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言憑著一股熊熊燃燒的怒火,不停往前跑,雖然對安娜的挑釁氣壞了,但是一想到她說的並沒有錯,就巴不得自己能夠立刻從他們兩位大人的視野中消失!她討厭安娜,但是更討厭被逼得無話可說、只能轉身逃跑的自己!

  「子言!」

  後方有人出聲叫她,她回頭,嚇一跳!海棠追上來了,這使她困窘得沒有容身之處,因此逃得更賣力。

  「你幹嘛要追啊?」

  「為什麼要跑?」

  海棠腿長,不費工夫就追上她,他在平交道前抓住子言的手,子言這才放棄地停下腳步。

 兩個人都喘著氣,經過片刻的沉默後,海棠先開口:

 「安娜是鬧著玩的,別介意。」

 她並沒有因此好過一點,只是低著頭,輕輕把手抽回來。

 以前海棠很能應付暴怒的父親,現在卻不知該怎麼安撫鬧脾氣的小女生,只能沒輒地陪她站在路邊,偶有經過的路人好奇側目。

  子言望著他們腳對著腳的鞋子,想著某些事,然後抬高眼,支吾問:

 「安娜她……是海棠大哥的女朋友嗎?」
 
 「咦?」

 他的疑問聲顯得過大,子言奇怪地看住他,海棠恓惶的神情凝固得不能作出任何反應。她是不是問了一個很失禮的問題啊……?

 「不、不是嗎?」

  「不是。安娜和我們家很熟,跟我姐特別要好,就這樣。」

  就這樣啊!子言鬆口氣,不過,當她觸見自己一身學生味的制服,又沮喪了起來。

  就算安娜不是他女朋友,也改變不了任何現狀。

 「安娜說,我是黃毛ㄚ頭,海棠大哥也這麼想嗎?」

  「我沒那麼想過。」

  「大家都把我當小孩子,不會考慮太嚴肅的人生課題,我做的一切,好像都不被當真。我也知道自己很不成熟,沒辦法擔什麼重責大任,不懂的事也一籮筐。不過,雖然是這樣,我所相信的事、心裡已經確定的感受,這一點,起碼我應該有資格堅持下去,我是這麼想的。」

  儘管眼睛還盯著地面,子言已經態度認真地把話講完。海棠不明白她為什麼沒來由說了這麼多,當她再度抬頭注視他的時候,那表情是複雜的,似乎她終於下定某種決心,卻因為缺乏勇氣,又顯得躊躇不前。

  「安娜有句話說的不對,我不是因為想要向海棠大哥撒嬌才來找你,是因為……」

  她又再度停頓,懊惱地瞪住自己雙腳。海棠倒是體貼地幫她接下去:

  「我知道是安娜亂說話,她有時候就愛故意惹別人生氣。」

  她不是要說那個啦!看來再掙扎也不會有什麼結論,子言索性先告別:「那個,我先回家了,謝謝你和海玉姐收留我一晚。」

  他點個頭,子言將書包拉上一些,慢吞吞向前走幾步,又回頭:

  「海棠大哥,下次,等你方便的時候,是不是可以請你到我家坐坐?」

  她唐突的請求令他摸不著頭緒:「為什麼?」

  「我想讓我爸媽見見你,讓他們知道我是因為海棠大哥才得救的。」

  「他們不用知道那些。」

  「我不是為了海棠大哥,是為了我自己!我要讓我爸爸知道我沒有說錯,海棠大哥總是幫著我,總是陪著我,總是聽我說話,總是努力生活著,是一個好人。」

  「好人」二字是心酸的字眼,深深將他深憂的眉宇緊揪起來。

  平交道響起刺耳的警鈴,雙紅燈開始交替發亮,子言說句「我先走了」,便快步穿越平交道,跑沒幾步再次打住,微微側過的視線隨著放下的柵欄平緩落在對面的海棠身上。

  這是個小小的平交道,四周沒什麼人。

  她對著他,中間隔起兩道柵欄,還有警鈴重覆而單調的節奏。

  「還有,順便告訴你一件事!」

  子言高揚聲音,海棠納悶等候。那一個瞬息,許多事物都像被按下慢動作的播放鍵,忽然既鮮明,又凝結。不遠的地方火車在鐵軌上奔馳的聲響,雙紅燈來回閃爍,她忽然英氣煥發的臉龐。

  「我喜歡你!」

  在他眼睛睜大的那一秒,急馳而過的自強號闖進他們中間!

  飛快閃過的車窗、上頭稀少的乘客、他們兩人在車廂縫隙中明明滅滅的臉孔。

  「好喜歡你!」

  子言用盡力氣喊了出去,細小的聲音卻輕易被列車蓋過。告白的餘音隨著這班車一節節地過去,留下來的,大概只有她被風撩起的髮絲還在臉龐邊際旋繞。

  他聽見了嗎?沒聽見嗎?到底聽見了沒有?她的勇氣已經一滴不剩了啦……

  列車的尾巴「咻」地一下子遠離,還在發怔的海棠望見平交道那一頭,子言跑到五十公尺外的背影。

  警鈴聲止息了,柵欄緩緩升起,她穿著制服的身影愈跑愈遠,如果他現在就追去,也是追得上的。

  只是,為什麼呢?

  海棠佇立在子言剛剛大聲喊出「喜歡你」的平交道口,竟沒有跨出半步的動力。

  然而,她努力要衝過那班列車的聲音,彷彿還在,好像那個明亮的晨曦,又回來了。

  為什麼會留戀這份溫暖,他也不明白。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