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任何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也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今天才發現痞客邦有短訊這功能(囧),但沒打算使用。 4. 預計每週三為《儘管如此的我們》貼文。

  子言這輩子從沒這麼賣力地跑過,她一口氣從種植區衝回趙大哥的餐廳,踉蹌地在門口停住,彎著腰拼命喘氣。這時,發現身上還穿著海棠的襯衫,心想再拜託趙大哥物歸原主好了。

  將襯衫脫掉的時候,不意,口袋那裡露出某樣東西的一角,就快要掉出來。子言將它拿出來看,是一條女用手帕。

  上面用簡單線條繪出一輪太陽,四四方方平摺起來。

  她第一眼就想起那是自己在那個院子硬塞給海棠的手帕。

  「一直帶在身上嗎……」

  趙大哥發現門外怔怔佇立的子言,高聲詢問:「子言喔!妳要回去了嗎?」

  「我去找海棠大哥!」

  她抓緊手帕掉頭又跑,途中掉了那件襯衫,踩著不穩的腳步趕緊將它抱在懷中,再次衝入花田。

  子言才離開不超過三分鐘,海棠就趕到。趙大哥看著上氣不接下氣的他,一陣莫名奇妙。

  「子言……子言來過了嗎?」

  「是來過了,不過又說要去找你……你們兩個在幹嘛啊?」

  他正想走,又注意到櫃台的監視器,其中裝在花田另一頭的攝影機拍到其他客人的蹤影。仔細一看,竟是曾經同在看守所待過的流氓之一,是其中長得最壯碩的那一個,他和幾個不像善類的男女一起進到園區來了。

  海棠立刻想起當初他的罪名之一是強暴國中女生,心頭一寒,迅速返回花田。

  快步穿越叢叢花浪的時候,那些美麗植物擦磨得他的皮膚發疼,甚至割出斑斑血跡。心急如焚的奔跑中,多年前放學回家,一推開門所撞見那不堪的一幕,瞬間湧上腦海。

  殘暴的父親強壓不斷哭喊的姐姐在地上,粗魯的手將她衣褲扯下,而他看著一屋子的凌亂以及姐姐額頭上被撞傷的血跡,就什麼也不能思考了。

  直到如今,有時還會從姐姐悽慘的尖叫聲中驚醒,責怪自己當時為什麼不能早一點回家。

  如果他今天沒能及時趕到,子言也會遭遇到相同的事嗎?要是那傢伙出手傷害子言一根寒毛,就算要他再回到看守所,他也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海棠朝漫漫園地張望,四萬朵的向日葵能輕易淹蓋一切,除了花還是花,要找一個人都變得困難重重。

  『你看著我……請你看著我!請你好好看著我!』

  依稀,海面上的風將她清脆的聲音傳送過來。他從沒好好注視過那個女孩,反正人世無常,親愛的人似乎特別容易失去啊!眼睜睜看著一生可憐的母親在病榻嚥下最後一口氣的那一天,他就決定不再讓自己擁有會害怕失去的人了。

  那個穿著無袖洋裝、馬尾在棕黑色花蕾上飄呀飄的女孩,他並不奢望擁有,過多的幸福總讓人不安,深怕無法承受失去的傷痛。

  子言漫無目標地回身,望向不遠的花田間海棠正不住喘息的身影,愣一下:「海棠大……」

  然而,他明明不曾擁有,為什麼還有失而復得的喜悅和哀傷?

  一道重量衝向她,才一眨眼,子言已經埋在他臂彎裡。

  「痛……」

  他抱得有點用力,沒聽見子言微小的唉叫,只是緊緊將她擁抱。子言不知所措地圓睜雙眼,傻傻的,不敢呼吸。為什麼他看起來好像非常擔心?為什麼他會這樣抱著她?為什麼……她會覺得這個人是喜歡自己的?

  「你的……衣服掉了……」腦子一片空白,這是她唯一能擠出來的話。

  「誰管衣服。」

  那是他第一次任性回話,埋在她耳後的蕭瑟嗓音彷彿還微微顫抖,不一會兒就被花田流竄的風吹散。

  但是他還抱著她,動也不動地留在這裡,哪兒也不去了。子言任由自己被他攬在懷中,使不出什麼力氣,只覺得貼靠著的心跳和體溫好舒服。

  「會難過。」

  「咦?」聽見他突然吭聲,子言一時不解。

  「最後一個問題的答案,妳錯了。會很難過,妳的背影……讓我很難過。」

  於是,一顆懸在半空中的心,暖了,也酸了,怎麼現在想哭的人反而是她呢?

  「原來我也能讓你難過啊……」

  聽見她藏在肩窩上的咕噥,海棠稍稍離開,將她的影像深深烙在心頭那樣地端詳子言,直到她都不好意思。

  他一抬頭,眺向往這邊走近的人影。

  「對了,海棠大哥,你為什麼會……」

  子言才問到一半,嘴馬上被摀住,海棠將她一把拉下去!兩人藏身在向日葵底部,頭上茂密的枝葉和花朵將他們隱密地覆蓋起來。

  子言完全搞不清楚狀況,還想開口問,海棠示意她安靜地看上面。不多久子言就見到上次遇到的痞子,正和同伴聊著低級的笑話經過他們前方。

  海棠和子言不作聲響,等那一群人吵吵鬧鬧地遠去,這才安心。上次那些流氓動手打傷海棠的舊恨記憶猶新呢!

  「海棠大哥明明什麼事也沒做,為什麼他們老是要找你麻煩呢?」

  子言一提起還是有氣,海棠卻對她柔柔一笑:

  「他們只是嫉妒罷了,大概是因為我看起來很幸福的樣子。」

  金色陽光曬出他若隱若現的透明輪廓,夏天,紮紮實實地到了。

  子言於是在他深邃的眼眸中看見自己暖洋洋的倒影:「那麼,我在你的幸福裡面嗎?」

  他凝視她許久,由於不擅長說動聽的言語,連回答都只有清淡的八個字。

  「傻孩子,妳就是幸福。」




****************************************************************************

~愛,不一定有幸福的結果;但,每一幕幸福的畫面,一定是因為愛的緣故。~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佐伊
  • 呼!幸好沒出事。感情又跨近一步耶!真得要幸福噢!
  • 梅兒
  • 好好~
    真的是很貼心又很幸福阿~
    越是難得的感情
    才越會被人緊緊的抓住了吧~
    加油阿~~~~~
  • 星旋
  • 情節很緊湊,
    看著的時候像海棠一樣,很緊張很緊張
  • Jan
  • 嗯嗯~~我得心臟不太好咧~~所以不要發生很可怕的事才好!!
  • 翼TSUBASA
  • 噗,傻孩子啊…感覺很父親的辭彙呢
    小傻瓜會不會更甜蜜一點?
    啊這只是私心的小意見,不喜歡不用也可以|||

    這話很甜蜜,現在心中也暖洋洋的:)
  • 其實寫到傻孩子的時候,我自己也猶豫一下,後來還是決定不改了。
    總覺得海棠不是會講出小傻瓜那麼甜的話的人,他和子言的關係,是有一小段年齡差距,用傻孩子可以順便突顯這層關係。
    所以只好請你們委屈一點,適應傻孩子啦!^^

    helenaw 於 2008/06/15 10:09 回覆

  • 必胜小蛋


  • 呵呵
  • BB
  • 呼~
    嚇死我了
    以為 ... 他們又會錯過幸福
  • a1504212003
  • 哇,好甜呀!︿︿
  • 包仔
  • 哈哈!!開心開心
    很過癮~~越來越期待出書的那天囉!!
  • 芮晴
  • 傻孩子...有種被疼寵的感覺呢!

    「傻孩子,妳就是幸福。」好想也被人這麼說喔!^ ^
  • hogget
  • 不擅長說。。。可是這八個字就動聽的很了>///<!(我也是,好希望有人對我這麼說ˇ)
  • 芹
  • 那幾個非常討人厭的真是幫了大忙了呢!
    不過…
    他們來幹嘛?
    真的很討厭這種人耶!

    嘿…我太入戲了耶…呵呵…
  • 湖心
  • 啊啊雖然中間的劇情讓我很不知所措
    但是海棠和子言都能夠得到幸福真是一件開心的事
    好喜歡花海那一段她問他答 感覺把心都掏出來了ㄎㄎ

    晴菜姐姐繼續加油喔^^
  • 那一段的他們很幸福是吧!!
    我很喜歡海棠說話,真奇怪,不管他說了甚麼,就是莫名喜歡。

    helenaw 於 2013/07/30 04:3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