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立堯離開不到五分鐘,我就開始後悔了。

  也不是真的後悔,只是在誇下海口之後,才覺得自己應該三思而後行才對。

  今天是冷氣團來報到的日子,圍巾和手套都沒帶出來,一個人呆呆站在圍牆旁邊感覺特別的冷;更重要的是,顏立堯平常是騎車上下學,這表示他家離學校應該有一段距離,現在他靠兩條腿走出去,來回需要多久時間哪?

  會不會等到第一節上課他都回不來?這樣下去搞不好連我也變成翹課了。

  刺骨的風颳進籃球場,我瑟縮一下,忍不住將雙手放在嘴邊努力呵氣,就算我很喜歡這個人,會不會也太傻了啊?

  這時,有個毛絨絨的物體從上方掉在我頭頂,又溜到我脖子後方,嚇得我大叫一聲立刻跳開!定睛一看,原來那是一條鐵灰色圍巾。我奇怪撿起,朝圍牆尋去,有兩隻手正攀上牆頭,用力一撐,接著顏立堯也出現了。

  他在我面前一躍而下,彷彿在我胸口重重投下一顆大石頭,驚喜的水花濺得好高!

  他回來了耶!而且好快就回來了,隻手扶著牆,另一隻手抓皺胸口的制服,辛苦喘氣,不會是拼命跑回來的吧?糟糕,我感動得說不出話了。

  「你……」

  本來想問他要不要緊,但那聽起來太矯情,我只好提起他的維他命:

  「東西拿到了嗎?」

  「嗯!」

  顏立堯費力嚥下一口水,終於有力氣正視我,他些微汗濕的笑靨把一整個夏天都帶回來了:

  「妳真的在這裡等啊?」

  雖然他那麼問,但我直覺著他也是相信我會一直在這裡的。好厲害哪!不用任何語言就辦到了。

  「你還順便把圍巾帶來呀?」我將圍巾遞向他。

  「笨蛋,我今天本來就有帶圍巾來。」

  他拿走圍巾,又順手將它掛在我脖子上:

  「這是要給妳的,這裡很冷吧?」

  我傻氣望著他,這是要我怎麼回答嘛?如果說不冷,那很明顯是騙人;如果說好冷喔,就更矯情了,我怎麼說得出口。然而,不論如何,他已經把圍巾圍在我脖子上,暖和多了。

  「謝謝……」

  真慶幸自己喜歡的人是你,我喜歡你……即使你告訴我你不喜歡我,我還是深深慶幸。

  顏立堯見我拉著圍巾,將半張快哭泣的臉藏在裡頭,他便不再開口,只是深深看著我,彷彿心疼我受寒。他眼底藏著心事,如今卻為那個心事下了一個決心。

  「妳還記不記得,我說如果我又再喜歡上一個人,會很麻煩?」

  「嗯!」

  「我的意思,不是嫌女生麻煩,其實麻煩的人是我,我沒有辦法……」

  他本來衝動地要將話講完,又臨時打住,神情幾分落寞:

  「總之,和我談戀愛,不會長久的。」

  「長久是指多久?一個月?一年?喂,到底是多久啊?」

  他反倒措手不及。

  「對我來說,除非能夠談上一百年的戀愛,不然都不算久喔!」

  顏立堯噗嗤一聲笑了:「一百年?妳這女生野心好大。」

  「你討厭?」

  他止住笑聲,抬起眼:「不,很喜歡啊!」

  起初,我還在慢慢適應他那句話,他說起那兩個字的口吻格外溫柔,在我心底酸酸甜甜地融化了。等我意識到那兩個字所代表的意義,臉龐已經辣辣地燃燒起來。

  我沒有聽錯吧!他說喜歡,說喜歡耶……

  「你確定……你喜歡我?」

  顏立堯有時候會給我他並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的感覺,甚至他什麼都不要也無所謂,那樣冷漠的感覺。

  「本來不是百分百確定,不過看見妳和阿硯那傢伙單獨在圖書館,火大了。」

  他操著任性孩子的語氣回話,我害臊解釋:

  「我們是剛好在圖書館遇到,不是特地約好。」

  「妳不用對我解釋,我們又沒有在交往。」

  這、這是什麼意思?他喜歡我,但是不想跟我交往嗎?

  他大概察覺到我受傷的神情,過意不去,瞧瞧剛剛爬過的牆頭,遲疑好一會兒,最後視線又回到我身上:

  「蘇明儀,我問妳,如果有一場註定會輸的賽跑,不管怎麼樣,最後肯定、絕對、百分之百會輸,妳還會下場比賽嗎?」

  怎麼他的思維又跳躍到賽跑上?跟他交往一定很累人吧?

  「無論再怎麼努力,一定會輸?」

  「嗯!」

  由於他很認真,所以我也認真地考慮:「嗯……我還是會參加。」

  「為什麼?」

  「我不是為了拿第一才去比賽,是因為喜歡跑步才參加的。」

  我大概講對了答案吧!顏立堯在些許的訝然之後,顯得若有所思,並且自動把話題拉回來:

  「妳真的喜歡我?」

  「你真的不想跟我交往?」

  「……那,高中一畢業我們就分手,我不能告訴妳原因,妳也別問我;可是相對的,在我們交往的這段期間我會全心全意地喜歡妳,全心全意。」

  「全心全意?」

  「嗯!把生命都投注進去的全心全意。」

  他的要求真是莫名其妙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但,他極力強調的「全心全意」卻讓寒風中的我從腳底開始溫熱起來。

  「怎麼樣?這個約定如果妳沒辦法認同,那我們還是不要交往,做普通朋友就好。」

  顏立堯這怪人提到這個怪約定的時候倒是十分正經八百:

  「如果妳願意答應這個約定,那我們就一直交往到畢業為止。」

  「……好吧!」

  我想我也是怪人一枚吧!

  聽見我願意,他淺淺地笑,真心地笑,靜靜的,伸手將我脖子上的圍巾繞一圈,什麼話也不說。我看著方才喘氣時被他拉扯開來的領帶,現在這麼近距離看著這條領帶總覺得好不可思議喔!我生澀地把手放在他拿住圍巾的手上,他的手同樣冰涼,碰到了,心也跟著怦動。

  「換你戴吧!我不冷了。」

  「騙人。」他動手解開圍巾的另一頭,往自己頸子一披:「一起戴好了。」

  「不行啦!被別人看到很丟臉。」

  「我才不會讓妳丟臉,我會讓妳覺得當我的女朋友,是一件超級幸運的事。」

  我已經這麼覺得了啊!

  我羞澀地彎起唇角,把話放在心底。

  顏立堯走在我兩步之前,沒來由回頭,朝我伸出手:「手……牽手吧!」

  我怔住,為、為什麼要牽手?不對,在學校可以牽手嗎?也不對,牽手的時候該怎麼走路啊……

  他看我遲遲不回應,乾脆走過來一把拉住我的手,繼續往前走,嘴巴還困惑地自言自語:

  「該不會是第一次交男朋友吧!」

  那句話原本沒什麼,但就是踩到我地雷,我用力拔出自己的手:

  「就是第一次!真抱歉喔!連牽手都這麼不上道!還有,我有答應要跟你牽手嗎?」

  他被我嚇一跳,隨後一副理所當然:「這又不是上不上道的問題,難道牽手不會讓妳有感覺,而想要一直牽下去嗎?」

  「什麼感覺?」

  「幸福的感覺啊!」

  他笑了,一下子驅走這個世界的寒意:

  「很幸福喔!被妳喜歡著。」

  事隔多日,他終於告訴我關於在教室告白他的回答。「幸福」兩個字從他柔和的嗓音流出,長了翅膀,輕輕飄浮著,不真實的感覺,像在作夢。我慢吞吞伸出手,有些不捨地握住他的,剛剛怎麼會甩開這隻手呢?兩個人牽手,到底是哪一邊的幸福比較多?

  「走吧!不過到教室前要放開喔!」我規定。

  「啊?」

  走了幾步,我想到什麼又問:「欸,你是從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秘密。」

  他猶豫片刻,決定賣關子,只是頑皮地向我眨眼。

  「不說就不說。」我佯裝怨他小氣,卻把他的手牽得更緊。

  手心傳來緊實的溫度。哇……我們在一起了耶!

  幸福雖然不能言喻,但一定就是這樣子的吧!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