壓低視線,笨拙地向他要衣服。這一回,顏立堯真心笑了,柔柔摸一下她的頭,拿起書包:

  「下次吧!現在被妳扒了衣服,我不就得光溜溜地回去?」

  「對喔……」

  當天,她到超市買了一個迷你針線包。過幾天,湘榆發現她的零錢包裡多了針線包,還稀奇地借來看,當它是個珍奇古董:

  「妳沒事帶這個做什麼?」

  「可能會有機會用得上呀!」

  「用得上什麼?」

  明儀偏著頭,給她一枚神秘微笑:「讓別人幸福。」

  後來,顏立堯的鈕釦沒再鬆掉;後來,顏立堯在高中畢業後消失了。

  後來,那個希望能帶來幸福的針線包,還一直讓明儀好好地帶在身上。


=====================================================================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