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個月為了調身體頻跑醫院,中西醫都有,不算短的距離和等候看診的時間,一個多月下來已經讓我心煩氣躁了,真想心一橫,算了吧!明明沒什麼大病,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跟病人一樣呢?連心情都跟著鬱悶起來。

  昨天又去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去看診,它的方式是會把號碼的頭三位一起叫進診間,然後依序讓醫生問診,因此別人的症狀,其他兩位都聽得見(我其實很不喜歡這樣不尊重隱私的方式)。真糟糕,不巧我前兩位的情況都不是很好。第一位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她有不正常的大量出血,醫生的話裡曾出現過要以「惡性腫瘤」來考量,那當下我馬上從手上新光三越的DM抬起頭,天哪!如果那句話是對著我說的,就算還不肯定,但也夠我憂心得好幾天吃不下飯了吧!

  第二位則是一位三十來歲的媽媽,她懷了BABY,肚子鼓鼓的,不過醫生的意思似乎是這樣(我一半的心思還是放在可愛的DM,沒能聽得很仔細),小BABY的情況不是很好,有可能會畸形。媽媽問怎麼辦,醫生說只能等生下來再看看。聽到這裡,我又再度把DM擱下了,抱著肚子裡的孩子有可能是畸形的這種想法繼續孕育那個生命,那會是怎樣的煎熬和心痛啊?

  後來輪到我,醫生問我情況,我都不太好意思說了,跟她們比起來,我簡直是小題大作兼杞人憂天嘛!準備到停車場時,我走進電梯,在電梯門閉合前的那一刻,一個媽媽抱著一位吊點滴的昏睡女孩快步經過眼前,然後電梯門關了,在下降的重力中,我的心還愣愣的,痛痛的。

  醫院這種地方真的會提醒你該珍惜所有的,去感謝你所有的。

  2008年到了,問我有什麼新希望?希望當然很多呀!但,平安就好,真的,平安,就好了。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