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工旅遊只有兩天一夜,一條牛仔褲應該可以讓我穿兩天用。

老四現在在做甚麼呢……

對了,等等問小純會不會帶洗面乳,我們其中一個人帶就好。

算起來,要到後天晚上才能見到老四,時間好漫長啊……

一整個晚上,我的思維在整理行李和老四兩邊輪流打轉,戀愛真是太邪門了,明明才分開沒多久就有天人永隔的失落,不行!我不能中毒太深,反正等禮拜天回來就可以吃飯、約會!

「瑞瑞,有什麼好事?妳一直在笑。」

我們都整理好行李,坐在客廳喝果汁、看電視,小純跟著我的好心情微微笑問。

「就是我和老四……」

在交往了?不對,我們還沒有過任何正式約會,這麼說很怪。

星期天要一起吃飯?這種說法感覺沒什麼大不了。

哎呀!好難講!一般女生都怎麼跟閨密分享感情的事啊?

「因為員工旅遊啦!好久沒出去玩了,哈!」最後我隨口編了一個幼稚園程度的理由。

不過小純絲毫沒有出門前夕的興奮,甚至鬱鬱寡歡,要跟一票男生出門對她而言是地獄。

「小純,愈害怕的敵人,就要愈了解他,等到對他瞭若指掌的時候,就再也沒有可怕的事了。」

「我……大概知道妳的意思,可是妳的比喻很奇怪。」

因為那是我拿空手道教練的精神喊話現學現賣啦!

我果然失眠一夜。一早坐上九人座,想到要給老四一通電話,可是莫名害臊起來,決定改傳Line

 

我要出門了,明天晚上見。

 

老四並沒有立即回應,大概手機不在身邊吧!車子上路不多久,我就睏得昏睡過去,一直睡到車子快下交流道才醒。

打開手機,咦?三則訊息。

第一則是蕭邦:「弟媳,快點回來,老四吵得要命。」

弟媳?那兩字害我把手機摔下去。

第二則是喬丹:「老四一直沒辦法決定面子重要、還是衝去南投找妳重要。」

我都還在苦惱要怎麼跟小純說和老四之間的事,沒想到蕭邦和喬丹都知道了!

第三則簡訊總算是老四了:「妳不要理那兩個王八蛋!我要宰了他們!」

我好像可以見到他們三個大男生打成一團的光景,正想發笑,這時簡訊剛好又進來,仍是老四。

 

不過,既然時間不可能縮短,妳也沒辦法裝上翅膀現在就飛到我面前,妳還是好好玩,然後報個平安,不是用Line,是用電話,聽聽聲音總可以吧!

 

起初,我是暖呼呼笑著的,反覆讀著老四的簡訊,漸漸起了寂寞的酸意。

幾個月前,我和老四還互看不順眼呢!如今成為彼此喜歡的關係,老四在心情上的轉換駕輕就熟似,我就不同,經常有作夢般的不真實感,不踏實。

兩輛九人座載著鐵板燒員工一行十六個人先抵達日月潭,遊船、逛街、騎腳踏車,晚上來到溪頭民宿。

我一下車就打電話給老四報平安,其實光是這小動作也讓我彆扭半天,畢竟在今天以前,我根本還沒向家人以外的對象報平安過。

老四正在上外語課,他掛電話前沒忘記囂張叮嚀我:

「如果明天回來,你們那群人提議還要去哪裡吃晚餐,你馬上跳車。」

「跳你大頭,沒車我怎麼回去。」

「妳在哪裡跳,我馬上去那裏接妳。」他的聲音飽含堅定的笑意。

那一刻,我真的相信如果我在十萬八千里遠的地方跳車,他也會立刻趕來,出現在我面前。我們明明還沒有甚麼交往行動,他卻已經把我捧在手掌心。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