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不怎麼忙,照理說,正是為新故事動筆的最好時機,然而靈感就是這麼討厭,總喜歡在最忙的時候過來搔我癢,明明忙得要命,卻又心癢得想趕快把腦海裡泉湧的片段寫下來(通常這就是讓我很想翻桌的時候)。由此可推,現在還算輕閒的我,兩手也是閒得發慌了。真的會發慌呢!自己也知道好久好久沒有貼上新故事了,我可不是沒有警覺心的,其實不寫也不會影響我的生活,那畢竟是一門興趣,沒必要因為寫不出來就自尋煩惱,但偏偏會不可抗力地成為一種壓力,唉!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興趣是一種甜蜜的負擔呢?雖然點子有幾個,都是零散不成章,硬寫出來最後也是斷頭的命運,或許我可以暫時止止癢,但就對不起讀者了,所以,不行。

  然後昨天發現我有個壞習慣,也不知道算不算壞啦!每當開始構思下一部小說時,自然會先立下目標,比如,我要寫一部都會型的小說,或者要一部輕鬆快樂的小說等等。可是後來陸續冒出的靈感又會將之前的想法全盤推翻,變成校園小說或者擺脫不了沉重憂鬱的步調,而且我還躍躍欲試。那,這算是壞習慣嗎?

  另外一個碎碎唸是關於我養了兩三年的鬥魚,或許更久,我也不記得是什麼時候開始養它了。那隻紅色鬥魚平常生龍活虎,不太照顧牠也能活得很好,不過最近是不是壽終正寢的日子到了呢?老是沉在魚缸底,偶爾擺動一下兩鰭,不仔細看會以為牠已經掛點了。這不妙的情況是我在上星期四發現的,到了周末因為會回家,所以託同事來辦公室的時候幫忙留意,還交待如果真的死了就幫我處理掉。沒想到鬥魚的生命力真的如此強韌,直到今天星期三了,雖是奄奄一息,但的確還活著。同事催我直接沖到馬桶算了,我想,如果牠都還沒放棄,我憑什麼放棄牠呢?自己不確定這樣是不是最好,不過,總不忍心哪(害我沒事想到安樂死的議題)!對牠沒什麼太深的感情,只是每天固定的餵食和每月固定的換水動作,如此而已,有時會考慮在牠之後是不是來養烏龜試試(聽說烏龜不好養)?唉唉!比起人類,魚的壽命好短暫啊!比起百年老樹,人的生命就不算什麼了。

  之前買的新日劇一部接著一部都看完了,很慶幸這次買的都是優良作品,剩下從前不怎麼有興致看的。想再補新貨,不過秋季日劇還沒出爐,只好重溫舊片「西洋骨董洋果子店」,幸好它是一部很妙的片子,夠我撐一兩個禮拜了。

  這個禮拜的小煩惱滿多的,大部份都是無謂的煩惱,不過加起來雜亂,也稱不上什麼好心情。拿天氣來說吧!不是太冷,不是太熱,是挺不錯的氣候,可就很難穿衣服啊!溫差這麼大,早晚穿冬衣,中午穿夏衣,一直猶豫著衣櫃是不是該換季了,又一直沒個確定答案。倒是有個愉悅的發現,這幾天低溫的天空很漂亮,沒有雲,是非常乾淨蒼藍的天空。原本以為天氣冷,天空應該是烏雲一片,事實不是如此。陽光遍灑大地的時候,撇開氣溫不談,真像是盛夏的天空呢!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