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菜說:
1. 晴菜不提供文章或音樂的檔案。 2. 晴菜謝絕幫忙評論文章的要求。 3. 晴菜只回覆文章中的留言,請恕無暇顧及以外的訊息。 4. 晴菜有粉絲專頁了:https://www.facebook.com/HelenaTellsStory/ 5. 記得按下播放器開關,欣賞好聽的樂章。
  
  【第十二章】


  有人說,成長的速度和傷痛的程度成正比;還有人說,領悟的代價是一場美夢的逝去。

  阿海沒作什麼夢,反倒想起不少事,大部份是關於施佳懿的。他們初相識時的對立、我追你逃的相處模式、她所說過的每一句嗆辣又中肯的經典名句、還有每一個貼心到不行的小動作……

  阿海將手擱在眼皮上,試圖擋掉那些不斷打上來的回憶浪潮。

  一夜無眠,翌晨浩克在客廳遇見正要出門的阿海,嚇一跳。

  「你的眼睛怎麼回事?結膜炎還是沒睡好啊?」

  「……我沒事,先走了。」

  他避開跟浩克照面,匆匆離開公寓。

  騎車到公司的路上,一路放空,說是行屍走肉也不為過,經過捷運軌道下方時,頭上響起一串規律節奏,他總算回神,停住車子,目光追隨一列剛經過的捷運放向遠方天空。

  和施佳懿分手了,為什麼到現在一點真實感也沒有?她今天會來公司嗎?再見到她,該怎麼面對呢?她還跟昨天一樣難過嗎……?

  愈想愈沉重,阿海強打起精神,隨著陸續趕打卡的同事一起走進大樓,正要抽出自己的卡片,身旁冒出一隻白皙漂亮的手先從架子上抽出卡片,快速送入打卡機,喀嚓!

  他掉頭看擠到身邊的那個人,大吃一驚!

  施佳懿將打卡單放回原處,發現他正看著自己,笑盈盈打招呼:

  「早安!」

  「呃……」

  施佳懿沒等他答腔,便跟上其他同事走入電梯。

  這麼陽光又充滿活力的反應,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海見識過她是怎麼對付劈腿的前男友,所以到前一刻為止最壞的情況他都設想過一遍了,也作好逆來順受的心理準備。

  但距離分手才相隔一天的施佳懿完全在他的預料之外,阿海迸不出半個字來。

  員工之間已經開始流通著公司財務危機的傳言,最近大家的話題都是這個,人心惶惶之際,施佳懿倒是淡定得很,她跟往常一樣認真工作、和同事談笑風聲,就連面對阿海也落落大方。

  彷彿他們還沒分手,甚至,連他們交往那一段時光都不曾存在過。

  午休一到,一位女同事興沖沖拿著一張廣告單來找施佳懿:

  「欸!妳看,這是新開的泰國料理店,有沒有興趣一起去吃吃看?」

  浩克馬上吐槽:「喂!妳新來的啊?施佳懿每次午餐都跟阿海黏在一起啦!」

  阿海抬頭,正尷尬得不知該怎麼說明才好,施佳懿先一步笑嘻嘻解釋:

  「忘了說,我們分手了,所以中午大家一起去這間泰式料理店吧!」

  她語出驚人,浩克反應很大:「啊?為什麼?」

  其他人同樣暫停動作,詫異地看過來,小惠忍不住暗中賞浩克一記拐子。

  「因為,當朋友好像比情人還適合……大概是這樣吧!」

  施佳懿食指拄著下巴想出這個普通答案,她的態度自然,絲毫不會讓人感到矯作,這對於緩和辦公室氣氛有莫大幫助。

  坦白說,阿海才不信她那一套,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施佳懿,她那個人最表裡不一了,在那麼劇烈的喧洩之後,怎麼可能會有如此神速的風平浪靜。

  他擔憂著她,捨不得她。

  最後,他們還是一群人浩浩蕩蕩造訪新開的泰式料理店,酒足飯飽,一起步行回公司。起初,是大家一起走,後來也不曉得是不是習慣問題,變成阿海和施佳懿兩人被遺留在後頭。

  他懷念著和她並肩而行,昨天過後那已是恍如隔世的事。如今施佳懿正輕輕鬆鬆走在他身旁,為了肚子裡過多的食物伸起懶腰,終於露臉的冬陽也讓她瞇上眼,舒服地深呼吸。

  不經意,他們四目交接,她撞見他來不及收回的緊張,笑一笑,改盯著自己穿著長筒馬靴的腳步:

  「你是不是認為我應該會傷心到不想來上班,不想見到你?」

  「……是這麼想過。」

  「我也想過請假好幾天,然後去山上、去海邊好好地哀悼一下,就像電影情節那樣……不過那實在不符合我的個性。」

  她作出一個遺憾表情,然後舉起雙手做出一個拔掉插頭的動作,悠悠地說:

  「不知道為什麼,我對你的執著突然『啪』地沒電了。沒有經過緩慢、漸進式的歷程,它就是忽然在某一個時間點斷掉,連我自己也找不到接合的地方。」

  那死心的手勢,倒映在阿海眼中成為一道劇痛,好像施佳懿將留在他身上的那顆心又被血淋淋地掏挖出來。

  施佳懿見他難過,恢復晴朗的精神:

  「嘿!你忘啦?我的個性是往前看,不留戀過去的,所以說得不客氣點,就別往臉上貼金了。」

  她調皮地拍拍他的臉,阿海半配合似抗拒閃開:

  「妳還真的很不客氣耶!」

  她呵呵笑起來。施佳懿的笑容就像術後殘留在體內不定時發作的隱隱的疼楚。

  阿海不確定她到底好不好,然而就算不好,自己也沒有資格再為她做什麼。

  「最近,有一些公司的傳言……」

  他改變話題,換個方式關心她的狀況:

  「妳知道嗎?」

  她抿抿唇,搖頭:「財務的事嗎?沒有,我和我爸幾乎不談公事。」

  「是嗎?如果有需要……」

  「如果有需要,我想你應該也幫不上忙。」

  她搶先快人快語,一派樂天與篤定:

  「不用擔心,公司不會倒的。」

  「我不是擔心那個……」

  「對了!昨天你攔到許靜了嗎?」

  每當她有不想談的事,話題就開始跳躍。阿海沒轍:

  「沒有。不過她到家的時候有回我電話,說……」

  「說什麼?」

  「關子民跟她約好,遊樂園開幕那一天會回老家找她。」

  施佳懿安靜著,猜想或許那一天就是「那一天」,關子民終究要還給許靜多年前一個答案的「那一天」。想到這裡,她逡尋阿海沉思的側臉,直到他也側過頭狐疑看她。

  「在道義上,我是站在你這邊的;可是,如果要我下賭注的話……」

  她沒把話講完,反正也沒有必要,阿海難得變機靈,淺淺咧開嘴角:

  「是啊!連我都不會在自己身上下注。」

  她回給他的笑意幾許悵然。這就是愛情啊!總是你愛她,她愛他……

  走在前方的小惠注意到他們遠遠落後,拉高音量提醒:

  「你們兩個!再不走快一點就會遲到囉!」

  「好!」

  施佳懿朗聲應話,加快腳步往前走,阿海仍以偏慢的速度墊後,凝然注視她朝掌心呵氣的背影。

  他其實還想說,不論許靜和阿民會怎麼樣,他似乎都不在意了。

  只是他覺得自己太笨,搞不清楚那些愛與不愛的事,才害得施佳懿傷透了心。

  因此,有些話大概多餘,他戒慎恐懼地將它們放在心裡。



創作者介紹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noopy8482
  • 雖然我已經先買書來看了
    但每次看到這個橋段...還是必哭阿
    晴菜姊姊,
    你催淚的文筆真的好厲害!!!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