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就像關在一個透明溫室,明明看得見外面遼闊的世界,卻找不到出口朝它飛奔而去。悶著,困著,打轉著。我蘊育的不是美麗的花朵,而是一種又酸又醜陋的情緒。

而且,每當在學校發現老四的蹤影,他在那一頭和蕭邦他們有說有笑,我在這一邊胸口擰了起來,彷彿可以擰出什麼,卻是滴淌在心裡的。

原本想藉由打掃來忘卻這份心情,可是802號最近愈來愈整潔,三兩下便可以掃完一整層樓,我總是在不到十一點的時候便英雄無用武之地,面對那一千塊鈔票乾瞪眼。

「還給我以前髒亂的802號房」,這樣的無聲吶喊想來太變態,於是我捲起袖子,開始動手拆紗窗,做起「過年大掃除」等級的清掃工作。

哼!不讓我好好打掃,我還是有辦法的!

也不知道在賭氣什麼,我一股作氣把公寓掃得跟新屋一樣。

如果不能做好802號的打掃工作,那麼我的存在價值就少一項,平凡如我,還能做什麼呢?

失去802號的工作,我和老四也就沒什麼關聯了吧!

為什麼我會像溺水的人一樣,拼命想抓住這一絲連繫呢?

說到連繫,小純和阿倫前輩這一對的關係也叫人霧裡看花,兩個都是公私分明的人,所以只能在下班時間湊巧補捉到他們會有粉紅泡泡飛舞的小互動。

小純變得比較大膽、開朗,也逐漸改掉只說「對不起」的壞毛病,然後,她終於也會單手打蛋了。

那為什麼還不交往呢?

是不是小純的恐懼症讓她遲遲無法跨越?可是阿倫前輩可以主動一點哪!

和小純步行去買便當的路上,我一直為他們龜速的進展胡思亂想,等一回神,才發現小純不吭一聲牽住我的手。

我看著她,她圓圓亮亮的明眸也正無辜望著我。

呃……我不是那種習慣和女生牽手一起逛街、上廁所的那種人,也從沒這麼和小純做過啊!所以剎那間傻掉了。

「啊……對不起。」小純很快收回手。

在她道歉以前,我還真怕她要說「其實我喜歡的人是妳」呢!

「我很少跟別人牽手,想試一次看看……」

她說著說著,臉紅了。我調皮地湊上前,緊迫盯人:

「為什麼突然想試試看?因為有了想牽手的人?北極先生啊?」

於是,小純臉頰上的緋紅顏色又加深一些,她沒有正面回答,再度啟步往前,慢慢地走。正好不遠的前方有一對年輕情侶手牽手地在逛街,小純專注望了一會兒,恬然地彎起嘴角:

「那不是很簡單的事嗎?只要伸出手就辦得到。可是辦到之前,好像正要做出人生最重大的決定一樣,害怕會後悔,害怕沒有退路。」

我明白。記得有幾次輪到我和阿倫前輩幫鐵板燒的同事買消夜,排隊等鹽酥雞的空檔,我總會偷偷打量他無事可做的手晾在身邊,總會偷偷想像牽起它的感覺。不知道鼓起多少次勇氣,也放棄了多少次。

「就牽吧!」面對詫異的小純,我揚起嘴角:「牽手以後的幸福,不值得妳背水一戰嗎?」

「呵呵,瑞瑞,妳好有男子氣概。好,我也要像妳一樣。」

「千萬不要像我一樣,妳看,到現在我連一個想牽手的對象都沒有。」

我故意哀聲感嘆,小純卻相當堅定:

「會有的。」

「不會。」

「會。」

「難道我要一個個去看手相找啊?」

「不用那麼麻煩。」她笑得很甜美:「如果有一個人,分開的時候想著他,聽見他名字的時候想著他,看見他外套的時候也想著他,但是見到面了,又擔心分開以後會更想他,那麼他一定就是會讓妳想要牽手的人。」

「哈!那什麼啊?」

我笑起她的思念理論,當她是愛作白日夢的公主。

我們路過一個比防火巷稍大一點的胡同,聽見叫囂的聲響,像是準備要打架的前奏。

用眼角一瞥,果然有五名男子在對峙。

「我們快走。」小純低聲說。

我頷頷首,跟著前進兩三步,心生不對,又退回去。

「阿倫前輩?」

這一叫,小純也跑回來看,吃驚地摀起嘴巴!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