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會不會有討厭自己的時候呢?

  我會喔!某些時候,總會有分裂成兩個「我」的錯覺。

  一個我,想要變得可愛,想要討人喜歡。

  另一個我,則是為了「喜歡」這件事,而變得令人討厭。

  你一定搞糊塗了吧?但是我絕不會向你解釋清楚。

  因為,一旦將這份矛盾的心情坦誠以對,就會顯出我的幼稚與無理。

  因此,或許我會繼續讓那個討厭的「我」住在這個身體,然後努力地去討人喜歡。

  對我而言,顏立堯,你的世界是美好的,這樣的我,在你面前,相形見絀。

  我只好佯裝滿不在乎,好保護我那毫無意義的些許自尊。

  但,我還是想知道,讓我這樣喜歡的你,會不會也有討厭自己的時候?


======================================================================

  「啊!」

  聽見對面微小的喉音,程硯抬起頭,明儀露出同樣吃驚的表情,詭異的是兩人手裡都拿著一朵在家政課做好的康乃馨。

  明儀下意識將康乃馨藏到身後,困窘地瞟向牆角垃圾筒。她媽媽生下她的時候難產過世了,這在班上已不是新聞,每年母親節的康乃馨一向是她送不出去的祝福,這才想等到放學後再丟棄。

  那,程硯又是為什麼會帶著他的康乃馨來這裡呢?

  「你的康乃馨也要丟掉嗎?為什麼?」

  她問得真直接,程硯想。

  「跟妳一樣,沒有送花的對象。」

  明儀看著他,沒有太明顯的驚訝或是大剌剌的困惑,她知道被投以異樣眼光的感受,平靜反應的確讓程硯不用太過費心。

  「你媽媽也過世了嗎?」

  她真的很單刀直入呢!他不禁再度這麼思忖。

  「離婚,我跟我爸住。」

  「是嗎?」

  明儀些許悵然,原來不全然是同病相憐呀,她很快又打起精神:

  「知道她的地址嗎?把康乃馨寄過去,就不會跟我一樣傷腦筋了。」

  對於她熱心的建議,程硯依舊反應平淡:「不是每個母親都有資格收康乃馨。」

  「咦?」

  他覺得她呆呆張著嘴的表情很有趣:「總之,妳是不能送,我是不想送,還是不太一樣。」

  「這樣啊……」

  明儀還是不太了解,納悶著「不能送」和「不想送」,何者比較悲慘呀?聽起來……程硯好像不怎麼喜歡自己的媽媽。

  她低頭望望手上勞作,紙作的紅花、紙作的綠葉,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卻也是費一番工夫做好的。同樣的東西,卻包含不同的心情。

  「對了!我有個好辦法!走!」

  半路,他忍不住問:「去哪裡?」

  她回頭,清爽的髮絲甩過那張自信滿滿的笑臉:「實驗室!」

  放學後的實驗室當然已經空無一人,門也是鎖上的,只見明儀轉轉把手,接著就用身體側邊使勁撞門,一次,兩次,到第三次的時候,讓好不容易回神的程硯出聲制止:

  「妳到底要幹嘛?」

  「這種門……只要撞一撞就會開了……哇!」

  老舊的門果然「砰」一聲開了!反應不及的明儀猛然往前撲,程硯一個箭步拉住她,還被拖進去幾步。

  「哈!看吧!真的開了。」

  她既慶幸又得意的模樣,令程硯頓時啞口無言,看著看著,啞然失笑。

  「妳啊……要是門一直打不開,妳打算怎麼辦?」

  「這個……」

  明儀想搔搔臉,右手卻被拉住,順勢低下頭,程硯似乎早她一步發現兩人還牽住的手,迅速將自己的放開。

  與其說慌張,倒不如用驚惶來形容他此刻的反應更為貼切。對他而言,蘇明儀是一個特別的女孩,愈是在意,潛意識愈會避開這樣的人。

  他們兩人在想不出下一句話的窘迫中,互相望了對方一眼,明儀先移開圓溜溜的眼珠子,掠過他,開始在櫃子翻東找西。

  「量杯、量杯、量杯……」

  「要量杯做什麼?」

  「當花瓶……在哪裡呢?找不到……」

  她還碎碎唸,身後多出一股暖呼呼的氣息,明儀怔怔然停下手,讓程硯舉高手將她搆不著的量杯拿下來。男生和女生真的好不一樣哪!他們有方便的身高、大大的手掌、和炙熱的體溫,即使沒回頭,她在近距離下依舊能深刻感受到這些差異。

  「給妳。」

  明儀接過量杯,將那兩支康乃馨插入裡頭,然後擺在講台上。稍微整理一下花的位置,退後兩步打量,很是滿意:

  「這樣就好了。」

  哪裡好?

  「明天早上有理化課,是陳老師上課的最後一天,之後她就要去待產了。」

  明儀掉頭對他笑一笑:

  「送康乃馨給準媽媽,你不覺得正好嗎?」

  那時他才明白,明儀粗枝大葉的外表下,其實將許多事都收在心裡。

  「是啊!」他說。

  得到程硯認同,她很快樂,轉回頭,再次凝視量杯中那兩朵康乃馨。原來差點被丟棄的花現在正安穩地靠在一起,她呼出幾乎聽不見的嘆息,自言自語:

  「這樣,就不孤單了。」

  說的是花,還是人呢?程硯望著相同方向,沒有回應她那句話,他似乎是懂的。

  實驗室太靜了,明儀又回頭,和他對上視線。她頭一次見到程硯和煦的笑容,縱然沒有和他有任何肢體接觸,那短暫的片刻,明儀卻感覺到他和她在某一部份,相連在一起,以一種溫柔的方式,像兩個飄在空中透明的泡泡,輕輕觸碰著。

  那是連門外安靜望著他們的顏立堯也不能介入的相依,擁有美滿家庭的他很清楚這一點,因此,對於那樣的特權,他只好隔著一道門,悄悄將嫉妒藏了起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lenaw 的頭像
helenaw

晴菜說故事

helena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