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祭那天我們班要開角色扮演的咖啡店,活動前一天大家都還對臉上化的妝束手無策,我於是自告奮勇說可以幫忙,因為事務所也讓我上化妝課呀!

  當天一大早就很忙碌,同學們一個接著一個坐在我面前,讓我完成各式各樣的彩妝,有點累,可是好有成就感。

  「看妳很乖的樣子,沒想到化妝這方面這麼厲害呀!」

  夏美交叉雙手,很訝異地站在旁邊看我工作,我什麼也沒說對她笑笑,覺得自己除了唱歌以外,還有派得上用場的地方。

  學園祭正式開始之後,就沒我的事了,只需要偶爾幫同學補補妝。不過就算只是坐在一旁看熱鬧,也很開心,畢竟國中畢業以後就沒參加過任何學校活動了啊!沒跟同學一起去蛋糕店吃到飽,沒有和要好的朋友去拍大頭貼,沒辦法跟其他人一樣討論班上誰喜歡誰……

  一直望著校園來來去去的學生們,一直這麼望著,在出神的片刻聽見自己的聲音說,就這樣漸漸回到平凡的生活應該也很好吧……

  「秋本!秋本在這裡嗎?」

  副班長氣急敗壞地衝進來,夏美走上前告訴他:

  「他從剛剛就不在了喔!」

  「什麼?正忙的時候跑去哪裡了?」

  目送副班長又跑出去,我們一夥人心知肚明地互望一眼,什麼都不說又各自去忙自己的事。今天,是拓也「一決勝負」的日子啊!

  拓也消失了兩個鐘頭,若無其事回到咖啡店時,沒有人問起「一決勝負」的事,他加入拉客部隊和同學大聲吆喝客人進來,看起來挺有精神的。

  學園祭結束後,收拾工作快要完畢,拓也突然舉起掃帚,高聲提議:

  「喂!等一下去KTV慶祝吧!」

  「慶祝什麼?」夏美問他。

  他開朗地哈哈笑:「慶祝我們的咖啡店大成功,還有,我的『一決勝負』大、慘、敗!」

  其他人一聽,紛紛面面相覷,儘管早可以預見勝負,我還是不敢相信,更何況拓也竟還一副搞笑的模樣。

  我們當中最豪邁的夏美掄起袖子,轉身號召大家:

  「好!等一下全體到KTV去慶祝!秋本要請客!」

  「喂!我可沒那麼說……」

  「當然是提議的人請客啊!你們說對不對?」

  一群人又開開心心鬧起來了,一路鬧到KTV,他們的情緒太High,我連推辭的餘地都沒有,拓也只顧著和死黨說笑,沒能顧及到我這邊。

  坦白說,他一整個下午的快樂讓我不很舒服。雖然是和平常沒有兩樣的拓也,他活潑的笑聲、什麼都無所謂的隨性、還有既瘋狂又難聽的歌唱,都讓我的心痛痛的。

  和我一起在森林回憶小林薰和小黑狗的拓也反倒真實多了。

  「那傢伙在打腫臉充胖子啦!」八成是發現我對拓也的不滿,夏美拿著麥克風坐到我身邊,包廂裡吵得要命,她根本不用擔心會被其他人聽見:「五班那裡有消息傳出來喔!說秋本去找小林薰以後,沒等她回答,他自己先開口要和她劃清關係。」

  「咦?」

  「雖然不知道原因,不過秋本大概是想通了,很乾脆地和小林薰一刀兩斷,所以啊……」夏美聰慧地對我眨眨眼:「這個時候就好好陪他發洩一下吧!」

  夏美真是個好朋友呢!那一刻,我羨慕起這一班同學的友誼,羨慕得也想要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夏美雙手往後撐住沙發,挺了解似地嘆息:「不管怎麼說,發洩總比悶在心裡好吧!」

  我看著拓也抓著麥克風胡亂嘶吼完,坐下來猛灌水,把制服上衣都弄濕了:「真是笨蛋……」

  其他人在沙發上又唱又跳,坐在電腦前休息的拓也安份盯著螢幕上的MV,這首播完又換下一首,他的眼眶逐漸濕潤起來,我愣了一下。

  「喂!拓也!輪到你了!快點!」

  聽見別人叫他,他回過神,支吾應一聲,重新拿起麥克風,歌的前奏已經奏完,他跟不上第一小節,低頭迅速用手背抹一下眼睛。

  「拓也!怎麼了?這首歌是你的主題曲耶!快唱!快唱!」

  他想扯出笑容回頭應和死黨,卻在再次觸及到螢幕的畫面之際,怎麼也管控不了的眼淚就這麼沉甸甸地掉下來……

  「啊……我喜歡這首歌,我要唱!」

  我搶走來不及會意的夏美的麥克風,準確插入輕快的節奏,高聲唱起同門師兄的歌曲,我很熟,它在訴說一個兩小無猜的故事,是一個可愛又幸福的故事,那首歌的旋律很動聽,那首歌的歌詞格外催淚啊……

  拓也默默別開頭,轉向貼有俗氣壁紙的牆,而我唱得如此投入,沒有注意到喧嘩的週遭何時安靜下來了,沒能及時發現我有過一陣顫慄的靈魂是那麼眷戀歌唱。

  當時的我只想知道,這首歌唱完以後,拓也的眼淚是不是就能停止了?




****************************************************************************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