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的小說,就像是在讀一部有畫面的故事,溫婉的文字、牽動人心的劇情,每每閱讀時,心頭總像有道暖流,輕輕滑過;即使闔上書本,故事裡的情節,總有幾幕場景,就像定格畫面一般,長駐心頭,宛如一道溫柔的印記,深深的、深深的烙在心頭了。

  跟晴菜認識的時間,不是一年或二年,而是大約有十年吧!(或者更久?)我跟她是在多年前的簽書活動會場上認識的,晴菜跟我是完全不同典型的人,我們的嗜好甚至完全沒有重疊的部份(當然喜歡說故事這一點不算!),晴菜偏愛日劇、喜歡安達充的漫畫、對某些事有追根究底的研究精神、性格裡有追求近乎完美的細胞……她擁有我身上幾乎完全沒有的因子,不過很意外的是,我跟她聊的話題卻非常的契合,簡直什麼都能聊,印象裡好像從來沒有詞窮的困境發生過。

  記得大約二、三年前,我曾經跟晴菜討論過要一起合作寫小說,內容大約是以一個故事為中心點,二個人分別用故事裡男女主角的角度去寫那個故事,因為看事情的觀點不一樣,所以書寫的手法會有明顯的不同……不過畢竟這是個大工程,要討論跟研究的範圍太廣,而我跟晴菜又分居不同的城市,平日要忙工作上的事,假日又不想打擾彼此,所以提案最後便不了了之,胎死腹中了。

  晴菜在寫《我們,別作朋友了》時,有天突然心血來潮邀我幫她的故事跨刀,於是,在我們二個人一番商榷之後,便派了一個名叫「李孟奕」的傢伙去當臥底,埋伏在禹承身旁,當起禹承的戀愛軍師,負責拯救禹承幼稚的戀愛行徑;於是只要有關是李孟奕出場的部份,晴菜便會將稿子寄給我,由我親手潤飾他的言行舉止。(偷偷洩露一下:李孟奕將出現在我下一部作品裡,屆時,禹承也將會出現在我的新小說裡喔!大家有沒有很期待看到晴菜幫我跨刀書寫啊?)

  我很喜歡這樣跟晴菜合作的方式,那是一種新的嚐試!寫小說是件寂寞的事,但我很幸運,因為我有跟我志同道合的夥伴,所以再寂寞孤單,似乎也變得微不足道了。

  跟喜歡晴菜小說的讀者們一樣,我也會追晴菜的文字,總覺得她的故事有沈穩人心的力量,看著時,可以感覺淡淡的幸福,雖然晴菜老是抱怨她怎麼都沒辦法把她筆下的男主角化身成暖男系代表,但她不知道,其實她的故事,本身就具有溫暖的力量,是會讓人看著看著,整顆心就跟著變得柔軟起來……你們,是不是也有這樣的感覺?



                          Sunry 於初秋府城


全站熱搜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