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倫前輩被那四個人逼到胡同盡頭,退無可退地靠著牆,側臉凜著「道不同不相為謀」的冷漠。

那四個匪類又推他的肩膀、又拍他臉頰,挑釁不停。

「怎樣?你以為你洗白了,了不起喔?不屑跟我們在一起是不是?」

「也不想想看被關的時候,是誰在罩你?現在馬上翻臉不認人?」

「看得起你才邀你的,現在說不要是怎樣?你他媽的跩什麼跩?」

光憑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就能猜出來龍去脈,總之,阿倫前輩以前不是簡單的人物,被關過,以前一起混的兄弟現在找上了門。

阿倫前輩平常相當神秘,沒人知道他的來歷,不怎麼參與團體活動,只安份做好自己的工作。如今這爆發性的真相也太叫人意外了!

我看看小純,她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顯然被這個事實給嚇壞,更何況眼前還在上演可怕的火爆場面。

阿倫前輩丟一句「我要去工作」,想繞過他們離開,卻被使勁推回去,緊接著那群人朝阿倫前輩打了起來。

「瑞瑞,怎麼辦……」小純從指間縫隙透出的聲音在發抖,她是嚇得動也不能動了。

怎麼辦?報警?可是這麼一來,阿倫前輩的前科會不會多一項啊?

「小純,妳先去店裡叫其他前輩過來!快去!」

她倉倉惶惶地跑走,我則快步衝進胡同,助跑加上起跳,以相當流暢的節奏反身踢開正要攻擊阿倫前輩的人!

「程瑞瑞?」

阿倫前輩發現是我,相當訝異,不過我沒空理他,第二個人和第三個人的攻擊緊接而來。有人揮舞著拳頭,我用雙手接住他右手腕,抓握!順勢反手將他摔在地上!

有上次的實戰經驗,這次打起來駕輕就熟,只是胡同窄,不好施展身手。

「你如果不打算打架就走開!很礙事!」

朝阿倫前輩發完脾氣,我用前肘擋下一個人的拳頭,膝蓋同時撞向那人腹部,順便再給他一腳,他才倒地,我在這個時候遭到暗算!

有人用木板朝我後腦杓打下來,我被打趴倒地,阿倫前輩一個箭步上來護住我,幫忙接住第二次攻擊。

我按著頭,眼冒金星,費了好大工夫才勉強起身,搖搖晃晃的視野終於看清楚那個手持木板的小人,他是裡頭個頭最大的。

一股怒火直衝腦門!

「打架還拿武器,是不是男人啊?」

我起身跑向前,他本能拿出木板又要打來,我一拳擊破那塊木板!當下好想歡呼「教練!我辦到了」。對方一時嚇呆,被我緊接著一記迴旋踢踢倒在地,我的拳頭紮紮實實打中他的鎖骨位置。

他咳得很厲害,要斷氣那樣的咳法,最後被同伴半拖半攙地帶走,那群人總算一哄而散。

我單腳跪在地上,看看前方阿倫前輩遞過來的手,想扶著他起來,卻沒能碰到他手掌。

眼睛的聚焦散開,一個天旋地轉,整個人暈了過去。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