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靜整日醒醒睡睡,一次稍微清醒的時候,隱隱約約聽見說話聲,朦朧的視野中,阿姨正在跟一個看起來很像關子民的人講話,不過她沒有太多力氣完全清醒,再度沉沉睡去。

  大約睡了將近兩個鐘頭吧!因為當她醒來,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正好快播至尾聲。主角少年PI終於結束他的海上漂流,趴在沙灘上,眼睜睜看著陪伴他兩百多個日子的老虎慢慢走入叢林,從此不見蹤影。

  中年的PI事後回憶到這一段故事,說出這麼一段話:

  「我猜,人生到頭來就是不斷地放下,但最遺憾的是,我們卻來不及好好道別。」


  許靜漸漸清晰的視線往上抬移,觸見關子民憂鬱的側臉,無聲無息淌下一滴眼淚。

  旁人或許會認為他被劇情所感動,誰不會被最後那句經典台詞給折服呢?但許靜心裡清楚,這部片對關子民來說不過是打發時間用的,並不會投注太多精神在劇情上,他只是……只是想起阿嬤了吧!

  一道溫度暖暖包裹上來,他低頭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床上正望著他微笑的許靜,關子民按了筆電的暫停鍵,探身到她床邊。

  「嗨!睡美人,起來啦!」

  她吃力地坐起身,對於他的恭維並不領情:

  「睡美人是靠王子搭救才醒的,我可是靠自己的抵抗力喔!」

  「超級掃興的妳……」

  她笑而不語,晚些才問道:「你不用工作嗎?」

  「我推掉一些,公司也叫我好好反省,所以現在算是面壁思過期吧!」

  「不要緊嗎?」

  「認真工作本來就不符合我的本性,而且……現在已經失去工作的意義了。」

  他說著說著,替自己感到可笑。許靜見他自暴自棄,便自動轉移話題:

  「我住院的事,是阿海告訴你的嗎?」

  「嗯!」

  「我大概……嚇到他了。」

  「唔?」

  「我病得不省人事,害阿海很緊張的樣子。」

  許靜歉然地低頭注視自己潔淨的手指:

  「我想,他是想到倉庫火燒的事吧!」

  她一提起那個宛如禁忌的過去,就連關子民也沉默下來。

  「關子民……我該怎麼辦才好?」

  「什麼?」

  「你知道嗎?當年那間著火的倉庫,直到現在,我們三個人從來沒有人走出去過……即使是我,還經常夢見你和阿海想要奮力救我出去的場景。我想告訴你們,我已經沒事了,可是你們就是聽不見,你們急壞,我也快瘋了……為什麼你們就是聽不見……」

  他心痛望著她,突然覺得他們的人生好可悲,苦笑一下:

  「我也不知道。我想也許人們需要透過自我懲罰,才會好過一點。」

  「如果我說,我原諒你呢?這是你想聽的嗎?我原諒你,我原諒你,我說我原諒你……」

  她一遍又一遍地說,那些溫柔的救贖話語一下子被收進關子民胸口!許靜終於哭出聲,關子民摟住她,吻著她臉上的淚珠。

  病房那扇門原本迅速開啟一個小縫,現在又悄悄關上。夢露放下手機,豐厚的嘴唇翹得老高,幾乎可以掛起一串香腸。剛巧她今天帶來的探病禮物正是香腸,鄰居送的紅麴口味,她不愛吃,現在決定說什麼也不給許靜了。

  夢露氣炸了,以機關槍的速度猛按電梯按鍵。

  那個道貌岸然的臭女人,平常裝得一點都不在乎關子民,總是很冷漠的樣子,結果剛剛竟然倒在她的關子民大人懷裡!真是不要臉到極點!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