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阿海和施佳懿並沒有王子公主般的結果,施佳懿留在苗栗老家,阿海回到台北。

  關子民和許靜也沒有經常在一起,在一個談話性節目的訪談,主持人提起陳年往事,而關子民也不曉得是故意還是無意中說溜嘴,承認他正和許靜交往。事後不見記者們瘋狂追這條新聞,正如他先前的計劃,一一減少工作量的結果,就是曝光率變低,粉絲的熱情冷卻,他的情人是誰也不是那麼值得上新聞版面了。

  關子民本身對藝人的工作不太留戀,三分鐘熱度的個性使他轉往舞台劇發展,偶爾接拍廣告,同時也考慮回老家開副業,至於要做什麼,他還沒認真想出來。

  每當他半開玩笑地說要去許靜的花店打工,總被一板一眼的許靜趕出去。許靜的花店全靠自己的資金撐起來,比從前和夢露合夥時還要辛苦。幸虧在海邊營業的花店稀少,剛開始靠著新鮮感建立主顧客,久而久之,生意便逐漸穩定。

  他們不定時和阿海相約聚一聚,看他形單影隻,許靜想說點什麼,還是忍住。關子民則在心血來潮的時候勸他幾句,別把自己封閉起來、不要害怕再談戀愛。

  阿海總笑說他現在很好,心上沒有陰影,也不會刻意強求。

  他是真的很好,不用再負責帶小可,因為小可在他耐心的諄諄善誘下,待人處世這方面不再那麼糟,工作效率也改善多了,和同事間的氛圍自然比以前融洽。

  而阿海靠著吃苦耐勞的個性一路走來,被升為課長,他木訥老實的模樣偶爾仍舊會被其他公司的人誤認為小業務。

  海洋遊樂園決定繼續和阿海公司合作,希望他們籌劃夏季的廣告宣傳。為此,企劃部已經開過兩次會議,今天是第三次,部長面色凝重,因為遲遲等不到好提案交出來。

  「那個……我昨天晚上想了兩個,還不是很完整,如果部長覺得可以用,大家再一起討論。」

  阿海在一片鴉雀無聲中自告奮勇。部長接過那兩張A4紙,瀏覽兩遍,交給小可:

  「馬上影印發給大家。」

  繃了好幾天的臭臉,部長臉上總算露出一線曙光。一個多鐘頭的會議後,大家紛紛回到座位,部長叫住阿海,以充滿新鮮感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

  「比以前有自信了,看來……施佳懿把你教得很好。」

  他停頓一下,不好意思地搔頭。回到座位以後,花了一點時間放空。

  直到現在,那個名字還挑起輕微波動,像心電圖上的線條,不經意會迸出某些回憶片段。

  他收回神遊的念頭,準備工作,小可探身過來,講起悄悄話:

  「等一下午休,方便跟你談一下嗎?」

  她說完,臉頰醺成可愛的蘋果紅。

  「喔!好。」

  阿海當她又有什麼疑難雜症要訴苦,爽快答應。小可回原位坐好,暗自雀躍,暗自竊喜,她決定今天就告訴他,說她喜歡他。

  阿海還不解風情,沒將她今天不太一樣的表情放在心上。他急著找出一個陳年資料,開始把桌上直立排好的資料夾一個一個拿出來翻閱。

  當他取出第四個資料夾時,有東西從底下滾出來。

  阿海奇怪地低頭看,是一塊小小圓圓的白色橡皮擦。他有整整一分鐘動也不動,淨是和橡皮擦兩兩相對,後來才慢慢坐下。

  原以為早被小可全部扔掉了,沒想到還有一個藏在資料夾的底縫中,逃過一劫。

  他將橡皮擦拿到眼前,細細端詳,它的存在,提醒了他某些看不見的強韌羈絆。

  阿海托起下巴,欣賞小文具沐浴在窗外日光的姿態,是充滿希望的姿態。他對著橡皮擦淺淺一笑,奇蹟不論多小,也在某個角落發生,於是那些曾經認為做不到的事,似乎就多了一分可能。

  也許,有一天……他不停想著關於那有一天……





  「佳懿!可能會下雨,記得帶傘喔!」

  臨出門,又被媽媽的高分貝嗓音叫住。施佳懿退回玄關,找找鞋櫃旁的傘架,抱怨道:

  「一把傘都沒有了。」

  「怎麼會沒有?」

  媽媽在圍裙上擦抹濕淋淋的手,快步走來看情況,突然想到:

  「對啦!前幾天店裡的傘不夠用,通通拿去那裡放了。」

  「那就算了。」

  她又準備出門,還是讓媽媽攔下:

  「妳等我一下,我想到還有一把傘。」

  施佳懿本想強調真的不需要,誰知媽媽動作更快,馬上拿著一把折疊傘出來。

  黑色的傘,現在已經很少見。

  媽媽發現施佳懿對著它發愣,頗有同感地說:

  「顏色是不太好看,沒有女孩子願意撐這種傘喔……」

  誰知施佳懿一把將傘奪去,認真捍衛:「不會啊!我就會用。」

  說完,她避開媽媽狐疑的目光,急著出門。

  她家距離簡餐店並不太遠,步行就可到,途中會經過一段坡道,兩旁種滿桐樹。今年桐花開得晚,即便到了五月中旬,樹上還結著五月雪。

  施佳懿起先快步走,後來放慢速度,轉為在上坡路段悠哉散步。

  最近陣雨連連,地面滿是被打落的花瓣,壓花般一片片印在柏油路上,經過人車踩壓,已經變得骯髒而零碎。她在上頭走了幾步,仰頭望向葉叢間倖存的白花,在陰天的籠罩下,那白,更顯得立體鮮明。

  下一刻,風吹來,好幾朵花像是說好似地飛下。

  小小的雨,幾許興味。

  施佳懿拿起手上黑傘,撐開,迷濛的視野放向被葉縫剪成碎片的灰色天空,輕輕闔眼,聆聽花瓣落在傘面的噗通聲響,噗通,噗通,噗通……

  一會兒,她睜開雙眼,望向坡道下方隱現的畫面。

  她和阿海相隔一個小走道家常便飯拌著嘴;他手拿紀念冊生氣地告訴她有一種過去是不願被提起的回憶;聽見她答應那個告白以後,他笑得傻氣的臉;他賣力背著她,一邊五音不全地唱完整首「小城故事」……

  那些小事歷歷如昨,他的溫柔恍若伸出手就能觸摸。

  施佳懿抿起唇,她很清楚,濕熱的眼眶並不是傷心的緣故,是他曾經帶著幸福而來,來過她的世界,如今,那溫度還真真實實在胸口發燙。

  一旦心有了溫度,那曾經失去的力量就會一點一滴地回來了。


************************************************************************************************
                     ~End~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