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跛一跛地走進森林,濕冷的風從身後飄來,樹稍交頭接耳地搖擺,霎時間彷彿有很多人窸窸窣窣說起了我聽不懂的語言。天空被交錯的枝葉覆蓋得只剩零星碎片,每一棵筆直的杉木都有魄人的高度,空氣清冽而安靜,不經修飾的深赭色泥土路蜿蜒到看不見盡頭的深處去。只有我一個人在,樹木們都安靜下來以後,讓人有隨時也會不小心就在這裡消失不見的錯覺。

  回頭瞧瞧來時的路,已經和出口有一段距離,不由得想起老秋本先生嘴裡說的「神明」、「妖怪」。我是不信邪的人,可是開始擔心自己真的會迷路,那個時候,好想掉頭回去。但,如果真的這麼做,就見不到拓也了……

  那一份執著到現在我也還說不明白,不那麼做的話,一定會後悔一輩子似的。

  再往前走沒多遠,視野忽然變得寬廣起來,那一處空地完全沒有一株草木,頭上有一道鑲著明亮邊線的陽光灑進森林,在沉晦的空間切割出亮晶晶的裂縫,懸浮的微塵粒子和亂竄的飛虻在光的裂縫裡一清二楚,當然拓也也是。

  他就坐在空地邊緣的一棵樹下,修剪平短的頭髮,掛著MP3耳機,白色的素面T恤,舊舊的牛仔褲,和腳上一雙異常乾淨的布鞋。

  最初我不能看見他的臉,他正在玩一台看起來挺昂貴的DV,專注拍攝森林的每一個角落,慢慢移動鏡頭,直到它終於正面對上我!

  剎那間他嚇了一跳,立刻抬頭,對於我的存在感到意外,他有一張黝黑而良善的臉。

  而我仍然目不轉睛困惑地凝視他,要把他每一個細節都端詳仔細那樣,沒有人告訴我,但我相信,相信他就是我今天會遇到的那個人。當他用黑澄澄的眼眸望住我的那一刻,他的手好像伸進胸口,把我心臟緊緊握了一下。

  「秋本…拓也…?」

  ”所以,不要喜歡他。既然他會忘了一切,妳一定不能喜歡上這個人。”



****************************************************************************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