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隊伍,前輩們正好對菜鳥下馬威。

「晚上就笑不出來了,有我們員工旅遊的傳統—試膽大會!哇哈哈!」

由於歷年來鐵板燒員工以男性居多,他們從以前就發明試膽大會,主要是希望藉由恐怖氣氛促成女孩們小鳥依人的福利,聽說去年是由幾位前輩扮鬼躲在暗處嚇人。

「有甚麼可怕的東西過來,我通通揍飛。」

見我興致高昂,其他前輩開始嚴正抗議:

「妳不能這樣啦!程瑞瑞,太強悍就失去試膽大會的偉大精神了。」

幾個跟我還不錯的女生已經躲到我背後,說要跟我一組。前輩們見狀立刻制止:

「妳們幹嘛?妳們幹嘛?規定是男生女生一組,不要想破壞美好的傳統。」

為了製造毛骨悚然的效果,他們從晚餐時間就開始鋪陳,鬼故事一個接一個說個沒完,那麼巧,那些故事剛好都發生在我們晚上要夜遊的路線上。

女生大部分都被唬住,直嚷著不玩了。以膽小著稱的小純倒是一反常態,對於那些鬼故事無動於衷。

「我覺得他們比較可怕。」

她很煩惱等會兒抽籤會跟誰一組,不管是誰,一定都是男生。

如果那個男生是阿倫前輩就好了。

飯後,我們前往夜遊的林區,裡面沒有路燈,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而且還荒涼得要命。

他們在入口處的涼亭擺起一桌麻將,幾碟下酒菜,十分享受。

十個男生和六個女生開始抽籤,我打開我的籤,瞪大眼睛。

我跟阿倫前輩?

我阿倫前輩對看一眼,小純則是跟一位愛慕她很久的同店男生一組。

「前輩,我跟小純換好不好?」

我直接過去跟阿倫前輩提議。他望了小純一下,反問:

「為什麼?」

為、為什麼啊?這個嘛……

我活脫是沒做好功課的應考生,吞吞吐吐講不出好答案。

「小純的隊友好像很膽小,可能保護不了女生……」

我說了一個很糟的藉口,果然被阿倫前輩直接打槍。

「不會啊!他看起來很高興。」

「可是……」

「妳不要甚麼事都想幫她,讓她自己來,她會進步得更快。」

「啊,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

無視於我攔阻的手,阿倫前輩逕自走去領手電筒。至於小純,她正忙著閃躲隊友的攀談。唉,事情就是無法如意呢!

 

 

夜遊的規則是,每一組輪流進入林區,順著小路走,終點是另一座涼亭,聽說涼亭裡擺有明天民宿提供的早餐券,也就是能夠成功走到終點的人,才有早餐吃。

我和阿倫前輩是第三組,前兩組探險回來以後直呼「好恐怖」、「好黑」,把其他還沒進去的人先嚇個半死。

阿倫前輩打開手電筒,對我說「走吧」,我們便一前一後走進林區步道。

哇!真的很暗,能見範圍僅限於手電筒微弱的光,四周還會竄出風吹過竹林的古怪呼嘯,偶爾會以為有東西跑到我身上,結果是飄下的葉子,這一趟路真的挺驚悚的。

我絆了一腳,才站穩,又滑了一下,地面又是雜草又是泥巴,看不清楚路況,難走得要命。

我冷不防撞上阿倫前輩,按住鼻子。他停下來幹嘛?

「要不要我帶妳?」

他朝我伸出一隻手,面對他的手,我直接搖手拒絕:

「不用了,我不會怕。」

阿倫前輩停一停,接著說:「是怕妳會摔倒,我可能就得背妳走完這一程。」

好壞喔!也不用這麼現實吧!

我噘著嘴,把手遞給他,他笑笑,牽著我繼續走。

好暖的手,好看的笑容。

阿倫前輩一個人把黑森林裡的陰森都驅離了,這趟夜遊一點都不可怕,相反的,我還因為兩人相牽的手而有點緊張。

命運真是太作弄人了,當我決定對他死心,卻安排這麼多令人心動的巧合。

如果是以前的我,會有多高興啊!

現在,我只抱著淡淡惆悵,難怪我和阿倫前輩不來電,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共通話題,我了解阿倫前輩的事情太少;如果是老四,我們可以一句接一句地逗嘴,沒完沒了地聊下去。

若是老四知道我正和阿倫前輩牽著手,他會不會暴跳如雷啊?

一想到這裡,我輕輕將手抽離。阿倫前輩回頭看我,我笑笑提議:

「我來拿手電筒好不好?我拿,就不怕摔倒了。」

他想一下,將手電筒交給我,自己走在偏後的地方,我盡量不讓自己離他太遠,免得他看不見路。

「怕我嗎?我說要牽手,沒有其他意思。」

我回過身,蒼白的月光落在感傷的神情上,令人心痛。

「不是的,我幹嘛怕你?」

我情急解釋,甚至不惜重新伸出手:

「不然再來牽嘛!我是覺得這種走法並不一定會比較快。」

也許我太口不擇言,逗得他噗嗤笑出。笑啦?太好了。

「不用牽,我們這組應該會是最快走完的吧!妳看起來什麼都不怕,打起架又兇狠。」

扯到打架幹嘛?拜託你快忘了吧!我跟上他腳步,懷疑他是不是夜行性動物,怎麼在黑暗中也箭步如飛?這一次,我來到他身邊,並肩而行。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