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星星】


  程硯忽然對我說,對不起。

  由於他的道歉太過唐突,我止住啜泣,困惑地回望他。

  炎熱的夏季似乎總有某個時刻,空氣間的騷動會驀地嘎然而止,所有的聲音被天上那輪光芒完全抽空般,呈現靜謐的無風狀態。

  我和程硯之間的氛圍正是那樣詭異地漫延開來。

  程硯卻不再多說什麼,他起身,淡淡催促:

  「要不要回去了?秦湘榆會擔心妳。」

  於是,一切又被拉回到現實。我們在便利商店外頭,顧客一進出店門口,就會響起「叮咚」的鈴聲,路上車水馬龍,世界正忙碌地運轉著。月台上的顏立堯、出現在老舊手機的顏立堯……漸漸被遺留在很遠很遠的地方。

  我隨著程硯回到同學會會場,湘榆再次自責地向我道歉,她還要我多留幾天,她要好好跟我敘敘舊。

  我真的多留幾天,原以為會滿腔激動,卻不是真的那麼一回事。大概是被湘榆那番毫不留情的話打擊得徹底,總覺得現在無論什麼事都無所謂了,也能接受自己早在高中畢業那一年就被甩的事實。

  大徹大悟後的平靜,就連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一個和湘榆喝下午茶的午后,湘榆心不在焉地用銀湯匙攪弄杯裡的花茶,淡粉色的透明液體繞出小小漩窩,彷彿將當年的青春氛流一起捲了進去,她在感慨中溫婉地開口:

  「比起重新開始,捨棄過去要更困難得多,是不是?一個人在同一個時刻只能喜歡上一個人,記得這是我們以前講好的共識呀!明儀,妳已經度過那個時期,所以,可以再試著喜歡其他人了。」

  大家都在催促著我往前走,想推我一把,將我拉離那個顏立堯曾經存在過的時光。

  但是,現在的我到底在哪裡?是在不斷追尋回憶的現在?還是怎麼也回不了的過去呢?

  接著,為了準備向應徵上的公司報到,我結束在老家的假期返回現在住處。也許是不放心吧!程硯特地跟我一起滯留,然後載我一道回去。

  我們啟程的時間在晚上,車子開在高速公路上,偶爾能見到遠處行駛而來的高鐵列車,那發亮的窗格子平行地在夜空滑行,看著看著,它似乎載走了什麼。一道時光?一份心情?

  「我有點後悔,告訴妳同學會的事。」

  剛降臨的夜色中,程硯輕然開口。我轉頭看他,打從同學會那天起他沉鬱的臉色沒有好轉過。程硯是個相當有自信的人,沒有把握的事他會準備到足以應付的程度才去做,因此,這樣的人鮮少會有後悔的時候。但是這個晚上他卻說他後悔了。

  「不會呀!能去一趟同學會很好,見到想見的老朋友,然後……被狠狠上了一課,而且,知道那個人還好好活著,這樣就夠了,這樣很好。」

  我由衷回答,希望他不要再心存後悔了,那根本不是程硯的錯。

  程硯又沉默一陣子,他老是想很多,願意講出口的卻少得可憐。

  「我常常在想,善意的謊言和殘酷的真相,人,究竟活在哪一個當下才是最好的。」

  他是在說我嗎?我有點不好意思。

  「沒有那麼嚴重啦!只不過是平常錯誤的認知被點醒,差不多是這樣,我不會再自作多情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然是什麼意思?他又不打算說下去了。唉!我只好面向窗外,等待下一班高鐵的亮光出現。




    全站熱搜

    晴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