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晚我到醫院探望黃叔叔,他除了右小腿骨折之外,其他沒什麼大礙。

  老頑固的他沒有一句道謝,不過他嚴肅的臉因為略帶靦腆而不太敢正視我。

  我滿開心的。

  回到旅舍,撥電話給傅總回報今天的情況,畢竟早上才講到一半就把手機扔掉了。

  傅總一聽見我的聲音,沒來由鬆了一口氣:「妳好好的嘛!」

  「什麼意思?」

  「還問?早上電話講到一半就突然大叫,也不再跟我說了,我只聽到妳在遠遠的地方喊救命,天曉得妳出什麼事?」

  我不好意思地回想一下,才一五一十將事情發生的經過告訴傅總,誰知他聽完竟然慢條斯理地開口嘉許:

  「幹得不錯啊!看來第二張契約也算幾乎到手了。」

  我拿著手機,呆立在原地,換下的那套洋裝被不知所措地拎在另一隻手上。他為什麼誇獎我?為什麼提到契約的事?他是在說我為了拿到契約才特地去救黃叔叔的?我真的是嗎?

  電話那頭的傅總噗嗤一笑:「怎麼突然不說話了?開玩笑的,妳不會生氣了吧?」

  「沒有……」我緩緩坐在床上,無奈反問:「在你眼中,我是那樣的人對嗎?」

  「倒也不是,我是想說,妳是個為了工作肯去做任何努力的企劃經理。」

  我彎彎唇角,至少在這塊領域上我的努力是被認同的。隨後,我注意到傅總那頭的吵雜聲,訝異問道:

  「傅總,你人在外面嗎?」

  「是啊!在高速公路上。」

  「出差?」

  「本來是要去找妳的,現在要回去了。」

  「找我有什麼事?」

  「早上接完妳那通電話之後,一直不放心,剛剛公司忙完,就想乾脆直接過去一趟。既然妳沒事,我就要準備下交流道啦!」

  明明知道他人還在很遠的地方,甚至他在來找我的高速公路上這種話也可能是假的,手機所貼附的臉龐還是不由自主地發燙,好像他磁性的嗓音就在耳邊低語一樣。

  「抱歉,是我忘記馬上回電話給你。」

  「這句話真客套,妳並不相信對吧?我看我還是開車去找妳好了。」

  「請你不要開玩笑。」我佯裝無動於衷,起身將洋裝掛好。

  傅總已經結婚多年了,儘管已屆中年,依然魅力不減,公司不少新人美眉都公開表示欣賞他,他花名在外是人人皆知的,就連我也幫忙處理過幾通外遇對象的電話。

  但是我很清楚,同事間謠傳我和他有什麼特殊關係不是沒有原因,他的確格外照顧我,這一點我也注意到了。雖然注意到,我想,如果因此使得工作不受阻礙,也不是壞事,所以任由傳聞發酵。

  我是一個卑劣的人。

  「話又說回來,沈晴,妳這個就連過年都不回家的人,這會兒該感激我吧!讓妳有正當理由回去。」

  「你說得好像我很想回來一樣。」

  「妳是啊!沒有勇氣的人都需要一個理由來推他們一把。」

  是不是人情世故經歷多了,他才這麼懂得看人呢?我並不討厭傅總,甚至還有份說不出的親切感,總認為在他眼裡我並不是那麼糟糕的人。

  傅總八成發現我無意再接話,他嘆了一口氣,柔聲說:

  「算了,我要回家了,剛剛說什麼高速公路,是騙妳的。」

  我面向正前方斑駁的鏡面,驀然分不清他的關心到底是真是假,一陣不自在的窘迫,照見那樣無措的自己,我趕忙移開視線,沒想到電話那頭的傅總又冒出一句半開玩笑的話。

  「妳回家一趟是好,不過要是因此讓妳和老情人敘舊,我可就失策了。」

  「晚安。」

  我迅速掛斷電話,和那個人聊天,他就是沒辦法正經太久。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