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顏媽媽第三次端著點心來巡房,外面風雨已經減小許多,籠罩在這城市的雲系花了幾個鐘頭的時間終於逐漸走遠。

  我換回自己被烘乾的衣服,向顏家告辭。

  「我送妳。」顏立堯抓了件雨衣走出來。

  「不用啦!還要穿雨衣很麻煩。」

  然後他暫停穿鞋的動作,用一種既懊惱又無奈的表情看我,那表情為什麼也這麼可愛?

  「幹嘛?」

  「妳好笨,送妳當然只是藉口啊!」

  什麼的藉口,我沒追問,只是歡喜地和他牽手。

  我們走進電梯,他按下一樓的按鍵後忽然說:

  「蘇明儀,謝謝妳。」

  「謝謝我幫你慶生?」

  「嗯……很多原因。謝謝妳幫我做草莓蛋糕,謝謝妳跟我一起先吃掉草莓再吃蛋糕,謝謝妳的生日快樂歌,謝謝妳今天冒著生命危險來找我……」

  我見他講個沒完,咯咯發笑:

  「總而言之,就是謝謝我幫你慶生呀!」

  「最重要的是,」

  他轉頭,我喜歡他看我的眼神,宛如全世界只在乎我的存在一樣:

  「謝謝妳讓我的十七歲和十八歲比什麼都特別。」

  他這句話比任何一句致謝詞更叫我深深感動,感動欲淚。

  「不客氣……」

  就在心頭湧起一陣突然好想緊緊抱住他的情緒時,顏立堯低下臉,吻了我的嘴唇。那是一個短暫而又深入靈魂某處的吻,在電梯沉重的下墜引力中,我卻輕飄飄懸浮在顏立堯給我的宇宙。

  你就是我的太陽,炙熱的太陽,全心全意照耀著我,使我的十七歲和十八歲同樣無可取代。


********************************************************************************
~生命中美好的時光,成為記憶中不停重覆的一個閃耀的點,像是要逃避現實的不堪而一遍又一遍,重覆著。~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