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我被拉進牌局,心不在焉打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阿倫前輩走到林區入口,問:

「他們是不是進去太久了?」

我們大家紛紛找手錶、手機看時間,有的人猜小純他們已經進去二十分鐘,有的人則說半小時以上。

「我打手機好了。」

正想撥號,隊長說這裡沒訊號。

「應該不會迷路吧!路就一條而已。」

「搞不好兩個人都怕得半死,腿軟走不出來了。」

眾說紛紜,阿倫前輩沒管,直接走進林子:「我去找。」

「我也去!」

我隨便抓了一支手電筒跟上,夜遊的路剛剛已經走過一遍,這回可以走得很順。

我們快步穿梭在林間小路,很快便發現前方晃動的光源,是手電筒的光,小純他們就在那裡

「我……不行,不是因為、因為沒空,是我……我們可以出去了嗎?已經、已經在這裡很久了……」

小純結結巴巴在拒絕什麼,她一面說,一面怯生生退後。只要她一退,愛慕者便情急靠上,豬頭!這樣的舉動只會把小純嚇到六神無主啊!

「只是做個朋友,一起看電影,我沒有其他意思,不然不看電影,吃飯好不好?我們都認識這麼久,妳還推得跟什麼一樣。」

小純踉蹌退後:「我、我……我有喜歡的人了!」

我和阿倫前輩同時煞車!小純終於說出來了耶!

可憐的愛慕者看上去相當受傷,還有不知如何自處的狼狽。小純抱歉地偷偷看他一眼,不巧和他對上,他的態度瞬間強硬起來:

「是誰?阿倫嗎?誰不知道那傢伙就是要假借教妳打蛋的機會,近水樓台!」

什麼?我握緊拳頭,就要衝上前教訓他了

「阿倫前輩一直很認真地教我!」

小純大聲反駁:

「他沒有不好的念頭,就是一直認真地教我而已!」

我的嘴巴張得更大了。天啊!那是小純嗎?是那個平常唯唯諾諾、像小狗一般脆弱的小純嗎?

「你……你和我一起工作那麼久,都沒有注意到我進步了。可是我還有哪裡做不好的、有哪裡做對了……阿倫前輩都看在眼底,你不能、不能說他壞話。」

那番理直氣壯的宣言並沒有讓愛慕者知難而退,反而更加惱羞成怒!他上前抓住小純的手大吼:

「說那麼好聽,反正你們兩個就是看對眼、在一起了啊!早說嘛!講那一堆幹嘛?」

阿倫前輩上前,雙手推開他!他跌跌撞撞退到一棵樹前,撞落幾片葉子。

「動什麼手?」前輩瞪著他。

愛慕者沒想到會有程咬金,他把阿倫前輩和我輪流看一遍,站直身子,生氣撂話:

「哼!我又不像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以前也是出來混的,說動手,我比得上你嗎?」

愛慕者憤而拂袖而去,把手電筒也帶走了。小純等他一走,朝我撲來,抱住我的頸子大哭。

「妳沒事嗎?他沒對妳怎樣吧?」我在安撫的同時,打量她狀況。

小純淚眼盈眶地搖頭,然後轉向阿倫前輩:

「謝謝你……」

他沒吭氣,彎腰撿起剛剛掉落的手電筒,走在前面,帶我們兩個走出林子。

一到外面涼亭,大家一窩蜂上前關心到底發生什麼事,因為愛慕者說他要提前走人,不繼續參加員工旅遊。

「那傢伙他……」

我正想解釋事情的經過,身邊小純暗暗抓住我手肘,站出去,用虛弱的聲音向大家說明:

「大概是……我剛剛太膽小,一直扯後腿,讓他不高興了。其他……沒什麼事。」

我的滿腔怒火瞬間被澆熄。小純啊,妳是想坦護著誰呢?或者,妳天生大度量,不去計較那些不愉快的事嗎?

當事人都這麼說,大家也不再多問,逗留一會兒才散場,準備回民宿睡覺。

阿倫前輩上前來,將一張早餐券遞給小純:

「妳的份沒拿吧?」

小純像是現在才想到這件事,「啊」了一聲。

「在裡面弄掉了……」

「拿去吧!」

「不用了。」

「我睡得晚,沒有吃早餐的習慣。」

他把餐券塞給小純,小純握著那張餐券,然而早餐她並不在意,她守望的視線是朝著北極先生的方向,癡癡的,無比堅定。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