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殺了,從自家頂樓縱身一躍。

  雖然只要把腳往外挪移一步就辦得到,但天知道那之前她有多害怕!不過,靠著凝聚起來的憤怒,還是戰勝恐懼,留下負氣的遺書,就這麼往下跳。

  後來,遇到不少同樣是另一個世界的天涯淪落人,她以為自己會是當中最年輕的,十五歲的女孩子,當時自殺的新聞上了多大的版面啊!不過,當她看見那兩個約莫五、六歲的小男生時,驚訝得合不攏嘴。

  她是新來的,大家都上前關心,安慰她很快就會適應現在的自己,好像聊起自己的故事會讓新人覺得親切點,大家話匣子打開了。

  一位媽媽年紀的女人自述,她嫁給一位媽寶老公,什麼事都不站在她這邊,公公會性騷擾她,婆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還和老公兩人一起怪她大驚小怪,每天讓她有做不完的家事。她開始幻聽、幻想,腦袋裡的聲音好多,她卻覺得活著是多麼孤獨的事。大家說她瘋了,她索性真瘋了!有一天殺了公公和自己。

  另一個大叔的故事比較簡單,他長年照顧行動不便的重病父親,放棄所有的升遷機會和社交生活,和一個連兒子也不記得的父親相依為命。有一個安靜午后,曬進屋內的陽光將他早白的髮絲照得根根透亮。他想,他這一生就要這麼過下去了;他想,上一次能夠安穩入睡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他想,如果父親還會拖著那身子活個十年、二十年怎麼辦?他想,人生真是寂寞。他決定不想了。了結一切就簡單多了。

  聽到這裡,女孩終於好奇問起那兩個小男生,他們又是怎麼到這裡來的,沒想到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其中一個說他媽媽在晚上搬來一個小火爐,放好炭,他還以為要烤肉呢!媽媽在哭,他卻開開心心看著火和煙從爐子裡冒出來,像電視看到的魔術秀乾冰,煙霧迷漫,然後他就被變到這裡來了。

  另一個小男生說,他原本很痛的,媽媽的男朋友把他打得很痛,總是讓他餓著肚子,用菸燙他,用衣架打他,幸好沒多久,他就不痛了。他還天真地問:「不痛很好,可是我沒有要來這裡,我已經跟老師約好要去佈置教室了。」

  接著他們問起她,「妳為什麼要自殺」。從他們憐憫的眼中,想必在期待一個慘絕人寰的故事吧?對於他們關心的詢問,女孩緊緊閉著嘴。

  「妳爸媽也虐待妳吧」,「是不是家裡欠了很多錢,只好帶妳一起走了」,「難道是在學校被霸凌得很痛苦嗎」……

  啊……站在頂樓時明明覺得是驚天動地的理由,現在怎麼也說不出口。

  總而言之,課業壓力什麼的……該從何說起。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