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次的月考成績出來,我在座位上瀏覽各科成績,深而長地吐出一口氣,心裡卻是飽滿到不行。

  「很好!」我用力握拳。

  當天放學,我站在校門口大聲喊出他的名字:「顏立堯!」

  夾在人群中的他回過頭,當然也有其他人跟著回頭看,不過只有他遲疑片刻,改將書包負在身後,開始啟步朝我走來。

  「什麼事?」

  我揚手一丟,將考卷扔到他身上:「全部都在八十分以上!怎麼樣?這樣你就沒話說了吧!」

  他拿著那些考卷觀看一遍,很是佩服:「很不錯耶!妳怎麼辦到的?」

  「只要我想做,就能做得到!從小就是這樣!」

  「喔?那,妳想做什麼?」

  他問,帶著邪氣的微笑。

  「把不能見面的鬼約定取消,然後,跟我去看流星雨。」

  望著倔強的我許久,他臉上笑意壞壞地擴大了些,當他一步一步走近,我的胸口竟然酸酸澀澀起來。

  「妳就為了這種事卯起來拼命呀?」

  「什麼叫做這種事?」

  我氣得掄起手搥他:

  「明知道只剩不到一年就要畢業,你還說不准見面、不准打電話!你是不是故意要提早甩開我?是不是啊?」

  「唉唷!好痛……妳真的揍我喔……」

  他一面閃,我一面追,但不知道是不是準備考試太耗元氣的關係,今天竟然一下子就追不上顏立堯。我乾脆停下腳步喘氣,瞪著他調皮的背影,不知人間疾苦的傢伙,都不懂得我念書念得多辛苦……

  沒想到顏立堯又自動跑回來,他衝過頭,跑到我後方,然後又繞回我身邊低語:

  「喂,跟妳說,我果然很喜歡妳。」

  我一聽,登時有了號啕大哭的衝動。

  「你真的很壞耶!」

  不管是不是真的哭出來,我再度跑上前追打他。我們在路上一前一後地追逐,改不了惡作劇天性的顏立堯毫無預警地回身打住,我嚇一跳,煞車不及,尖叫一聲便直接撞進他胸膛。

  我還驚魂未定,整個人卻已經被他牢牢地擁在懷裡。呃……這裡是大馬路耶!會被別人看到啦……越過他手臂,我瞥見有幾名路人帶著興味往我們這邊看,不過大多數人並沒有那個閒瑕之情,雖然這樣不妥,可是,好舒服喔……

  此刻的顏立堯反倒比較像撒嬌,溫習著這個睽違多日的擁抱:

  「太好了,不然我原本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一跟妳約定完就後悔得不得了……」

  要避開路人的目光般,我躲在他暖燙的胸口,聽他話裡的相思之苦。為他傷神好幾天,不過是一個擁抱、一句真心話,就讓我滿懷歡喜地笑了。

  愛情哪,愛情哪,是一首被思念蛀蝕得千瘡百孔的詩,我們都甘之如飴地覆誦,還深深覺得幸福。

  那個喜歡著顏立堯的我,曾經很幸福。



******************************************************************************
~思念沒有什麼道理。這一刻因為想念而病入膏肓,下一秒卻因為見到你便不藥而癒。~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