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的上課,我比較能專心在上課內容,而不是一淨盯著顏立堯的身影胡思亂想,只是樓上不知道是哪一班在沖洗東西,三不五時便有水從上頭流下,外面一響起「嘩啦嘩啦」,班上便會有幾個學生分心往外看。那期間有張摺了三層的紙條從斜後方傳過來,交給我的女同學還作出一個忍俊的詭異表情。

  我看到上面指名是要給我,一打開,原來寫紙條的人是顏立堯,哇!他的字真好看。

  「今天放學一起回家?」

  一起回家。一起回家。一起回家。我的目光跳針似地逗留在那句話上,拿紙條的手都不知道是因為興奮還是緊張而顫抖著。

  「不行耶!已經跟湘榆約好要去喝茶。」

  我原本要寫「去慶祝」,後來覺得不好意思,用立可白塗掉了,再拿給剛剛那位樂於轉交的女同學。

  很快,又收到他的紙條。除了畫上一張生動的哭臉,更叫我傻眼的,他的回話居然是:

  「慶祝這種事應該找男朋友才對,明天輪到我吧!」

  他怎麼會知道我原來寫的是什麼?我連忙把紙條翻到背面,透光的紙上讀得見字體反寫的樣貌。我萬分失策地緊閉一下眼再睜開,稍稍越過肩膀瞥向他座位,他正衝我狡猾地笑。

  我迅速將紙條塞進抽屜,不回了啦!我要專心上課。

  時間平靜地經過五分鐘,忽然又有紙條送來。

  我先蹙起眉心往後瞧瞧他,再把紙條打開。

  「快看外面十點鐘的方向。」

  十點鐘?我摸不著頭緒地定位好,那面四窗格的窗子外,躲了一個上午的太陽終於出來露臉,金色光芒一照在方才被水潑過的樹葉上,便形成一道小小的彩虹,掛在十點鐘方向的窗外燦亮。

  我像個孩子癡癡凝望,捨不得眨眼,深怕稍有動靜,那道七彩光芒就會消失。再看看顏立堯,他正拄著下巴,同樣用他深邃的眼眸守護那道七彩亮光。從我這個角度看過去,窗外結著水滴的綠意鮮明地貼映在他虔誠的側臉上,他忽然變得好透明、好脆弱,我忍不住在心底呢喃,希望……希望我真的能為那個人帶來幸福。

  顏立堯收回視線,轉向我,孩子氣地綻放尋獲寶物的笑臉。比起彩虹,其實,真正讓我著迷的是他全心傾注在我身上的那份執著。那一剎那,全世界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兩個人,一起。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